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平實導師

【出版日期】2000年7月

【書號】957-97840-5-1

【開本】32開,464頁

【定價】500元台幣/ 本

  • 書籍簡介

  • 序言

  • 內容試閱

末法怪象—許多修行人自以為悟,每將無念靈知認作真實﹔崇尚二乘法諸師及其徒眾,則將「外於如來藏之緣起性空」—無因論之無常空、斷滅空、一切法空,錯認為 佛所說之般若空性。這兩種現象已於當今海峽兩岸及美加地區之顯密大師之中普遍存在﹔人人自以為悟,心高氣壯,便敢寫書解釋祖師証悟之公案,大多出於意識思維所得,言不及義,錯誤百出,因此誤導廣大佛子同陷大妄語之地獄業中而不能自知。彼等書中所說之悟處,其實處處違背第一義經典之聖言量。彼等諸人不論是否身披袈裟,都非佛法宗門血脈,或雖有禪宗法脈之傳承,亦只具形式﹔猶如螟蛉,非真血脈,未悟得根本真實故。禪子欲知佛、祖之真血脈者,請讀此書,便知分曉。全書464頁,定價500元。

2007年起,凡購買公案拈提第一輯至第七輯,每購一輯公案拈提,皆贈送本公司精制〈超意境〉CD一片,市售價格280元,多購多贈。

自 序

余初無意評論名師,然卻走上評論諸方名師之路;因為諸方名師之法教錯誤極多,處處誤導佛子故。我本無意批判傳統,卻不得不走上批判傳統之路,因為今日傳統佛教已因喪失宗門了義正法之修證實質、而沒落了;徒有只管奉獻、崇拜名師而不知證道為何物之廣大佛子,徒有金碧輝煌之寺院,徒有規模龐大之佛教財團法人資產,徒有遍佈而繁多之佛教弘法表相,徒有認妄為真之各大道場禪修活動,而無了義正法之本質,所以佛教表面興盛,其實 是沒落了!

憶昔初出道時,於諸方大德,不論悟與未悟,悉皆讚歎之,未敢稍貶一詞。乃竟有諸錯悟凡夫,或處心積慮、或隨緣以破余法、顛覆余法,令余弘法以來橫生波折,一再至三,令宗門了義正法之唯一血脈幾如懸絲。距正法滅盡尚有七千餘年,而勢已如此;吾人若再一味退縮,不圖摧邪顯正,則宗門了義正法將於此界永滅,時在不久。有鑑於此,不得不起而奮鬥,拈說諸方邪見,以示正道;得罪諸方名師,俾益佛子。

此前三輯公案拈提,皆不舉示諸方名師姓名等,乃為避免影響彼等名聞利養故。今於此輯起,一改已往,一一舉示姓名書名及其開示出處,其故有四:

一者依著作權法規定,凡引用他人著作言句,必須註明其出處,否則即成違法;余既累世受持菩薩戒,違法之事不應故犯,故今依法一一舉示姓名及出處。

二者前三輯中雖已舉示名師邪見而辨正之,然佛子眾中,十有九人不知此諸邪見究係何人何書所說;雖知其見邪謬,而不知邪見乃是彼師所說;雖知應當遠離邪見,而仍受彼師誤導。而彼師以余書不指陳其姓名故,乃肆無忌憚,執意繼續弘傳常見外道等法,混淆佛法正理,不改邪見;故應舉示名號及出處,令諸志求正法佛子知之。若有佛子知已,仍願繼續受學彼師邪見邪法,余心亦無愧疚,所應為彼作者,余已作故。

三者坊間有謂余所舉示諸多邪見,泰半係屬自己杜撰者;今示出處以明事實,使知余語皆有根據,非空穴來風也。

四者摧邪顯正維護正法,乃證悟佛子無可推卸之責任,一切六迥向位以上菩薩,悉應肩負此責、救護眾生;佛云:「菩薩摩訶薩施聲聞緣覺種種乘時,發恭敬心、尊重心…發解脫一切魔繫縛心、摧滅一切魔軍眾心;不可稱量明淨智慧,善能分別一切諸法,令一切眾生皆成可信第一福田…令一切眾生滅諸惡法、聞佛正法,句身味身悉能受持…令一切眾生常樂如來正教之法,除滅一切九十六種外道邪見…令一切眾生善分別知諸佛正教,悉能守護持佛法者。」若不能爾,坐令眾生修學佛法而受誤導、入外道法,不名慈悲,乃是無慈無悲,即成空發四宏誓願,不名菩薩。

以此四緣,自本輯起,一改已往仁厚於名師之心,轉而仁厚於廣大學人;乃一一舉示引用他文之出處及與姓名,令諸有智學人願意依法不依人者,據以簡別。伏願一切志求證道佛子,悉蒙法益乃至悟入;以此功德迥向正法久住,一切有情法雨均霑同獲其利,宗門血脈源遠流長永無窮盡;今者此書完稿,遂題此書名為《宗門血脈》,因之造序。

時惟公元二000年新春

大乘末法孤子 蕭乎實 敬序於喧囂居

只如居士要他方外相見,問他見不見得到居士真心?則州和尚為什麼不答?這龐居士二度逼問,則州和尚卻仍不答,拋下茶籃子,逕入方丈﹔究竟則州和尚是有答他處﹔是無答他處?若已答,和尚分明未曾道得一言半語;若未答,龐居士卻又作罷,不入方丈逼他答﹔法師還答得麼?若答不得,即不知老趙州意旨,沒有住持「趙州觀音院--今之柏林禪寺」本錢;如何為人說禪?

龐翁在當時中國叢林,辨得許多野狐,個個沒遮掩處,所以聲望極高,諸方老宿聞名驚悚,個個不敢正眼看他,唯除少數証悟之人﹔此回來到則州和尚處,這第二回勘驗人,再三逼問,卻不曉得早已反被則州和尚勘驗去也。且道:什麼處是則州和尚勘破他處?敢問淨慈法師您還道得否?若道不得,且請趕快辟個茶園子,待茶熟時,來函邀余前往河北同摘茶去,屆時法師小心自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