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经心得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智慧感言 > 听经心得

2009-04-28-週二金刚经心得

正馨

有外道阿师这样说道:「只要能在七天当中坚住觉性、坚住正念、坚住空性,也就是《金刚经》所说的『应无所住而生其心』」又说:「什么是『无所住』?住,不是身体的安住,而是指念头的活动。念头停在哪个地方,就是住在那里。例如,『觉得自己过去很用功,现在好像没有了。』你的心就住在过去。『我将来要建大道场,要普渡众生。』你的心就住在未来。……有所修,就落入有为,因此,修完了之后,不执着能修、所修,又达到无为。」

 

诸方大师一向都这样对其广大徒众开示:「不论是好、是坏,过去就过去了,不要回忆──无所住,起心动念就是生灭,对境生心是虚妄,对一切都要放下,于诸法无所住。」彼等阿师说得此语,必教一切真悟者读已,哂笑不绝,所以者何?谓句句皆是戏论,言不及义,与本住妙心毫无交涉尔!彼等阿师以证悟者自居,教导参与打禅七之四众门徒,若能集中意识觉知心专注于一境,放下一切而不执着,在这七天当中,长时间住于一念不生,如是即能像五祖为六祖慧能讲解《金刚经》,至「应无所住而生其心」时,而悟入本心,说此为证悟境界。然而其所谓「坚住」者,即表示有一个觉知心的「我」去「住」在有境界相的境界里,既有「住」,就有意识觉知心现起而了知其所住的境界,即有「能住」的意识心和「所住」之境界相,能所俨然,分别已经完成,安得说无有分别,如是之中,于此能所之间,到底如来所说的「无分别」伊于何处?「能分别了知」又「能安住」是前六识的体性,此能住的意识心与无始劫来即「无所住」的第八识如来藏同时同处分明显现,眼见、耳闻、鼻嗅、手捉、足奔之意识妄心,无一剎那不与真心和合运作不断。此能住的意识心藉修行要变为无所住,然而此意识心除非不行了别,自行灭去,否则于六尘相貌必然有了别,所以说「根尘相触而生识」为根本佛法,意识的出生就是要配合而了别诸尘,因此即使于禅定中,对于外五尘不生了别领纳,但对于法尘仍然明瞭,此即是了别法尘境界,因此永远不成为「无分别」!意识心又既然是有如上「根尘相触」而出生的条件,因此法法迁变之中,意识心也会跟着变易而有生灭相,如是每一剎那变易,而变易法则非是恒久之法,非恒则无法现下便可产生包罗万象,焉能一切法俱足,以自身尚且变易,如何可以诸法生灭宛然而无所差失?因此当无可能以此意识心为常住心体,而能为一切万法的所依,为万法之实相,必当另有一真实之实相心为诸法之实相,此心必当无有分别,于过去、现在、未来三际都永远是无有分别,永远不住于一切法,永远无住,方能体现此森然罗列的万法,不会堕于某些法,不会因为某些法与他法不同,而生种种变异差别,以无住而平等于一切诸法,诸法理地即是此平等心,不应诸法之任何一法现起、变异、消失而有所变易,因此为诸法之实际,常恆如一,过去、现在、未来三际,永远无念于诸法,而证悟者因为了解般若之深意,便能知道「无分别」中有不可思议的「广分别」,于「无念」中有不可思议的「念众生心」、「了众生心」、「分别众生心」,然此「分别、念、了别」皆非意识心之所缘境界;而最终此意识心之生灭变易之虚妄法如水中月、如空中花,犹如煮沙欲成嘉馔终不能得,堕妄想邪思而生诸戏论罢了。

 

彼等阿师所言之「悟」──「坚住」觉性、正念、空性,皆在意识心上用心,保持一念不生以心制心于一境上面作文章,横生枝节;以为长时间的保持一念不生之境界即是开悟,下了座无法长时间保任的一念不生即退失开悟境界。开悟岂有「时有时无」之理?开悟岂是意识生灭相应无语言、无妄想之一念不生境界,有违证量及圣教量。而且一念不生之体性,于过去未觉之前,便已经如是,现在已觉,仍然如是,不是因为开悟后,此觉性有所更改,可以随着意识心的不染着诸法而说「一念不生」,所以一念不生者所改变的是意识心的缘取性,根本和真心没有关系,真心不修行,真心也不靠妄心,不论妄心是否要修行,真心一样自在而无念,不是意识心石头压草的有念无念之胡说一气。

 

所以祖师于《六祖大师法宝坛经》:

【有僧举卧轮禅师偈曰:

「卧轮有伎俩,  能断百思想,

 对境心不起,  菩提日日长。」

师闻之,曰:「此偈未明心地,若依而行之,是加繫缚。」因示一偈曰:

「惠能没伎俩,  不断百思想,

 对境心数起,  菩提作么长。」】 (CBETA, T48, no. 2008, p. 358, a26-b3)

 

因此说有伎俩的「断除种种妄想」,又能够「面对境界而不起一念」,是落处如是显明,是真悟祖师直接加以甩耳光、送罚棒,就是凡夫一只大笨牛!直接按照这样作,是「更加地令自己不堪,令自己更加地缠缚」,所以那是外道的修行法,那是愚人之修行法,将蕴处界的生灭法来作种种的压抑,而说是大乘菩提,真是不知道菩提本在世间,佛不离世间觉,所以祖师忍不住以另外一首偈子来嘲讽这类将「意识心」努力修成「一念不生」的愚人,说:「我惠能就是没有像是这卧轮师这么有本领,我从来呢,也不去断掉任何一个妄念,面对境界来时,我可是妄念纷飞,我就是这么样子,哪管什么菩提长不长!」

 

所以祖师直接教训人,真是冷面笑匠,教训了千年以后,还是有这么死不了的「一念不生」的外道派,春风吹又生,完全不知道当他提出这论点的时候,真悟的祖师没有一位肯他,可是遇到别人这样说他时,也不知道反省,心里面却犯嘀咕:「六祖是有悟还是没悟?我禅定这么好,这不知道他有没有?可能他不了解我的定力?所以才会写出那一段话吧?」总之,如是愚人于此世间屡见不鲜!

 

更可笑的是有位曾经于电视台露脸主讲的法师,竟然以为如来就是永远于定中而将意识心变成他个人定中的「无念」,所以他要努力地将此「无念」的时间延长,像 如来一样。会这么说的,真的是阿弥陀佛!如果是这样, 如来怎么能够随缘应教?如来怎么以六识心来开演诸法?难不成, 如来那个时候会离开定中,等到处理完毕佛事,再回去定中?这样佛的定就是有出入的,像是凡夫了吗?那哪能叫做是「无有不定时」?何况时间是心不相应法,请问和哪个心不相应啊?要说延长时间,是要作什么用?

 

这些大师们已经是几乎习惯于「胡言乱语」,以为说话、讲法,都没有因果,都是「我是大师」,「我说了就算」,将来果报哪里可以逃避,还是会一笔一笔的算,这真心才不管你要定不定,但是乱说这佛法的第一义谛,说一句话,就是记录好几笔,包括说话时候的心行,以及说此话本身的因果,以及说话的对象,如果是刊登于杂志,则影响更远,统统记录,不要小看真心,真心于过去、现在、未来三际都能够缘,这样记录完毕以后,请问这些大师们,你未来辈子能好到哪里去?要是六祖復生,连痛棒都省,直接迁单送出大门,再见!因此如此说禅、教禅一派歪理,令人不敢苟同,与凡夫俗人何异?

 

课堂上 平实导师引《大般若波罗蜜多经》来说明真如法界法性本来具足四种妙功德性──不虚妄性、不变异性、平等性、离生性。真如心,一切有情众生、宇宙万物之主宰必然具备此四种法性,才能说是法界的根源,才能说是一切有漏有为法、无漏有为法的主体。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卷103:「真如法界法性,不虚妄性、不变异性、平等性、离生性,法定法住、实际、虚空界、不思议界,皆从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而出现故。憍尸迦!苦圣谛、集圣谛、灭圣谛、道圣谛、、四静虑、四无量、四无色定、八解脱、八胜处、九次第定、十遍处、四念住、四正断、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觉支、八圣道支、空解脱门、无相解脱门、无愿解脱门,皆从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而出生故。」(CBETA, T05, no. 220, p. 571, b16-29)

 

真如法界法性之四种妙功德性分说如下:

 

不虚妄性真如心体一向于六尘真实存在,不曾生起,亦不曾灭失,不是虚妄想像之法,祂是真实存在的一个心体;于我、我所如如不动,于善恶业种不拣择,于贪爱欣厌不分别,因祂的不拣择、不分别故,能收藏一切染净种子,能执藏一切善恶业种。然而祂随着众生心行的作意不断地流注七转识的识种,此真如心的实质有而能出生三界现象界的空──依他缘而现起故,非有实体,猷如明镜本无影像,本无分别,随诸有情异熟果报,诸趣形类悉于镜中现起;随诸有情爱乐、好丑,于此镜中不断显现六尘种种无量法相。此心体含藏七转识相应的贪瞋痴有漏法种,与七转识和合运作时,于诸法上显现自体的真实存在性与无漏有为法的如如不动性,这样具足七识心的有漏有为法种,也具足自身的无漏无为性与无漏有为法上的功德,故说真如心体具不虚妄性。

 

不变异性:无始劫来真如心体恆常不坏,性如金刚,百千劫处于水中,不烂坏亦无变异,一切大火不能烧热;于无量劫处生死中,诸烦恼业不能断灭亦无损减。任由六尘变化万端,此心恆时不执着,不动念,如如不动转,不增亦不减,不来也不去,前后亦不生灭,常住法身,无有变异,是本住法,法尔如是。

 

平等性:「如来」是法根、法本、法依、法主、法源,其心体之本来性、自性性、清净性、不生不灭之涅槃性,乃是法界之一味相,此一味相非因凡夫、外道、声闻、缘觉、菩萨、佛而有所差别。从总相说,法的真实义莫不是如来藏,真实平等无差别,于平等无差别中显现森罗万象,随缘任运,于一切法相皆本不执取,离开执取不执取之一切戏论,离开境界非境界之一切戏论,而强说无境界,离开所得能得无所得无能得之一切戏论,而说究竟无所得,以其性本然,恆常如一,过于一切境界,过于一切能取所取!

 

从别相说,于一切法中平等示现真实如如性者,才是圆成实性,自性清净、无障无碍、性如虚空,故能转依而渐次修除烦恼,究竟清净即能平等普遍无所不至,圆满十方究竟一相,无二无别。此自心如来的平等性而无所违逆,能执持习气种子、能容一切善恶习气种子及未证得道种智之入地菩萨所不知之一切种子。观自他有情一切平等,恆常无间断,于五欲六尘中却分明显现自身清净无染,无贪、无瞋、无痴、无喜、无忧、无悲、无苦、无乐,过去无量世如此,现在如此,未来无量世也是永远如此。此真如心体所显真实常住及于六尘中如如不动之空性故,而说心之平等性,能显示一切万法事相上之不平等;平等中有不平等,才能解释三界、六道、四生、二十五有之表相差别。自心如来有平等持身之功能,不但在人间这般,于天界身、地狱身、饿鬼身、畜生身等也是这般;此自心如来恆而不审,一向不分别六尘境界善恶、美丑、得失,于自身、于王侯将相、于士农工商、于富贵贫贱、于盲聋瘖哑人中,此清净无染之真如体性皆分明显现其平等性无有差别,无有任何一法不于一切时中示现真如平等性。

 

离生性:二乘声闻无学所证无生,其内涵完全迥异于大乘之无生。阿罗汉实证五蕴空,于四住地烦恼与贪爱永断无余,未来世依于六识而有之名色、六入、触、受,不復生起,证得未来世之阴界入无生之法,心得离繫、心得解脱,自知我生已尽、所作已办、不受后有,执涅槃寂灭,是将灭止生永尽后有,不再受生入轮迴之苦,不迴向大乘成佛之道。二乘声闻虽从佛闻知入灭后尚有本际常住,智慧依于前七识心之证验二乘解脱道而生,所证无生乃得五阴十八界空相之无生智尔,完全不知不证三贤位所证之大乘无生忍。

 

经文注解如下:

大乘菩萨实证本来无生之自住清净涅槃,从无始劫以来一向不曾坏灭、本来就恆常不变异,有灭之法方有生故,既然不曾灭即无有生。菩萨亲证如来藏──本然存在,并能忍于自心如来之无生,离能所取二空,毕竟无生;现见万法皆从如来藏生,附属于如来藏,故说万法无生,忍于如此万法无生,是名大乘无生忍。而此一向无生之自心如来藏,一世一世依有情之异熟业果,聚众缘生起阴界入万法,与阴界入万法和合运作;执持摄受阴界入之每一期生死,虽然生现无常、生灭变异之果报身,而自心如来藏之心体本身却犹如虚空、恆自住于寂灭涅槃之体性,此寂灭涅槃体性乃是二乘解脱道无余涅槃之本际,乃是七地以下菩萨至异生性众生之第八识名为阿赖耶识,乃是八地以上菩萨之如来藏,永离阿赖耶识之名,而为异熟识(异熟识除开佛地,通一切有情),佛地更名为无垢识。

 

真如法性,恆时存在永不变异,不曾一剎那间断,无一法可转变消除,本然如是,乃至 佛陀之神妙不可思议神通力也无法可以灭除祂。此如来妙心恆时住于此四种功德性之境界中,于世出世间法所显现具足这四种妙功德性,即是一切诸法的实际、本际、如、我、涅槃。一切有情,上至达官显贵,下及贩夫走卒,乃至性障极重贪婪瞋恚之人,其真心如来恆住这样的妙功德性,恆时决定如是不可被转变。三界等无量无边诸法皆由妙明觉体所生所显,无一法能外于如来藏无因而有,抑或唯依诸缘自然而有,猷如同于外道建立见者,谓外于如来藏而说一切法都无自性,以大自在天、梵天、四大极微、时节、方所、冥性、自然、因缘等法为有情生命之本源,乃是依于众生之妄想臆测而虚妄建立,非是实有法。

 

法界乃至佛地的不思议界的真如自性,体如虚空却无来去可言,体如虚空而具金刚性,永不变异毁坏,而一切法皆摄属如来藏所有,一切法皆从如是甚深微妙不可思议般若波罗蜜多而出生故。苦圣谛、集圣谛、灭圣谛、道圣谛亦復如是,乃至四静虑、四无量、四无色定、八解脱、八胜处、九次第定、十遍处、四念住、四正断、四神足、五根、五力、七等觉支、八圣道支、空解脱门、无相解脱门、无愿解脱门,皆从如是甚深般若波罗蜜多而出生故。

 

此如来藏心所具备之四种功德性,归纳为一性即是真如心体之捨性,亦名无性,无一切世间法的法性,离六尘觉观之境界,无分别、无所住、无所得,于一切法皆无取捨之缘故。

 

接着 平实导师又举示经文来解说「清净」的意涵:

 

《大般若波罗蜜多经001-200卷》卷183:「善现!四念住清净即果清净,果清净即四念住清净。何以故?是四念住清净与果清净,无二无二分,无别无断故。」(CBETA, T05, no. 220, p. 986, b8-11)

 

果位的证得与所证解般若内涵,诸亲证者由于领受其自性之深浅广狭差别及自共相等种种差异,于贤位与圣位,般若智慧相去甚远;于贤位与凡夫,有实证与猜测上之差别,更是差之毫釐,缪以千里。凡夫不知不证实相般若,或有一类外道,如印顺、昭慧、藏密应成派中观等,取而代之以恶取空、无因论邪见及常见见之意识细心常住不坏作为佛法,復有一类,将佛法加以浅化及世俗化,将佛教改变成为信仰之宗教,不以实证佛菩提为正义,如星云、证严等人。贤位菩萨虽已开悟证真,然于别相智慧之现观与般若之实证,随着时间的前后熏习,与所应断之异生性也随学人的精进度而深浅有别。圣位一说二乘无学断烦恼及明五蕴空而得解脱之阿罗汉位,与深入十二因缘观,而了知生命轮迴根本,然不断无明烦恼种子,不能证得如来妙藏之辟支佛位;一说大乘菩萨已得般若别相智慧之地上菩萨,通达中观般若与诸地所证得少分、多分之道种智,次第进修一切种智地地增上,向等觉、妙觉地迈进乃至究竟佛地。

 

大乘见道所应断之异生性既深且广,此见道位──七住位只及于第一大阿僧祇劫的三十分之二十三,要通达别相智慧般若,完成相见道位之观行,发起初分道种智;再发起增上意乐,性障永伏如阿罗汉,于佛前勇发发十无尽愿,得入初地之入地心位尚有一段长远路程,于菩萨诸地所应修证过程亦深浅有异。二乘菩提之证悟亦有其深浅差别,断三缚结之初果须陀洹、薄贪瞋痴之二果斯陀含、断五下分结之三果阿那含,及四果之阿罗汉,四个果位之间的解脱功德有其深浅层次之不同。因此三乘的「果清净」之内涵有其差异性,下地不知上地的境界,于四向五果之声闻、辟支佛、菩萨及十地菩萨其层次深浅有差、德用广狭有别。果清净与不清净是从如来藏而来,因此说四念住清净即果清净,果清净即四念住清净,非一非异、不即不离,无二无分、无别无断。

 

修学佛法从实相入内门,方能说是正式学佛。初学者从多闻熏习入手,接着要受持、读诵,然而多闻亦非容易事。大众皆未开眼,眼前一片漆黑,一不小心就跌入我见深坑,粉身碎骨,也不知正路在何处。学人听闻哪里有信徒众多之大师,哪个寺院庄严华丽,趋之若鹜就往那里去,四处逛道场,但多在人天乘法里磨练,精勤累积福德资粮,这种种情境是初学佛法的必经过程。乡愿者,跟着诸方大师和稀泥作人情,人云亦云,共相造作毁佛谤法的恶业,还自以为是护持佛法,护持大师的佛弟子呢!有世间智慧者,觉得此师说法有隔碍,心中不时浮现狐疑,就藉着杖子边推敲,边寻求哪儿有真善知识可依止。这样的跌跌撞撞、寻寻觅觅地找寻善知识往往十几二、三十年过去了,等到稜稜角角磨圆了,方才低下心来愿意听闻「正觉」的法,才有因缘修学第一义因的如来藏正法,虽晚矣,乃过去世的因缘故。一般大众多稜稜角角,凿枘不入,难能契入了义正法,抱撼而终啊!

 

由此堂课 在平实导师深入浅出的开示中,领略第一义谛的如来妙心法界法性具足无量无边的妙功德性──清净自性、真实性、如如性、涅槃性、不虚妄性、不变异性、平等性、离生性。一切众生是空相、无相相、无愿相、寂静相、无我相,空相、无相相、无愿相、寂静相、无我相、寂静相、无我相也是三昧相,三昧相无所住亦无所得,是一相也是无相,是无性也是捨性。如来藏的不可思议甚深境界,唯证悟者能知其证悟内涵,也是学佛人应追求探究的终极目标。在 平实导师的诸着作中也提到相关义理,有缘者倘若能深入堂奥产生共鸣,必然能建立正确法义知见,也同时种下悟道之殊胜因缘。因此摘录数篇如下,以供养有缘行者:

 

《起信论讲记》第一辑p.237

一切如来藏自心的体性都是平等平等的,同样无差别的。这个法身不会有增减、有间断。因为所有有情的心真如都同样是不增减、不间断,体性都是平等的,所以说这个是法界的一相,都是这个第八识。

 

《起信论讲记》第六辑p.31

一切如来的法身,与一切的众生身,其实平等平等,没有差别,都是同一相,这就是证得一相三昧。(中略)平等无二的无二两字,不能把它解释为将来会合併为一个,因为所有众生的法身第八识心体,永远都是各自独立的,也都不可能合併成功的;心体的体性则是无二的,没有差别性的,这样就是证得同一相了,这就叫做一相三昧。

 

《我与无我》p. 55

真实唯识门所说的阿赖耶识是说:阿赖耶是双具有性与空性,双具生死轮迴性与涅槃解脱性,双具染污性与清净性;若不入佛门修证解脱道,则阿赖耶识成为众生轮迴之因;若入佛门修学解脱道,则阿赖耶识即成解脱轮迴之因。若不入佛门修证佛菩提道,则阿赖耶识永远不能转变成佛地真如,则是虚妄识;若能进入佛门修证佛菩提道,则阿赖耶识其实正是未来佛地真如之体,则是真相识,是真正之「我」;所以因地的祂是虚妄性又非虚妄,如此非虚妄非不虚妄而成就中道。

 

《真假开悟》p.229-230

第八识心体在万法上所显示之真如体性,方是真如;意谓亲证万法上所显示之「如所有性」,方是亲证真如者。是故如所有性者,谓第八识心体在万法上所显示之一切真实不虚而如如之自性也。既说是在万法上所显现之真如性,能够亲证者才是般若波罗蜜多,当知真如即是阿赖耶、异熟、无垢识在万法上之所显性,也应当了知第八识不可以是纯无为法的体性,而应该同时具有无漏的有为法的体性。何以故?若离第八阿赖耶识心体,尚且无有一法可得出现、可以运作,何况能有真如可证?若非阿赖耶识心体,绝无一法可在万法之一一法中现行而显现如所有性故。

 

《真假禅和》p.45-46

一切法皆由五阴十八界展转所生,五阴十八界则是由如来藏所生;但如来藏心体一向不来不去、不垢不净、不增不减、不生不灭,涅槃寂静,体如虚空故无上下四维方所可言,故无所从来亦无所趣向。菩萨因为亲证如来藏,所以能够如实了知一切法相:色、受、想、行、识虚妄之法相,眼、耳、鼻、舌、身、意等六根六尘六识虚妄之法相,如实知五阴十八界有为法相空、无相、无作之无我性,更如实知如来藏与所生之五阴十八界法和合运作但是永远都不执着为自我之无我性。由于了知五阴有为法自性空之无我性与如来藏之无我性,如实知如来藏于三界现行时所显现之真如法性,如实知如来藏于三界六道中出生五阴而轮迴受异熟果报时所显现之平等性,如实知如来藏本来就在、非是因缘所生法之离生性,因此而使意识觉知心转依如来藏清净自性而不执着一切法,乃至亦不执着如来藏自身之功能性与清净自性,因此转依之故,能去除末那恆执如来藏为自内我之我执习气。

 

接着 平实导师復举圆悟佛果禅师开示平等实相法之宗说:

《圆悟佛果禅师语录》卷12:「释迦老子云:『以大圆觉为我伽蓝,身心安居平等性智。』师云:『释迦老人慈悲大杀怕尔诸人不知,与尔一箇护身符子。虽然如是,点检将来,犹带影在。若是山僧则不然,即云居山见成伽蓝,九旬安居拍拍是令。』」(CBETA, T47, no. 1997, p. 766, b13-17)

 

一切真悟禅师举凡有所作略,皆是宗师脚踏实地为人之本分事,利根学人能够心领神会禅师语中弦外之音,意不在文字上。何以 世尊说以大圆觉为我伽蓝,身心安居平等性智?圆悟佛果禅师也说云居山见(现)成是我的伽蓝,两者意同否?会得便知何处不是我的伽蓝,过了这一着子,《金刚经》就能读懂了,教下就通了,这一窍通,其余九窍也都通了。

 

 

 

南无 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 平实菩萨摩诃萨

 

 

                                            佛弟子 正馨合十敬笔

 

週二上课心得由studydiaries制作,以创用CC 姓名标示-非商业性-禁止改作 2.5 授权条款释出。

 

推荐《真假禅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