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剛經宗通》全套九輯
台幣250元/輯

三界唯心,萬法唯識,是成佛之修證內容,是諸地菩薩之所修;般若則是成佛之道(實證三界唯心、萬法唯識)的入門,若未證悟實相般若,即無成佛之可能,必將永在外門廣行菩薩六度,永在凡夫位中。然而實相般若的發起,全賴實證萬法的實相;若欲證知萬法的真相,則必須探究萬法之所從來,則須實證自心如來─金剛心如來藏,然後現觀這個金剛心的金剛性、真實性、如如性、清淨性、涅槃性、能生萬法的自性性、本住性,名為證真如;進而現觀三界六道唯是此金剛心所成,人間萬法須藉八識心王和合運作方能現起。如是實證《華嚴經》的「三界唯心、萬法唯識」以後,由此等現觀而發起實相般若智慧,繼續進修第十住位的如幻觀、第十行位的陽焰觀、第十迴向位的如夢觀,再生起增上意樂而勇發十無盡願,方能滿足三賢位的實證,轉入初地;自知成佛之道而無偏倚,從此按部就班、次第進修乃至成佛。第八識自心如來是般若智慧之所依,般若智慧的修證則要從實證金剛心自心如來開始;《金剛經》則是解說自心如來之經典,是一切三賢位菩薩所應進修之實相般若經典。

這一套書,是將 平實導師宣講的《金剛經宗通》內容,整理成文字而流通之;書中所說義理,迥異古今諸家依文解義之說,指出大乘見道方向與理路,有益於禪宗學人求開悟見道,及轉入內門廣修六度萬行。今已講述完畢並陸續結集出版中。全書共9輯。

很平實的 蕭平實導師

平實導師,於甲申(1944)年出生於台灣中部小鎮農家。世代務農,祖父以耕讀持家,父、祖皆為三寶弟子。13歲喪母,初識無常。少時即好打坐及方外之術,亦習金石、拳術、古文、針灸等。自小厭惡迷信,每斥神造世人之說,不信神能造人。

兵役期滿後辭父離鄉,於台北市覓職;五年後成立事務所,執行業務;雖游於世務,而樂於暗助弱小。

歷練世間法18年後,於1985年歸依三寶,鼎力護法,勤修福德。自修持名念佛,精進二年之後自成無相念佛功夫。

1988年,平實導師應邀在許居士家中佛堂開始講說基本佛法,先講五蘊、十八界法之緣起性空、四聖諦、十二因緣等阿含基本佛法,以《阿含經》中所說佛法為說法的主要內容。

1989年初,平實導師轉進而改修體究念佛──參禪。從此開始常常住於「見山不是山」的境界中。十月初隨聖嚴法師前往天竺,作為期15天的朝禮聖地之旅,而中斷說法度眾之事。返國後,鑒於長時處於參禪狀態之「見山非山」境界中,不便繼續說法而暫停講課;並立即結束事務所業務,專心參禪。

因參禪始終沒有結果,後來 觀世音菩薩開示:「開悟哪有那麼簡單?心肝那麼沒閒!」(台語)所以1990年11月,平實導師中止了原來在某道場的許多義工事務,於家中開始閉關,摒絕一切外緣,專心苦參19天後,在第19天下午,終於驪龍頷下得珠──明心並且眼見佛性──發明智慧;因為無人可以印證故,嗣即深入經藏,以三乘法義印證無訛;不久又經 佛之召見,說明此世、往世因緣,給與印證。

有鑒於末法時期外道猖獗橫行於佛門中,正法日漸衰微,遂發悲勇,誓願度眾,隨即應允以前追隨 導師修學者之請求,乃於1991年仲夏復出弘法度眾。但因 平實導師以如來藏作為證悟之內容,各大山頭則皆同以意識離念靈知心,作為證悟之內容;各大山頭因為與 平實導師的法義不同故,竟謗為「不如法、邪魔外道、法義有毒」,聯合起來私下抵制如來藏正法,令如來藏正法難以永續弘傳。為免正法被如是常見外道法所取代,為護正法,平實導師毅然揭竿而作獅子吼,開始效法 玄奘菩薩之方式,以破斥邪說之方法來顯示正法的不同所在;如是弘傳了義正法,獨自面對諸方錯悟大師、各大道場之龐大勢力而無所畏懼。平易近人的 平實導師,卻作了這種大異常人的弘法志業。

【如是我聞: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與大比丘眾千二百五十人俱。爾時食時,著衣持缽入舍衛大城乞食。於其城中次第乞已,還至本處;飯食訖,收衣缽、洗足已,敷座而坐。】

講記:我是如此親自聽聞的:有一段時間,佛陀住在舍衛國的祇樹給孤獨園中,與大比丘眾一千二百五十人共俱。這個時候 世尊到了應該午齋的時候,穿起外出時應該穿著的僧衣,手中持著缽盂進入舍衛大城中乞食。在那個城中乞得食物以後,回來祇樹給孤獨園中;吃完飯以後,收起出外所穿的衣服和缽盂,又以水清洗了腳之後,敷設座位而坐下來。

這第一品是〈法會因由分〉。〈法會因由分〉,是說明這個《金剛經》法會生起的緣由。諸位在這一段第一品中,有沒有找到這個金剛法會的什麼因由?好像沒有吧?可是它明明又叫作法會的因由。我們先來依文解義一下,先來讓三世諸佛怨一下,然後再來談真實理,消除三世佛怨。這第一品的法會因由是這麼說的:

「如是我聞」,這意思就不解釋了,因為這四字的意涵,大家都已經聽多了。這一品中說有一段時間,佛陀是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關於祇樹給孤獨園以及舍衛國,我也不解釋,因為諸位也都聽多了。那時候 佛陀是與大比丘眾一千二百五十人同在一處。那個時候 世尊到了應該吃飯的時候,就把托缽時應該有的威儀具備了,也就是搭衣齊整、威儀庠序。

關於搭衣,三條衣、五條衣、七條衣、九條衣,在古時候 佛陀的年代,跟現在正好相反。剛開始時的僧團中,關於所穿的衣服,他們有貼身的衣服,還有出外穿的衣服,然後還有乞食應該具備的,或者要面見 佛陀時應該具備的較好的外服。可是當時出家人的衣服,都是從屍陀林──也就是棄屍林,那邊去撿來裁製而縫製的。也就是說,貧苦人家有人死了,用粗布包裹好了以後,就請揹屍人(有些人是專門為人揹屍體賺錢的),揹到一個指定的森林裡面去,就丟在那邊任其腐壞,因為那個死人家裡窮到沒有錢可以為他安葬;那個地方就叫作棄屍林,或叫作屍陀林。家屬請人揹去那邊丟棄的時候,最外層的布(因為是要請人家揹去丟掉,所以那個屍體外面要再包一層比較清潔的布),是比較清潔的。比丘們就去把那個外層的裹尸布撿回來,然後用泥土染色,縫成僧服。印度的泥土多是紅土,在蘭毗尼、不丹、北印度多是紅土,所以就用紅土把它染成不好看的顏色,或者用一種樹汁染成較紅的顏色;有些地方則是用黑泥染成灰色。土是最沒有價值的,就染成土的顏色。當然是要先洗淨以後再去染成壞色,染好了就作成僧衣。換句話說,僧衣既不好看,也是最沒價值的裹尸布縫製成的,根本就沒有什麼價值,沒有人想要偷取,所以都不必害怕被別人偷去;因為沒有人想要偷,比丘們心中就對僧衣完全沒有牽掛。

這個僧衣,比較有福報的人,就拿到比較完整的裹尸布,縫起來就成為三條衣;因為它比較寬,只要三條縫起來就夠了。如果福德比較不夠的,只能撿到破破碎碎的小布條,可都要拼拼湊湊;所以有的人拼湊起來時,一件僧衣就要五條的長條布來縫,乃至更小的布塊就要七條來縫。最差的就要九條,因為很零碎而撿來裁成的布條就成為最小的,全都窄窄的一條,於是得要九條才能縫成一件外衣。可是後來因為把比較好的讓給別人,比較差的自己來穿;而九條衣是最差的,最差的留給自己穿;人家就說:「這個人修行好!」結果穿最差的人就顯示是修行最好的人,所以後來就開始模仿而變成搭衣的時候,要看三條、五條、七條、九條;穿九條衣的人是修行最好的人,後來變成身份最高的人才可以穿最差的九條衣;於是累死現代那些縫僧衣的人了,因為他們必須把完整的好布料先裁成九條,然後再縫起來成為九條衣,真是多此一舉。

因為以前比丘們的僧衣都是去棄屍林撿回來的,可是人家剛丟下去,不能馬上撿,往往要等到屍體爛到差不多了,最少也要稍微壞了;往往都是狗來啃過,鳥來吃過等等,所以布大多不完整,得要拼湊。因此古時候僧團裡面,一定要有針與線,加上半月形的刀,這樣拿著可以割布,像這樣子劃下來就是裁一刀。古時候在僧團中,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用品,後來半月形的裁衣刀就演變成長長的戒刀了。然後傳到了中國,《水滸傳》描寫宋朝的出家人,長長的戒刀還可以用來殺人,那小說講的真是不如法。

著衣,就是要把穿在最外面的衣服搭起來,威儀齊整才可以出去托缽乞食。所以到了午齋時 世尊就開始著衣,把僧服的外衣搭起來,然後持了缽,進入舍衛大城中去乞食。剛開始乞食時,當然是沒什麼規定,有時候同一戶人家有好多人來乞食,有的人家住遠一點,都沒有人去乞食;所以後來就有一些規定,我們也就不談它。入了舍衛大城乞食,在城中次第乞食完畢。也就是說,乞食的時候要依次第;到第一家乞食的時候,那錫杖要搖一搖,「鏘喨!鏘喨!鏘喨!」然後要等候,看有沒有人送飯出來。如果沒有,也許人家正忙而沒聽到,過一會兒再搖一搖。搖過三次,都沒有送飯出來,表示他們家裡沒有飯了,你就到第二家再去乞食。不可以把第二家跳過去,不許因為第二家送出來的飯都是最不好吃的就跳過去,還是要照著順序來。或者說那個第三家,他們家裡人臉色都不好看,就跳過去,那也不行;必須要依照次序來,一家接著一家;到每一家搖你的錫杖不能超過三次,第三次後再稍等一會兒,若沒有送飯出來就要離開,不可以死賴著一直搖。這樣次第乞食,總共七家。如果七家都沒有飯送出來,你今天就準備挨餓。挨餓也不打緊,正好修定;肚子空的時候,修定是非常棒的;如果肚子飽了,一般人修定就會打瞌睡。佛陀次第乞食完畢以後,又回到給孤獨園中來;回來以後當然就吃飯了。飯吃完了,把衣缽收起來,放好了,再把腳洗一洗,又把座位上的坐墊鋪好,然後在座位上坐下來。

以上說的,就是演述《金剛經》這個法會的因由。諸位也許想:「這算哪門子法會因由?也沒有發生什麼事故,又沒有誰提出來請問,這怎麼叫作因由呢?為什麼會從佛陀搭衣、持缽,入舍衛大城乞食,然後次第乞已,回來本處又吃飯,吃飯完了,把衣放好,把缽洗好、收好,洗了腳坐下來,這叫作法會因由?這算哪門子法會因由?」也許有人真的這樣懷疑。可是我告訴你,這還真的是金剛法會的因由;佛陀正好就是為了這件事情來人間示現的,可是現在末法時代的大師們卻都不知道。這個〈法會因由分〉,單單這麼一段經文,三行不滿;可是我告訴你,這三行其實就是整部放光般若。你們也許有人讀過《放光般若經》,那麼長,好多的文字,要讀好幾個月;但我告訴你:只要這三行文字就講完了,放光般若就在這三行文字中間講完了。

以上的「事說」講過了,我們再來講講「理說」。因為剛剛那樣講了法會因由,好像也沒講出個什麼道理來,諸位聽了還是白聽。我們既然宣稱是講《金剛經》的宗通,不是依文解義,當然要再從理上來解說一番,才符合宗通的宣示。

「如是我聞」,這其實是阿難尊者耳根放光。接下來說:「一時佛在舍衛國祇樹給孤獨園」,這叫作通身放光。所以這〈法會因由分〉在別的譯本裡面,它又叫作〈放光品〉,因為它真的放光了。「與大比丘眾一千二百五十人同在一起」,就是 佛陀共一千二百五十人同時通身放光。也許你正好有宿命通,就趕快看,看那個年代,往那個年代去追溯;然後你可能會這樣說:「他們都在那裡,可是我怎麼沒有看見光?」我就告訴你:「這叫作慧光,這個要有慧眼才看得見,有天眼通、宿命通也看不見。」你如果有天眼,最多就只能看見我的白光與金光,看不見我的慧光;因為天眼是有侷限的,這要有慧眼才能看得見。

這時候 世尊到了該吃飯的時候(該吃飯的時候又是為什麼說該吃飯了?因為肚子餓了,總不會說是肚子飽了該吃飯),當肚子餓了該吃飯,所以叫作「食時」,是到了該吃飯的時候了。這個飲食還是有時節因緣的,諸天飲食通常是在寅時,寅時是什麼時候?(平實導師掐著手指算)子、丑、寅,就是早上三點到五點鐘,因為子時是晚上十一點到一點,所以子、丑、寅,寅時就是早上三點到五點。人是管三餐的,因此有許多人不管在什麼時候,他想到吃就去吃。然而如果是有福鬼,鬼是什麼時候吃呢?是申時與酉時,「申」是要到下午三點以後的事,所以你如果要對那些曠野孤魂野鬼施食,得要等候下午三點已過,不能在下午三點鐘前;因為在欲界的天、人、鬼等法界來說,中午是人吃飯的時候,輪不到鬼道眾生。如果是餓鬼,就是無福鬼,總是要挨餓受渴的,那就沒有所謂飲食的時間了。

「食時」,就表示說肚子餓了!我可告訴你,肚子餓了正是肚子放光。然後「著衣」,齊整威儀;還有「持?」──接著要把缽盂拿在手上,這叫作通身放光。「入舍衛大城乞食」,最重要的就是要眼睛看著路,總不能走到水溝裡面去;然後當然就要足下走路了,這就是眼根與腳上放光。「於其城中次第乞已」,那是什麼放光?那可得要眼睛看人家有沒有送飯出來,要尋街覓戶。如果人家把飯菜送出來,鋪滿了整整一缽的飯與菜,你總得要跟人家祝願:「願你生生世世富貴長壽,早證菩提。」這是一定要祝願的,不能夠白受人家的供養;這時又是什麼放光呢?是嘴上放光。然後「還至本處」時,仍然是要眼睛跟足下一起放光。「飯食」的時候,又是什麼放光?要靠你的嘴巴放光。然後飯食完了,「收衣?」把衣缽收起來,是什麼在放光呢?是全身放光。然後「洗足已」,要把腳洗一洗,那是手、足都放光。「敷座而坐」,接著再把座位鋪好,坐下來,這是通身放光。

《金剛經》的理說講到這裡,我就可以下座了,因為《放光般若經》已經講完了。這樣看起來,佛陀可真是比中國禪師們老婆多了。皇帝老子請傅大士上座說法,傅大士才剛上座,撫尺一拍就下座了,他已經把佛法大意說完了。可是你看,世尊還這麼辛苦、不嫌麻煩,還要搭衣、持缽,「入城乞食,次第乞已,還至本處」,然後「飯食訖,洗足已」,再敷座,才坐下來,祂顯然比傅大士老婆多了。……

理說講完了,這個《金剛經》第一品的宗說,就來說給諸位聽:

【溫州瑞鹿寺 上方遇安禪師。破句讀《楞嚴經》曰:「知見立,知即無明本;知見無,見斯即涅槃。」忽然頓省。人曰:「和尚道『破句』也!」安曰:「是吾悟處。」竟不改。】

這是原文,我把它解釋一下:古時候溫州瑞鹿寺有一位上方遇安禪師,人家讀《楞嚴經》是四個字一句這樣讀,可是他用破句的方式讀,本來經中說的是:「知見立知,即無明本;知見無見,斯即涅槃無漏真淨。」他就破句來讀,他說:「知見建立了,把能知與能見建立起來,這樣的知就是無明的根本。能知、能見都否定而不存在了,看見這個沒有能知、能見的,那就是證得涅槃。」他把隨後的「無漏真淨」四字省略了,也把原文破句來讀。他這樣破句而讀,竟然就開悟了。一般是說:把能知、能見裡面的某一些法中,建立出一個能知的心,當作是常住不壞的自己;那個其實是無明的根本,能知的心是假有的,不是本住法,當然不是常住不壞的涅槃心。若是在能知與能見之中找到一個沒有見的,是有一個沒有知也不會看見的;看到了這個無知而沒看見的心,那就是證得涅槃了,就是無漏而真實的清淨。結果他說的是:若是把能知與能見建立起來,那麼這個能知就是無明的根本;當能知與能見沒有了──否定了能知與能見的心以後,又看見了這個沒有能知、能見的心,那就是證得涅槃。他是這樣破句而讀的,結果所悟卻是一樣的,他就這樣悟了。諸位悟了沒?我同時也破句講給你們聽了,並且還解釋了。他忽然就這樣省悟了,有人就跟他說:「和尚你所講的是『破句』,這樣不對!」他卻說:「這就是我的悟處!」所以他一生就不改這個「破句」,每逢有人來問楞嚴時,他就這樣破句而說。這還真是他的悟處,那到底在告訴你什麼呢?所以這個人不簡單哦!

其實這個道理,《維摩詰經》也早就講過了:「不會是菩提,諸入不會故。」或者正式翻譯說:「不觀是菩提,離諸緣故。」就是這個道理,你看到了那個不會六入的,那就是證得佛菩提了。有一天瑞鹿禪師上堂開示,他怎麼說呢?諸位把耳朵拉長了、仔細聽:「晨朝起來洗手面,盥漱了,喫茶;喫茶了,佛前禮拜;佛前禮拜了,和尚、主事處問訊;和尚、主事處問訊了,僧堂裡行益;僧堂裡行益了,上堂喫粥;上堂喫粥了,歸下處打睡;歸下處打睡了,起來洗手面、盥漱;起來洗手面盥漱了,喫茶;喫茶了,東事西事;東事西事了,齋時僧堂裡行益;齋時僧堂裡行益了,上堂喫飯;上堂喫飯了,盥漱;盥漱了,喫茶;喫茶了,東事西事;東事西事了,黃昏唱禮;黃昏唱禮了,僧堂前喝參;僧堂前喝參了,主事處喝參;主事處喝參了,和尚處問訊;和尚處問訊了,初夜唱禮;初夜唱禮了,僧堂前喝珍重;僧堂前喝珍重了,和尚處問訊;和尚處問訊了,禮拜、行道、誦經、唸佛。如此之外,或往莊上、或入郡中,或歸俗家、或到市肆。既有如是等運為,且作麼生說箇『勿轉動相』底道理?且作麼生說箇『那伽常在定、無有不定體』底道理?還說得麼?若也說得,一任說取。珍重!」就下座了!

全套九輯 持續發燒熱賣中!

博客來網路書店金石堂書局墊腳石書局誠品書局三民書局何嘉仁書局諾貝爾書局
PChome網路書店灰熊愛讀書網路書店.......等網路及實體門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