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正覺同修會編譯組

【出版日期】2011年1月1日網路電子版出刊

【定價】免費結緣,提供PDF文件下載

PDF下載訂閱正覺電子報
人間佛教(連載十五)

本期內容: 平實導師悲愍有心學佛者辛苦修學卻一無所成,並詳盡解析當今台灣佛教人間佛教弘法者的心態;因為他們所謂的人間佛教是否定了第八識如來藏而弘揚緣起性空,再以六識論來建立細意識為常住法,又將此錯誤的聲聞教法當作是整個佛教內涵,而排拒實證三乘菩提的大乘勝義菩薩僧。因此,跟隨這些六識論學習人間佛教者,連基本的聲聞初果都無法實證,更不要說實證佛菩提的見道,想想真是令人慨嘆,誠可憐愍!若能以實證如來藏,回歸真正 佛陀本懷之人間佛法,對般若諸經就能貫通,學佛就會有次第、有所成且能很快樂的修學!

平實導師進一步依阿含所說,對「法師」一詞作了極清晰的界定:即是自己能斷我見、我執,也能教他人實證;如果在大乘法,則是自己明心、見性乃至證無生法忍,亦能教人證得;不是因為身穿僧服,現出家相就可以名為法師。所以,能教導大眾否定五陰(特別是粗細意識心)常住的我見,就是聲聞法的法師,名為聲聞僧;在這個基礎上再明心乃至見性等,而能正確演說佛菩提道正法的人,就是大乘法中的法師,名為大乘菩薩僧。平實導師開示學人定要建立這樣的正知見:「只要有正確而且可以實證的法,自證也能教導別人同樣地親證,那就是佛門中的法師。」

接著,平實導師並針對當今台灣佛教的怪象:如一些印順派僧人說:「我們出家人不許看居士寫的書。」等,加以細說其原由;這乃是因為他們落在聲聞崇拜表相聲聞僧依及無法實證八識論正法,所以乾脆加以推翻。而且他們雖然否定大乘,相信大乘非佛說之謬論,又怕他人指責為毀謗賢聖及破法,於是去加以註解他們不信之大乘經論而成為常見、斷見之六識論外道見,來誤導學佛者。所以,如 平實導師文中所勸勉:凡有心學佛的人,不應該認同他們錯誤的觀念,而應該回到大乘法來,將來聲聞實證的法教才不會像現在的南洋佛教一樣失傳了。

誠如 平實導師所說:「法,只要是正確的,是依心而修的,就不必管他是在家或出家了。」修學佛法理應如此,何況諸地菩薩八成以上是現在家相,如善財童子五十三參中只有幾位是出家人,其他都是示現在家相;又如文殊、普賢、觀音、勢至及彌勒菩薩等也是現在家相。也唯有以此正確學習心態才不會與真善知識失之交臂。

中觀金鑑(連載十四)

本期內容:承續前期,正德老師對於應成派中觀以第六意識心為核心,來觀察蘊處界空,來套用為大乘第八識的般若空,他們這種曲解的過失,正德老師做了詳細的剖析與辨正:

宗喀巴及蓮花戒說,意識心在觀察自身及五蘊乃是緣起性空之法時,若能不執著此緣起性空之空相法,若能不分別五蘊及「意識我」有我,認為此時之意識心即已出生無分別智,即是證得勝妙慧,這就是藏傳佛教應成派中觀師所說之般若方便;又宗喀巴認為要「常作如是念」「若法無所有、不可得,是般若波羅蜜。」不需要實證第八識如來藏,只要「思惟」「法無所有、不可得」就是般若智慧;再者,應成派中觀主張的口訣:「攝一切法入心,繼攝心入身,再委身於法界」,教人排除這兩種實法(有色及非色)而修習之,而所傳之口訣有何過失?在本期的中觀金鑑皆有詳盡的分析駁斥。

文中復舉《大般若波羅蜜多經》為證,「…… 若菩薩摩訶薩修行般若波羅蜜多時,離應一切智智心……」,說明真正的般若波羅蜜為何?「應一切智智心」又是什麼?藉此來說明應成派中觀師倘若修行般若波羅蜜多時,離於一切智智心相應之無所得般若方便而落入有所得的粗細意識境界中,未能以現前所領受菩提心如來藏之無得無失為方便善巧,不能如實了知所觀察之眼等內六處空不可得、不空相亦不可得,乃至不能現觀無性自性空與不空相皆不可得,即成為以有所得為方便而修般若者,則不能生起實相般若智慧,必定無法斷我見,必不能取證聲聞解脫道之初果。如是應成派終究不得不建立五陰所攝之細意識生滅法為常住法,以自安心而不離我見,繼續住於凡夫對實相般若的妄想境界中。

意識心本身之種種差別分別,或經作意所棄捨而不予分別之相似無分別,皆非無分別智之智體,意識心實際上是墮於諸蘊、諸處、諸界、緣起等生滅法中,以吾我心安住於色受想行識中,縱然經過思惟觀察而體悟蘊處界空,仍然屬於意識心緣於五取蘊之有所得法,非以如來藏無我、無所得之般若為方便,與實相般若所證之不生不滅法迥異,不能到無生無死之彼岸。故藏傳佛教應成派中觀之意識有所得法,不得稱為般若波羅蜜多,只能稱為無方便。

縱然意識心以其極細之顯境名言分位證得五蘊空、無人我,並且斷除對於五蘊自性之執著而成為阿羅漢,仍然不屬於本來言語道斷之大乘聖者所證無分別相,而應成派在否定如來藏阿賴耶識的前提下,妄想以識陰所攝之意識心修成般若、方廣諸經所說菩提心之無分別相,妄認意識心住於顯境名言之受想分位時即是證得無分別智。如是抱持意識心之吾我心而不知其虛妄性者,都是我見未斷故;必定以五取蘊為我所,必定於五取蘊見我、異我、相在。故學人不可不擦亮眼睛,勘破其以不實佛法迷惑世人的居心!

邪箭囈語(連載十二)

本期內容:如來藏心之圓成實相非如藏傳佛教所言諸法無自性。正元老師先說明何為圓成實相,圓成實的心祂的自體一定是真如性,阿賴耶識心體同時具有「真」「如」兩個體性,雙具有為法性與無為法性是真正的圓成實性。

復舉多識喇嘛扭曲《解深密經》、《楞伽經》經文意思,想要證成其「一切有為法、無為法皆因緣和合之法,離不開相依相對之緣起規律」之邪見,錯把蘊處界一切法緣起性空,皆無自性,當成佛法全部。殊不知二、三轉法輪經典所說乃是在現象界存在的同時,有一不生滅之實相—第八識如來藏心,此心乃藏傳佛教大小喇嘛無力實證之心,故只能以六識論的緣起性空來解釋二、三轉法輪經典,當然必定落入無因唯緣的斷滅見中;多識喇嘛否定第八識實存,卻還援引專講第八識的二、三轉法輪經典來替自己辯護,甚至抨擊 平實導師「將佛陀第二法輪諸法緣起性空教義貶為外道邪說」乃荒唐的行為,正元老師依多識所舉經文一一證明八識論的正理,同時證明多識喇嘛等藏傳佛教為邪說,證明藏傳佛教諸上師、活佛乃是我見未斷的凡夫,真乃愚癡人!最後舉出藏傳佛教「法王」達賴喇嘛一個極其荒謬的論點及一個野蠻又原始的性器官修行方法,請讀者看看「還有比這更荒唐的行為嗎?」

廣論之平議(連載二十三)

本期內容:正雄居士對《廣論》三學依《密宗道次第廣論》加以分析解碼,使有心學佛者能看清《廣論》本質非佛法;文中指出:《廣論》是宗喀巴中抄襲聖 彌勒菩薩諸論中的話,表面看似鏗鏘有聲,符合佛教聖教表相,然而實際上卻是性力派外道之雙身修法的內涵;藏傳佛教之終極核心乃是歸於雙身修法,故宗喀巴在《菩提道次第廣論》是隱說雙身法的,處處用暗語,是不輕易讓想修學密法的人所瞭解,但《菩提道次第廣論》中不公開說明,然而在宗喀巴之《密宗道次第廣論》卻明著說、露骨的說;這也是藏傳佛教喇嘛、上師、活佛、仁波切……等一貫之伎倆,居心極惡,智者豈可信乎!唯有迷信者才會信受!

正雄居士先對宗喀巴認為尋常中士道(指小乘解脫道),不必修學苦集滅道十六有十六相(他認為這是慧學,是大乘所修的)的邪說,加以辯證:不論小乘或大乘行者想要證得解脫,都必須斷見、思惑等煩惱才得解脫;所不同只是大乘行者所證內涵必須再實證第八識如來藏,悟後能夠轉依如來藏來現觀,不同於小乘行者唯依蘊處界而修故。緊接正雄居士,再以《瑜伽師地論》卷34中所提四聖諦正理,加以詳細一一解說,如苦諦有無常行、苦行、空行、無我行。集諦相,有因行、集行、起行、緣行。滅諦相有滅行、靜行、妙行、離行。道諦有道行、如行、行行、出行,使大眾了知 佛所說之四聖諦正理。而藏傳佛教宗喀巴等人弘揚之雙身法樂空雙運,本質上就是貪愛欲界男女淫行的樂觸,正是落在五蘊中,而不是再五蘊上作現觀而知苦、斷集、證滅、修道,因此藏傳佛教的喇嘛們乃是標準的凡夫異生種性,更荒唐的是,宗喀巴主張若不能每天修雙身法即是違犯金剛戒、三昧耶戒,像這樣連二乘聲聞解脫道都無法了知,遑論要證無上大法——佛菩提。

一西所倡「廬山風心開見佛理事一心」的真實面(連載三)

本期內容:承續前期:一西性好以不實的神通異事等言說,來為自己的修行佐證;同時因對真心如來藏的體驗不足,又知道佛性密意,但未能真正眼見,所以無法簡擇經典中「佛性」一詞內涵的差異,卻強作詮釋來證明自己有見性,反而敗闕盡露,現出其體用不明、未真實眼見的狐尾出來;並常自創經文,不實的自吹自擂;卻又否定「內相分」的說法。如此種種不如法的言行,想起以後所將面臨的果報,真叫人為其捏一把冷汗!

信者恆信,不信者恆不信(連載三)

本期內容: 印順是一個自語相違的法師,早先說阿彌陀佛是太陽神崇拜,到善導寺講〈念佛淺說〉時說:「極樂世界是佛說的,為什麼不信?」1980年又改口--阿彌陀佛與一神教的思想相呼應,之後又說極樂淨土與天國思想根本不同,為何如此顛三倒四?他到底相不相信有極樂淨土?從本文三次連載中所舉證印順書中的說法,即可確知,印順只是迫於情勢,表面認可彌陀思想,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呢?如此行徑對佛教界產生什麼影響?又追隨於他的昭慧、證嚴、星雲、聖嚴等人幾十年來的推波助瀾,對整個淨土信仰,又產生什麼不良的連鎖效應?本文深入淺出的剖析,能讓您更深刻瞭解身披僧衣接受供養的印順法師及上述眾法師們,這些獅子身中蟲是如何斲喪佛法根本,如何擊滅單純信眾們續成佛道的最後一絲希望!

救護佛子向正道(連載一) —略論釋印順「生滅即是寂滅」

本期內容:本文旨在論述印順一脈的錯誤思想中心就是:將「緣起論」視為一切現象因緣生滅之原理,也是生命流轉生死的實相,所以將「生滅」當作「寂滅」,有時印順又說生滅的滅與涅槃的寂滅是不一樣的,自相矛盾;本文復論述「意識心」的斷滅何以迥異於不生不滅的如來藏;又駁斥印順執空是起斷見,不能正見中道之理。

緣起性空之法,依如來藏能生萬法之法性而有,此謂之「因待法」,既無有「因」能令蘊處界法依緣而起,尚且沒有一法可言,何來性空之道理?故說緣起性空之法若離法性如來藏,則墮斷滅。

緣起法之所以甚深,是謂緣起法中有「出世間空性」,與緣起法之「諸法空相」並行。此「出世間空性」為無為法,不生不住不異不滅,與有為緣起法之若生若住若異若滅並行,此即如來藏,為緣起法所依之法界實相心。

印順否定第七及第八識,以一切法空解說般若中道,以緣起性空解釋中觀。然有生則必有滅,就成為生滅法,若是滅已,成為空無,而能被名之為涅槃者,是佛所不許,是故阿含經中佛不許焰摩迦比丘說涅槃後為一切法無。佛法落入斷滅空,是乃違背佛所說的「涅槃寂靜」之理,蘊處界滅盡的無餘涅槃中,還獨存一個絕對寂靜的如來藏,祂從來不與六塵相應,故不會生起六塵中的覺觀自性,從來都是離見聞覺知而不生不死,故說「涅槃寂靜」。因此三法印必須依如來藏才能印定,才不會落入印順「斷滅空」的邪見,或落入「離念靈知」的自性見,或墮入其它戲論當中。此正是《中論》偈中所說:「若復見有空,諸佛所不化」之義理,《楞伽經》也說:「彼生滅者是識,不生不滅者是智。」的道理。

印順以般若中觀之名相包裝其斷見本質,否定三乘佛法根本之第八識,令三乘法墮於無因論之本質中,斫喪三乘佛法命脈,必將令佛教成為玄學之教,離於義學之修證,其害極大極深極遠,實佛門內之斷見論者,學人不可不慎思其理論背後所暗藏的居心啊!

425系列──憶臺灣之行

本期內容:「歡迎回家!」這一句話,為內地菩薩的臺灣之行,揭開序幕。四天三夜的正法之行,包含高雄425「穿越時空──超意識」的殊勝法會、高雄講堂的聽受菩薩戒、大溪祖師堂的參拜、直到臺北講堂的受上品菩薩戒;行程雖然緊湊,但是今生能夠第一次親見法身慧命父母──平實導師,親聞 平實導師宣演八識論的法音,親從 平實導師正受千佛大戒,無不令來自內地的菩薩們,心情激盪、感動落淚,更願大陸的因緣早日成熟,迎請平實導師主持正法。孫正安菩薩的平直文筆,深深地呼喚著:願尚在暗夜中漂泊的佛子們,早日回家!

邁向正覺──入正覺的因緣

本期內容:從出生、求學、工作到結婚生子,雖然一路平順,俊廷菩薩仍偶然在歷緣對境時,不免對生存的世界生起疑惑。由於家中同修不斷尋求解脫之道,俊廷菩薩也漸漸從自他的觀察中,感受到人生之苦,並因緣際會進入現代禪,直到李老師往生。遵循李老師遺願學習本願念佛期間,雖然深信唸佛必生極樂,但不知臨終時能否一心不亂,也失望於今生沒有機會證悟解脫。加入正覺同修會之後,上述心事在學習六度波羅蜜、八識論等佛法正知見之下,一掃而空。這一條「唯一的、不能不選擇的不歸路」的心路歷程,且看俊廷菩薩娓娓道來。

佈告欄

1.本會台灣各地講堂2010年下半年禪淨班,已於十月同步開設新班,共修期間:二年六個月(費用全免),各禪淨班開課後三個月內尚可接受報名。

2.菩薩戒布薩、大悲懺法會公告日期,請參見佈告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