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乘非佛說」的講法似乎流傳已久,卻只是日本人企圖擺脫中國佛教的影響,而在明治維新時期才開始提出來的說法;台灣佛教、大陸佛教的淺學無智之人,由於未曾實證佛法而迷信日本人錯誤的學術考證,錯認為這些別有用心的日本佛學考證的講法為天竺佛教的真實歷史;甚至還有更激進的反對佛教者提出「釋迦牟尼佛並非真實存在,只是後人捏造的假歷史人物」,也竟然有少數人願意跟著「學術」的假光環而信受不疑,於是開始有一些佛教界人士造作了反對中國佛教而推崇南洋小乘佛教的行為;在這些佛教及外教人士之中,也就有一分人根據此邪說而大聲主張「大乘非佛說」的謬論,這些人以「人間佛教」的名義來抵制中國大乘佛教,公然宣稱大乘佛教是由聲聞部派佛教的凡夫僧所創造出來的。這樣的說法流傳於台灣及大陸佛教界凡夫僧之中已久,卻非真正的佛教歷史中曾經發生過的事,只是繼承六識論的聲聞法中凡夫僧依自己的意識境界立場,純憑臆想而編造出來的妄想說法,卻已經影響許多無智之凡夫僧俗信受不移。本書則是從佛教的經藏法義實質及實證的現量內涵本質立論,證明大乘佛法本是佛說,是從《阿含正義》尚未說過的不同面向來討論「人間佛教」的議題,證明「大乘真佛說」。閱讀本書可以斷除六識論邪見,迴入三乘菩提正道發起實證的因緣;也能斷除禪宗學人學禪時普遍存在之錯誤知見,對於建立參禪時的正知見有很深的著墨。

平實導師,於甲申(1944)年出生於台灣中部小鎮農家。世代務農,祖父以耕讀持家,父、祖皆為三寶弟子。13歲喪母,初識無常。少時即好打坐及方外之術,亦習金石、拳術、古文、針灸等。自小厭惡迷信,每斥神造世人之說,不信神能造人。

  

兵役期滿後辭父離鄉,於台北市覓職;五年後成立事務所,執行業務;雖游於世務,而樂於暗助弱小。歷練世間法18年後,於1985年歸依三寶,鼎力護法,勤修福德。自修持名念佛,精進二年之後自成無相念佛功夫。

  

1988年 平實導師應邀在許居士家中佛堂開始講說基本佛法,先講五蘊、十八界法之緣起性空、四聖諦、十二因緣等阿含基本佛法,以《阿含經》中所說佛法為說法的主要內容。

  

1989年初,平實導師轉進而改修體究念佛─參禪。從此開始常常住於「見山不是山」的境界中。十月初隨聖嚴法師前往天竺,作為期15天的朝禮聖地之旅,而中斷說法度眾之事。返國後,鑒於長時處於參禪狀態之「見山非山」境界中,不便繼續說法而暫停講課;並立即結束事務所業務,專心參禪。

  

因參禪始終沒有結果,後來 觀世音菩薩開示:「開悟哪有那麼簡單?心肝那麼沒閒!」(台語)所以1990年11月,平實導師中止了原來在某道場的許多義工事務,於家中開始閉關,摒絕一切外緣,專心苦參19天後,在第19天下午,終於驪龍頷下得珠─明心並且眼見佛性─發明智慧;因為無人可以印證故,嗣即深入經藏,以三乘法義印證無訛;不久又經 佛之召見,說明此世、往世因緣,給與印證。

  

有鑒於末法時期外道猖獗橫行於佛門中,正法日漸衰微,遂發悲勇,誓願度眾,隨即應允以前追隨導師修學者之請求,乃於1991年仲夏復出弘法度眾。但因 平實導師以如來藏作為證悟之內容,各大山頭則皆同以意識離念靈知心,作為證悟之內容;各大山頭因為與 平實導師的法義不同故,竟謗為「不如法、邪魔外道、法義有毒」,聯合起來私下抵制如來藏正法,令如來藏正法難以永續弘傳。為免正法被如是常見外道法所取代,為護正法,平實導師毅然揭竿而作獅子吼,開始效法 玄奘菩薩之方式,以破斥邪說之方法來顯示正法的不同所在;如是弘傳了義正法,獨自面對諸方錯悟大師、各大道場之龐大勢力而無所畏懼。平易近人的 平實導師,卻作了這種大異常人的弘法志業。

引言:我們這次法會──佛法的聚會,主要是因為我與台南曾經有些因緣;這因緣要回溯到幾年前,那時台南紡織的侯董事長去台北,要求我來台南說法;後來不久,我們就在北門鄉的侯氏宗祠裡,以非正式講演的方式乘興而談,與大眾聊了四個多鐘頭。後來根據錄音而整理成文字,也就是諸位讀過的《大乘無我觀》。再來,是為了我們台南前講堂成立以後,因為台南親教師的邀請;所以我又來了一次,講了「心經的密意」,即是後來整理出版的《心經密意》一書。我想有很多人讀過了這本書,應當印象很深刻;因為這本《心經密意》整理出版以後,台灣與大陸有許多位法師,本來已註解了《心經》,稿子都已經校對好了,結果他們卻說要把它封存起來,不再出版了!因為,他們覺得《心經》已經不需要再有別人的註解了。這是第二次來台南演講的因緣。

  

第三次是二○○三年六月底,台南新講堂的佛像開光典禮,當天下午開講《真假開悟》。這一次則是我第四次來台南說法。再次又來到台南,有兩個原因:第一個原因是因為我們台南共修處即將要再開新班,所以需要南下,來為大家打打氣,把緣結得更深一點。第二個原因倒是隱隱約約的,怎麼說呢?因為我們《真假開悟》出版到現在剛好滿一周年了,也應該來作一個預定的回顧;所以,這一回台南講堂的邀請,我又接受了。再說台南同修們也已經多次的邀請,所以更得要來。有了這麼多的原因應當要來,我就爽快地答應了。另外,我要求他們提出一些好題目來,然後我針對所提的題目來講,因為我並沒有預設要講什麼法,而他們真的很用心,共提出了五個題目來。

五個題目:
現在,這五個題目呢,諸位在螢幕上可以看到。第一個題目是:

一、永嘉大師〈證道歌〉(附論:〈證道歌〉與般若中觀之關係。)

他們提出永嘉玄覺大師的〈證道歌〉,要求我來講解。我也是有這麼一個願望,想要講〈證道歌〉和般若中觀之間的關係。第二個題目是:

二、從阿含到唯識──論第一義諦初中後善、純一滿淨

從阿含到唯識──講這個題目,目的是要討論第一義諦「初中後善、純一滿淨」。第一個題目我接受了,但是這第二個題目我暫不接受;是因為我要把它保留下來,留到以後再講。這個「第一義諦的初中後善、純一滿淨」,是依附於「從阿含到唯識」的這個題目來講的,我是想把這個內容保留下來,在《阿含正義》裡面來講;因為我預定要寫的書目裡面有這麼一套書。而且我在《阿含正義》裡面有陳述到大乘佛法的起源。但是,大乘法在阿含四大部諸經中講得很隱覆、很簡略,都是一、兩句話就帶過去了;因為阿含要說的法義主要是在解脫道上面來利樂眾生,所以第一義諦的部分都是以簡單一、兩句話帶過去;有時候是用「隱語」,就是以隱覆的話來講,那是由於聲聞聖人聽不懂大乘經典,才會產生這種現象。如果,從阿含中的法義來對照第三轉法輪唯識系經典裡面的法義,將會發現其實阿含中也有隱覆、密說大乘法。我現在是回到阿含裡面去探源唯識的正理,很多人對這部分很有興趣,現在就常常有人在問:「《阿含正義》出版了沒有?」我們不妨再吊一下大家的胃口,再等一段時間才出版!讓大家從《阿含正義》來瞭解、來證明第一義諦的純一滿淨,並證明第一義諦的初、中、後善。所以這一部分就留在《阿含正義》書裡面再來說明,好讓大家有更深入的瞭解,因此這個題目我就暫時把它保留下來。(編案:自二○○六年八月至二○○七年九月,全套共七輯已圓滿出齊,於各大書局上架流通。)

三、人間佛教與菩提道之差異

第三個題目是「人間佛教與菩提道之差異」,這個部分,我倒覺得很可以說,而且切中時弊。就目前的全球佛教界來講,這個題目是蠻好的,所以就把它放在這裡來講。

四、《金剛經》真義

第四個題目是:「《金剛經》真義」。《金剛經》的真義是很多人所不知道的,有誤會的,也有人依文解義在講,更有人亂講;我們暫且把它保留著,因為《金剛經》的註解,我講過很多次要留給我們理事長悟圓老和尚來講解。(大眾鼓掌…)我在這裡事先不講任何一句話,因為這部經應該是他的舞台啊!(編案:後因悟圓老和尚多年來再三謙辭,平實導師已於二○○六年開講《金剛經宗通》了,並於講完後整理成書,總共九輯利益佛弟子眾,已經出版完畢。)

五、默照禪古今之差異

第五個題目是:「默照禪古今之差異。」這個題目對目前整個佛教界來講是非常好的,因為可以糾正目前佛教界大師們普遍的錯誤,能夠讓佛弟子們離開錯誤的知見,並導以正知見。佛子想要尋求證悟般若,才會有機會,所以我就接受這個題目。(編案:關於默照禪與看話禪之異同細節,請參閱平實導師另一鉅著《鈍鳥與靈龜》全書共435頁的細說,已於二○○七年十月出版。)

因此,今天就以一、三、五,這三個題目為主軸來講,並以「人間佛教」為主題;因為這幾個題目,其實都跟人間佛教有關,也是跟現在台灣的人間佛教息息相關。將來也會整理成文字,印出來給大家聞熏受用,所以不如直接把未來會整理出來印行的書名,就定為「人間佛教」。這也是因為「人間佛教」的真正意思,幾十年來已經被錯解、誤用了,所以我是希望「人間佛教」這個名稱,可以依這個演講的因緣而回復它的本來意義。也因此一緣故,所以我們就決定用「人間佛教」作為這一次演講的主題。未來,我們也有可能會開始以人間佛教的招牌來弘法。因為若是真正的黃金,卻不用黃金作為名稱,那是很奇怪底事;假黃金竟用了黃金的名稱在指責真黃金,說真黃金是假的,竟然還無人反駁,那也是很奇怪底事;所以也許將來我們會用人間佛教的名稱來弘法,目前我們不排除這個可能。

待會兒你們若經過辦公室,看見我們義工菩薩,可以請他們把今天講的章節內容,列出來給諸位參考;但是內涵其實有許多都是講不完的,因為光是第一章永嘉大師的〈證道歌〉,就不可能說得完啊!永嘉大師的〈證道歌〉,我們如果真的要講,那是要講上很久的;因為般若之義難明,這必須要非常深細地講,眾生才容易理解。如果今天也要來細講〈證道歌〉,這麼一點時間是一定不夠用的,其他的章節就無法再談了。所以,我這個〈證道歌〉本來是打算要為大家影印然後再講,只是時間不夠,所以我們不唸它、也不講它,從〈證道歌〉裡面跳過去,直接跳到第二節來講〈證道歌〉和般若中觀的關係。因為〈證道歌〉的內涵,我們在未來出書時,會把它作簡單的語譯或者註解,印入書中;今天大家不必花費時間在講解〈證道歌〉本身的意涵上面,而將來印成書時裡面的註解可以實際證明〈證道歌〉與般若真實義的關聯。所以,接下來我就要直接從第二節開始來講,否則諸位今天在人間佛教與佛法的關係上面,將聽不到什麼內涵,只能聽到〈證道歌〉的內涵而已。

永嘉大師〈證道歌〉:
君不見:絕學無為閑道人,不除妄想不求真;無明實性即佛性,幻化空身即法身;法身覺了無一物,本源自性天真佛。五陰浮雲空去來,三毒水泡虛出沒。

語譯:諸位難道沒有看見:那個本來就在的第八識如來藏,祂是離見聞覺知而絕念無學、無作無為的悠閑道人,祂既不勤求斷除妄想,也不企求能證得真實理;不管是出生無明煩惱,或者展現真實如如的體性,乃至無明的真實性,都是此第八識如來藏本具的成佛之性,對於幻化的五陰身以及如來藏本身自體所展現的空性之功德,都是這個第八識如來藏所生、所顯之法身功德相分;一旦親證此如來藏,即能覺了此如來藏法身之自住境界中無有三界五陰十八界的任何一法、一物,而祂是本來就在的萬法根源,是具有無量無邊天真純淨且無漏自性的自性佛。證悟者從如來藏自住境界來看待三界萬法時,發覺那些生滅的五陰,就如同空中的浮雲一般,空有來去之相,只在如來藏的表面上來來去去;而貪瞋癡三毒又恰似水面浮泡一般地虛妄無實,一向虛出妄沒而無有真實不壞的自體性。

證實相、無人法,剎那滅卻阿鼻業;若將妄語誑眾生,自招拔舌塵沙劫。
頓覺了、如來禪,六度萬行體中圓;夢裏明明有六趣,覺後空空無大千。

語譯:若得契證此一法界實相而轉依的人,現觀如來藏心體自身本無一切人我,亦無一切法我,一念相應而親證如來藏時,在剎那之間就發現原來祂不與阿鼻地獄業相應──與阿鼻地獄之業毫不相干,從此就滅掉了對無明妄計的一切阿鼻地獄的業行!上面所說若是妄語欺瞞眾生,我永嘉玄覺便是自己招引塵沙劫數拔舌地獄惡業!一念相應即頓時覺悟,了知如來所說真實義禪的旨趣,悟後猶待轉依法身理體而廣修普賢行,漸次圓滿菩薩六度萬行。沒有親證此一實相之前,如同眾生處於三界生死幻夢之中,明明看見有輪迴六趣的有情存在;但是覺悟之後卻如同大夢初醒一般,親見六趣有情都不是真實的存在,甚至也沒有三千大千世界可說了。

無罪福、無損益,寂滅性中莫問覓;比來塵鏡未曾磨,今日分明須剖析。
誰無念?誰無生?若實無生無不生;喚取機關木人問,求佛施功早晚成?

語譯:從如來藏自己所住的境界來說,本來就無罪無福,亦無損減或增益可言;真如心體乃是純然寂滅之性,在祂自己所住絕對寂滅的境界中,根本不需詢問及尋覓生死與解脫。自從證悟以來看見眾生各自都有的這一面蒙塵的污垢銅鏡,是從來都未曾磨治修淨的,我今日應該很分明地剖析給大眾知道。諸位應該探求到底本來無念的是誰?本來無生的又是誰?若所悟的確實是本來無生的心,這個無生之心是沒有一法不能從祂出生的;假使不能好好地自己參究體驗一番,老是在經中所說的「機關、木人」等語句中,作文字訓詁或思惟研究,是不可能開悟明心的;若是每天求佛施以佛力加持而不肯自己努力參禪體究,要到何年何月才能成就見道的功德?

放四大、莫把捉,寂滅性中隨飲啄;諸行無常一切空,即是如來大圓覺。
決定說、表真僧,有人不肯任情徵;直截根源佛所印,摘葉尋枝我不能。

語譯:應該放開對四大之身的錯計與執著,千萬別像一般眾生那樣執取不放、把捉不捨!於此如來藏真常心的涅槃寂滅性中,只需隨著四大之身的需要而飲水吃飯就行了!當你悟得如來藏以後,若能了悟一切身口意行都是無常,三界一切法都是生滅壞空而無常住的自性,即能觸證如來所證第八識的大圓滿覺悟境界。此是我永嘉玄覺決定而不改易底真實說,我也用這個親證的如來藏的妙理,來表顯真實第一義諦的大乘教;如此實證而得決定之人,是真實出家的僧寶;若是有人不肯我這個說法,那就由他任意地依他的情識臆想來徵詰,我是不可能被詰倒而改變說法的。想要證悟大乘真諦之禪和子們!應當直接的截斷彎曲纏繞的種種葛藤而向根源尋覓,這是諸佛世尊親所印可的大乘真諦宗旨;若是要捨本逐末而在經論中的文字言語上面,猶如尋枝摘葉一般的作研究、訓詁,是我永嘉玄覺作不到的事。

摩尼珠、人不識,如來藏裡親收得;六般神用空不空,一顆圓光色非色。
淨五眼、得五力,唯證乃知難可測;鏡裏看形見不難,水中捉月爭拈得?

語譯:經中所說的無價摩尼寶珠,世俗人及佛門未悟、錯悟的人都不能認識祂,若是想要獲得這個無價的摩尼寶珠,只需參禪求證如來藏就行了;當你證悟第八識如來藏時,就從如來藏裡面親自收得摩尼寶珠了。證得如來藏以後來現觀,你就能看到猶如摩尼寶珠一般的如來藏,不但能映現出萬法,而且也常常出生六識而顯現出能見之性、能聞之性……乃至能覺、能知之性等六種神奇作用;這六種性用雖然是緣起而性空的,若是將這六種神用轉而依止及歸屬於常住的如來藏以後,成為如來藏的一部分了,也就成為常住而不空的法性了;然後再來反觀這一顆如來藏寶珠的時候,卻又看到祂如同摩尼寶珠能顯示種種影像一樣,不斷地顯現山河大地、五陰眾生;祂自己雖然不是物質之法,卻又能生種種物質及七識心法,所以當你說祂是色法時,祂卻又不是色法。經由實證如來藏、轉依如來藏而修行,最後一定可以清淨五眼、發起五力;然而這卻是唯證乃知的事,未悟及錯悟的人窮盡意識思惟以後,仍然是很難加以猜測出來的。從鏡子中看到所映現的種種身形的影像並不困難(不落入鏡中影像而直接找到鏡子才是困難的),如同愚癡人一般想要從水中撈到那天上的月亮,要到哪一天才能拿到天上的月亮呢?

常獨行、常獨步,達者同遊涅槃路;調古神清風自高,貌顇骨剛人不顧。
窮釋子、口稱貧,實是身貧道不貧;貧則身常披縷褐,道則心藏無價珍。

語譯:證悟如來藏的人是極稀有的,總是獨行無偶,往往是獨步於人間而難可覓得知音的;只有同樣是已經通達如來藏之人,才能攜手共同遊行於涅槃路上!大凡真悟之菩薩都會轉依如來藏而進修成佛之道,只是如來藏這個曲調太古老了;而證悟如來藏寶珠的人智慧勃發而離愚昧以後,看來是精神清朗的,這樣安住如來藏境界的人所顯現出來的風格自然而然就很清高;縱使沒有珍饈美食,使得色身不壯而瘦削,可是他的風骨卻是高峻的,然而一般人不懂得尊敬這種真悟的菩薩,往往棄之不顧。窮於世間錢財的佛門真正出家僧人,並不貪求錢財,由於一貧如洗的緣故所以嘴裡常常自稱貧道;其實這樣的僧人只是身上貧於錢財罷了,但他在佛法之道其實是廣有法財的,所以這樣自稱貧道的出家僧人其實是一點都不貧!這些在世俗錢財上貧窮的僧人,身上常常只能穿著破爛而有許多布毛的深色僧袍;然而若是說到佛法之道,他的心中其實是收藏著無量的無價法財珍寶。

無價珍、用無盡,利物應機終不悋;三身四智體中圓,八解六通心地印。
上士一決一切了,中下多聞多不信;但自懷中解垢衣,誰能向外誇精進?

語譯:這樣自稱貧道的僧人心中收藏無量的無價佛藏珍寶,永遠也受用不盡!這樣的貧僧可以用這種無價珍寶來利益有緣的人物,可以應機逗教而不會吝惜自己所擁有無價法寶。未來佛地的法身、報身、化身,以及大圓鏡智等四種智慧,都可以在這個如來藏摩尼寶珠中圓滿證得;乃至二乘聖人所證的八解脫與六通,都可以用這個如來藏心的境界來印定(確認其真假)。上品之士經由如來藏寶珠的實證而能夠對真諦獲得決定及了知以後,就可以對一切佛法都同樣獲得決了;可是中根之人及下根之人,越是多聞上根菩薩從如來藏中直接流露而說出來的妙法時,卻是越多的人不能信受。這時候,深悟的菩薩就只能向自己的懷中,解下為眾辛苦而汗污了的僧衣,還有誰能向外面那些愚癡無聞凡夫誇耀自己是何等的精進不懈呢?

從他謗、任他非,把火燒天徒自疲;我聞恰似飲甘露,銷融頓入不思議。
觀惡言、是功德,此即成吾善知識;不因訕謗起冤親,何表無生慈忍力?

語譯:然而證悟者於此三界之中,卻是知音難尋,別人想要怎麼毀謗、怎麼非議,就任由他們去吧!但實相法界的事實卻不因為他們不信的毀謗、非議而消失,那些毀謗與非議,就像高舉火把想要焚燒整個天空一般,最後仍將是自己疲累而徒勞無功,法界實相仍將繼續存在而且並不改變。那些毀謗與非議的言語,我聽了就當作是暢飲甘露一般,當作是逆增上緣,來幫助自己銷融業種,反而頓時更深入如來藏的不可思議境界中。我總是觀察這些凡夫們對我所作的惡言惡語,當作是來幫助我轉化習氣種子的功德法,所以那些對我惡言惡語的人們,就成為我的善知識了。假使不能夠因為那些訕笑與毀謗的因緣,而示現自己不會因此而增加更多的冤家與親屬的人,又如何能表顯出證悟無生的人應有的慈悲力與無生忍之功德力?

宗亦通、說亦通,定慧圓明不滯空;非但我今獨達了,恒沙諸佛體皆同。
師子吼、無畏說,百獸聞之皆腦裂;香象奔波失卻威,天龍寂聽生欣悅。

語譯:由於真實親證如來藏本心的緣故,便能於離言說而證第一義諦的宗門也通達;對於不離言說而教導第一義諦的經教以及為人說法的教門,也都能通達!(因此,每一位證悟者的慧力,都可以使人通達宗門和教門。唯有親證如來藏的人才能通達般若,通達般若的緣故,所以宗門可以通,說門也可以通。)對於禪定的定位以及般若智慧的定位,已經能圓滿而光明地顯現出來,決不耽溺或停滯於斷滅空、頑空的惡見當中!這個如來藏本心法界實相的道理,決非只有今日我永嘉玄覺一個人才能獨自通達與了知,恆河沙數的諸佛所證悟的實體都一樣是這個如來藏,體性完全無二!證悟者為救護走入岐路的眾生而摧邪顯正,所說的殊勝智慧妙理,猶如金毛獅子般無畏的怒吼,這是無所畏懼者所說;一切錯悟者就如同野狐等百獸一般,聽到菩薩說法如同獅子大吼一樣,無不為之腦鳴欲裂!即使是香象聽聞了獅王菩薩的大吼,也是四竄奔逃而盡失原有的威風;可是天人以及龍族若是聽聞到菩薩的獅子吼法音時,卻是安寂坦然而且生起歡喜心而樂於聽聞!

遊江海、涉山川,尋師訪道為參禪;自從認得曹谿路,了知生死不相關。
行亦禪、坐亦禪,語默動靜體安然;縱遇鋒刀常坦坦,假饒毒藥也閑閑。

語譯:回想當初為了尋訪明師,探求心地大道的宗旨,不惜跋涉山川,遍歷江海,一心一意都只為了參禪求悟!自從認得祖祖相傳、心心相印的本來面目,認清了回歸曹谿六祖慧能大師的路途以後,方才了知五陰的生死其實都與如來藏自住的實相境界無干。證悟之後才發現三界萬法一切都歸屬於祂,從此以後走路時也是禪,坐定之時也是禪,而且說不說話、動不動作等一切時中,都可以現前觀察而證實如來藏是從來都不動心的;轉依如來藏這樣的寂靜自性以後,自己也就安然地不再妄自攀緣了。縱然我這五陰身遭遇利刃逼害時,我心中總是一直都很坦然的;假使我這五陰身被人偷偷的下毒謀害,我還是不會怨怪下毒者,心中仍然不覺得這件事情對我是多麼重要底事。

我師得見然燈佛,多劫曾為忍辱仙;幾迴生、幾迴死,生死悠悠無定止。
自從頓悟了無生,於諸榮辱何憂喜?入深山、住蘭若,岑崟幽邃長松下,
優游靜坐野僧家,闃寂安居實蕭灑。

語譯:我的本師 釋迦世尊在遇見 然燈佛時被授記成佛,但是以前悟後多時的生死之中,也曾是多劫修菩薩行的忍辱仙人。回想我永嘉玄覺自己的修行路,一世又一世不斷地生生死死輪迴不已,悠悠忽忽地頭出頭沒已不知有幾多回了,連片刻一時都不曾止息過!一直到頓悟如來藏而體認祂的本來無生以後,對於世間的光榮與屈辱又有什麼值得憂喜與罣礙的呢?這樣證悟無生而轉依了如來藏以後,不管是踏入深山峻谷之中,或者是住在罕無人跡的幽靜野地,或於參天挺拔的松蔭底下修行度日,隨緣放曠悠閒恬適而輕鬆的遊於法海中,有時則是隨意安止山林野居思惟靜坐,這樣住於山野僧家之中安樂寂靜,自辦其道,真的很瀟灑。

覺即了、不施功,一切有為法不同;住相布施生天福,猶如仰箭射虛空。
勢力盡、箭還墜,招得來生不如意;爭似無為實相門,一超直入如來地。

語譯:一旦覺悟如來藏真心的本來無生,開悟明心的事情就了了,悟後不需要施加功行於所悟的心上面,因為一切有為的妄心等七識的法性是不同於真心如來藏的;住於五陰之相而布施植福的人,死後是會生到欲界天中享福,就好像仰頭舉弓向天射箭一般,一旦箭勢衰竭、力量耗盡(天福享盡)了以後,終究必將墜落回地面(終究會下墮);所以天福享完以後,只剩下惡業種子,從天界下墮時將會招得未來世不可愛的果報,產生種種不如意的惡果,怎麼能與頓悟如來藏的實相法門,一下子便得超越而直接進入自心如來勝地的境界相比擬。

博客來網路書店金石堂書局墊腳石書局誠品書局三民書局何嘉仁書局諾貝爾書局
PChome網路書店灰熊愛讀書網路書店......等網路及實體門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