法喜赏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智慧感言 > 法喜赏析

高僧之高

正纬

原想《高僧传》里一定有很多既有趣又神异的故事,看完全集之后,果然是精采!若以故事的奇特性来看,可真是令人神往…,例如:安士高大师有宿命通,多少人希求有此能力!?坊间命相之流就且不论,依佛、依道号称能知人三世因果者,便能使众人趋之若醐。如同那些所谓的有道之士或密宗法王、仁波切等,平时为人劝善行施、律己甚严,俨然是一位有修有証的师父,信徒或门人有事则说其人往世因缘如何,现今应当如何解决…等等,说命解厄彷佛高深莫测,实仗其世智辨聪、知识经验丰富耳,所说皆为臆想探测推论而得。再加上其人口才流辩且善于察言观色,结果便煞有其事似的!但若问今早所食何物?即无言以对,真是今朝尚且不知,况乎前世?!

 

另有一流鬼神之道者,称之为「神」,实则有辱神格!其大部份乃鬼道之相应法,只要养一小鬼附耳报来,坐上法座,法袍一搭,来人未开口,即直道来者姓名、住处、今为何事前来…等等,事事果真如其所料,丝毫不差。接着再说你前世如何?业障多少?亡魂随身与否等等…。可怜你无法得知真相,故会统统相信,且惊为大师!不但欢喜奉献捐款,并依其言回家修行:「回去之后,念某经四十九遍,持某咒十万遍,限令一个月做完…等。」若时间已至,汝无法完成〈其交代的功课本故意刁难,来者最好无法达成〉,则告汝曰:「是以此业障难消,我今将为汝作法令消。」使汝再次捐献﹔倘汝完成后却觉业障未消,则又对汝曰:「有更多债主求偿,来者凶恶胜前。」,必以种种更加令人怖畏之事来掌握来者之希望与恐惧。如此美其名曰为度众入佛法,实则为兴道场而求名得利罢了!彼诸人等,实无神通而妄说因果,皆为未証言証、妄说吉凶祸福之徒耳。

 

真有神通者则不然,如安世高大师,其宿命通用在何处?自己找上门去,让债主一刀把他杀了!勇于偿报外又藉此恶缘设法令世人信因果之真:于下一世寻访前世杀害自己的债主,细说多生业报因缘,彼此解怨释结,欢喜相对。最后还让他追随安师东行游化,抵达浙江会稽时亲见大师另偿宿业而亡。此人因见大师前后二报的应验,于因果深信不移,从此出家学道,精勤修学佛法。是以安师真乃大菩萨也!若不証无生、无我之法,如何能有此大智与大勇?!菩萨当将心安住于佛法「正念」之中,于一切善、恶因缘、种种境界之相,皆能善于分别了知而不执着彼相,时时转依无我法而起现观,直至心得决定、成就无间作意后,即能随顺缘起,于自身异熟果报之诸受用中行诸佛事,成就无漏有为功德。如《金刚经》云:『以无我法行一切善法。』因依无我法故,一切善行方为真善,非世法之善恶对待之有漏性也。如是才能真实自度度他,为佛真子!

 

而神通境界又有高低之别,在《大庄严论经》中亦曾记载:于佛世时,有一老人发心出家,欲求解脱。当他来到僧团时,正值佛出外教化不在僧坊。老人即去拜访智慧第一的大阿罗汉舍利弗,恳求听其出家﹔那时舍利弗便以宿命通观察老人的因缘,从一生乃至百千生中皆不见其修少许善根﹔又更深入乃至百千劫中,亦不见其有任何微小善根可言,是以舍利弗尊者不肯为其剃度。老人后转向其他比丘请求出家,亦皆不予。故老人于僧团门口涕泪悲泣,嘆自福薄,无能得度。

 

是时 世尊从外教化甫归,以妙相轮手摩其顶而问曰:「何故涕泣?」老人便哀泣地向佛白陈上述经歷。世尊牵其手臂入于僧坊中,于众僧前慰彼人曰:「佛无量劫来,行种种难行苦行,修习深广之智慧,故非舍利弗智力神通所能及。汝久远前曾修微细之善根,今应听许,使汝于佛法中出家修行。」舍利弗尊者及诸弟子甚觉疑惑便向佛请问其由,佛即为说彼出家因缘:原来在无量劫前,此人家境甚贫,故入山砍柴维生,一日忽遇勐虎将欲噬之,于惊恐之余,爬到树上,叫了一声「南无佛!」。就凭无量劫前称念的这一声「南无佛」,种下了微小善根﹔在无量劫后有因缘遇释迦牟尼佛而剃度出家,并証得阿罗汉果。由此得知,我等于佛法中所作之种种善业,决定功不唐捐,必为现在、未来得度及成就佛道之因缘。而佛的智慧神通境界,更远非証得俱解脱的大阿罗汉所能比拟,况乎一切世间外道?!真可谓百千万亿分所不能及也。

 

犍益智旭大师年二十,焚自书文稿二千余篇。后闻《楞严经》之经句:『世界在空、空生大觉。』心中迷惑不解,始至心参悟本源,师曰:「只求復我本来面目」而决意出家,是以真正志求佛道者,必以实証无生、得无我法之见地为首要之务。然此作意之前须知第一障道因缘乃「慢」也!如世智聪慧、博学之士,易堕「好为人师」之臼﹔一般学人则易着世间情执—「依人不依法」,故不得出离名闻利养之贪着也。小小一世之名位尚不能舍,如何得见无始本来之面目?!犍益大师决意出家时先发三愿:一、未証无生法忍前不收徒众。二、不登高座。三、宁冻死、饿死亦不为长善养色身而诵经、礼忏。诚乃真实欲学佛者之典范。实証无生忍后,不但能知华严十玄门之意旨,亦能于禅门公案豁然通达,并得与古德、圣僧心,相印相契。六祖曰:「不识本心,学法无益。」,故如何开起无门之门,入中道得般若慧,方能渐次迈向初地无生法忍的修証,是为学佛人之至要。是以长唿一偈:「随缘当依无生,度众当先自度﹔不识本来面目,愿行不得真实。」

 

然神通境界真实有,于佛经中曾举之大菩萨或大阿罗汉有六种神通者〈天眼通、天耳通、宿命通、神足通、他心通、漏尽通〉比比皆是,而其境界之深浅广狭又因修行証量之高低大有不同,如佛与阿罗汉的神通境界相比,则有天壤之别。是以我辈学子应知:在行经整个佛菩提道的歷程中,四禅八定及神通的証得,只是修学一切种智的副产品,大菩萨们虽有非常胜妙的禅定及神通境界,亦只是作为利乐众生与修証佛法的工具而已,绝非为其主要的修行目的。

 

故高僧之「高」并非以神通境界之殊胜为高,而在于般若証量的修証愈高者为高﹔故高僧之「高」,亦非以其神异惊人之行宜为高,而在其一心求法、无我无私的身口意行为高,而此无我无私的身口意行又根源于心真如的亲証与转依。是故欲真实上求佛道者,亦当如是而行,才能生生世世在人间利乐众生,无有疲厌。

 

「神通变异游戏行,化度群生无我行﹔周遍三千普贤行,犹是如来掌中行。

 

行行行行復行行,智慧为导愿深行﹔神通犹似香馥行,莫失实智真人行。」

 

  

 

                             末学正纬合十

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