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平實導師

【出版日期】2004年9月

【書號】957-41-2143-7

【開本】32開,全書共6章,482頁

【定價】免費結緣(索取方式請參考「讀者服務」)

PDF下載
  • 書 摘

  • 導 讀

  • 序 言

本書以集錦方式,從平實居士所造公案拈提諸書中,選錄約二十則,輯成一書,從結緣書管道流通,藉此利益一般佛子﹔并令久學佛子未曾請購平實導師公案拈提書籍者,得以遠離邪見,增益大乘般若見道之緣。

由星雲法師以常見、斷見外道法,取代臨濟禪宗之勝妙正法故,由星雲法師極力以印順法師之人間佛教邪思而弘傳故,嚴重誤導佛光山數萬信眾走入歧途,大眾支持佛光山星雲法師「弘法」之結果,皆成為破壞佛教正法之共業者。如是佛光山信眾以善心而修善法,結果卻因為護持錯了,護持到破壞正法之星雲法師、印順法師,所以成就破法惡行之罪業,平實目為世間修善之最大冤枉事。佛光山星雲法師復不能自知所言所行實際上皆為破壞正法,不知應速早日彌補悔過,反而變本加厲、恣意破壞正法之弘傳,真可謂其情可憫而其行可伐﹔吾人正應深思熟慮,有以破之、有以救之,故有此書之出版,欲求速疾挽救佛光山四眾弟子及星雲其人。

如來藏者,唯識增上慧學之主體也,亦是一切佛法之主體也,即是古時禪宗祖師證悟時所證之標的,於禪門中多名之為真如心,即是第八識如來藏。然因如來藏勝法即是一切種智之根源,是成佛之依憑,是故意趣甚深,更微妙於般若中觀總相、別相智慧;成佛與否,端視有無如來藏一切種子實證之智慧,是故親證如來藏所得之般若智慧,以及證後深細觀行所得之一切種智,非可初時說之,眾生緣猶未熟故,聞之亦不能解故;由是緣故, 釋迦世尊甫成佛道時,不於初轉法輪之阿含期中為聲聞說之,亦不於二轉法輪之般若期宣揚甚深般若時說之,乃殿後而說,直至第三轉法輪之唯識種智時期方始說之,攝歸第三轉法輪之方廣妙法;此增上慧學者,非未證解如來藏者所能聞而知之故,未證之人臆想亦難知故。由是緣故,唯識經云:「入見菩薩皆名勝者,證阿賴耶故,正為說之。」若無人能證阿賴耶識者,則是緣未熟時, 佛終不為眾生說之。

如窺基大師所云:「如來設教,隨機所宜;機有三品不同,教遂三時亦異。諸異生類無明所盲,起造惑業,迷執有我,於生死海淪沒無依,故 大悲尊初成佛已,仙人鹿苑轉四諦輪,說阿笈摩,除『我有』執,令小根等漸登聖位。彼聞四諦,雖斷我愚,而於諸法迷執實有; 世尊為除彼『法有執』,次於鷲嶺說諸法空,所謂摩訶般若經等,令中根品捨小趣大。彼聞 世尊密義意趣,說『無』破『有』,便撥二諦『性相皆空為無上理』;由斯二聖互執『有、空』,迷謬競興,未契中道。 如來為除此『空、有執』,於第三時演了義教『解深密』等會,說『一切法唯有識』等,心外法無,破初有執,非無內識;遣執皆空,離有無邊,正處中道;於真諦理,悟證有方;於俗諦中,妙能留捨。

既言一切法空:唯識所生,因識而暫有。則知萬法唯是第八阿賴耶、異熟、無垢識所生,即是唯識性與唯識相之妙理;既然萬法皆唯阿賴耶識所生,則知能生七轉識之阿賴耶識即是萬法根源,即是如來藏,即是真如性相所依之理體;則知菩薩所學、所修三大藏教諸法,皆是修證此如來藏法也。如來藏者,《楞伽經》中 佛說即是阿賴耶、異熟、無垢識心體也;由此第八識心體出生萬法故,一切佛法皆攝在其中,故知『菩薩藏』萬法之修證者,皆是修證此第八識阿賴耶、異熟、無垢識所含一切種子也,故知菩薩藏妙法即是阿賴耶、異熟、無垢識所生及所顯之法性也,證得此第八識者即能現觀真如法性而轉依故。若人輕謗阿賴耶識,誣說為生滅法者,即有無量過,即成一切謗法罪中之最重罪,一切謗法之罪無有過之者;如來藏阿賴耶識是一切佛法之根本故,謗阿賴耶識為生滅法者即是破壞如來藏妙法故,即是以想像虛無之法取代真正如來藏妙法故。當知為人明說如來藏所在之密意者即已是虧損法事、虧損如來之重罪,更何況否定如來藏阿賴耶識者?當知否定阿賴耶識者其罪之重無以倫比。

若人因過去世與善知識曾結微小法緣,今世因此得遇善知識之助,親證如來藏阿賴耶識;然因善根尚薄故,復因善知識太過慈悲而令彼輕易悟得時,即因體驗不足故,智慧難以發起,導致心疑不信,別求想像中另一永不可證之法為如來藏、真如,更謗阿賴耶識非是真正之如來藏,即成謗法、毀 佛,其罪更重於 佛世時之出 佛身血,更重於殺害阿羅漢、誹謗賢聖,乃是不通懺悔之無間地獄尤重大罪,諸 佛及諸賢聖皆以第八識心法為師故。是故有智之人,於正法若有所疑者,應以種種聖教多所探究,確認真知聖教密意時;再進一步與授己阿賴耶識正法之上師多作研討,待其不能辨正而確認阿賴耶識為虛妄法時,然後始可定論之。無智之人則勿隨人言語,妄言真假。

有智之人學法之時,皆當戒慎恐懼,謹言慎行,不輕謗於根本上師、亦不輕謗正法。若人外於阿賴耶、異熟、無垢識心體之真如性、相,意欲別求另一如來藏心體者,其所言之如來藏即成想像之如來藏,是名『假如來藏』,尋覓假如來藏者即是妄想邪見者;若人外於阿賴耶、異熟、無垢識心體之真如性、相,意欲別求另一能生第八識心體之真如心者,亦是心外求法者,外於真實心阿賴耶、異熟、無垢識而求佛法故,即成外道邪見。斯等皆是邪見愚痴所攝者,皆非佛門賢聖,學人於此當知。

然亦多諸善根淳熟者,證如來藏阿賴耶識已,心常緬懷傳己勝法之上師,感恩戴德,欲思供養於余者,余皆不受。《雜阿含經》云:「為師者,如師供養;為和尚者,如和尚供養。我今所得,皆沙門瞿曇力,即是我師,我今當以上妙好衣以奉瞿曇。」此是知恩解義者應有之心行,是故供養 本師佛及親教師者,乃是佛弟子之本分。余則緣於往世之願,現在家身於此世,故一向拒絕種種供養,而作如是開示:「護持『空、竟』了義正法者,即是供養平實;此是對平實之無上供養,不需別作任何財利供養。」以余此世已具世財,復又節儉自活,亦有能力行檀,何需受供?復因此世已是第二世現居士身,既為在家菩薩,本不應受供,免去裨販如來之嫌,以免招致信未具足者之誣謗,亦免導致正法受累;此界是堪忍世界故,眾生多屬五濁身命故。然此作為,非是意謂會中學員皆屬不知恩義者,乃是平實之自我設制故;如是一向拒絕受供者,非是矯情,乃是純為正法之長久住世而作考量故。除此以外,亦不從會中受領任何薪資財利:既不過問會中財務會計,亦不經手錢財,不支領任何薪資,至今未曾受領過一分一毫會中錢財;復又出資支持同修會建構講堂、寺院。如是不因弘傳正法之故而受世利,以免眾生因為謗人而謗正法;然而終究不免有人捏造是非,無根誣謗,終究難免五濁惡世之惡行。此是世間法上之事相。

若言法務,間有外人但閱拙著一書之破邪顯正、筆鋒犀利,不閱餘書而解余意;乃至亦有從來未曾閱稍拙著一頁之文,便作謗言:「蕭平實是目空一切者。」然余絕非目空一切者;此謂月溪法師及諸西藏密宗古今諸師,每多狂言「一悟即至佛地,悟後不必再修行」者,窺其所證佛地真如,則只是離念靈知之意識心,仍在常見外道境界,皆未見道而狂言成佛等事,如是方為真狂之人。會外如是,會內亦如是:二○○三年初,我會中退轉於阿賴耶識而不能生忍者,狂言「一悟即可證得佛地真如」,冀以因地此時二障俱重之身心,而悟證三大無數劫後之佛地果德,其言之意則是:一悟即可成佛。以此虛言假語,誑惑無知者,令入彼等邪見中;及至探究其證境,實則退離第七住般若智慧,迴轉於心外求法之常見外道境界中;雖然冠以種種佛法果地名相,以求更高之證量,卻只能返墮意識心之離念靈知境界中,復起常見外道邪見,除此別無他途。

如是迷人、增上慢人,聞余公開破斥彼所證得之佛地真如以後,改言已證初地真如;後又為余所公開破斥,復改言將來半年或一年可證初地真如;復為余所公開破斥故,又改言未來一大阿僧祇劫以後可證初地真如,始終不能於阿賴耶識生起忍法,是名退失大乘本來無生之「」。如是迷人、慢人,退失真正之佛菩提,而復數易其見、數改其言,不能始終如一,乃竟輕易論謗「真悟、得忍」之賢聖為大妄語,乃是其心顛倒之人,如斯等人方是目空一切者。彼等縱使已經改言「一悟即入初地」,改言「我今全部歸零,從頭開始修行,只是凡夫」,然而先時已公開倡言證得佛地真如、初地真如,大妄語業已經成就,至今未曾公開懺悔,未曾得見好相;復又不肯遵照 佛所說之七住位所證阿賴耶三昧安住,不肯依照 佛囑而次第進修佛菩提道,欲求一悟成佛,方是目空一切者。

余則常常破斥彼諸「目空一切」者,令大眾及諸名師回歸佛道次第,按部就班如實修行;亦常自謙未成佛道,常言離佛尚遙,見 佛聖像時每生慚恥,自覺污穢淺薄,比之於倡言「一悟即至佛地」者,比之於狂言「現在即可證得佛地真如」者,實是如實自守者,云何可以誣余為「目空一切者」?故知彼諸責余為目空一切之人,以未悟之身、退轉之身妄責於我,方是真正「目空一切者」;彼等本無絲毫可以責人之立場,亦無絲毫可以責人之證量憑藉,而大膽妄責親證實相之人,正應以之責備自身,方是真正目空一切之人也;否定阿賴耶識,謗非如來藏者,即是凡夫人故,已退失大乘見道之無生忍故。

如是,否定阿賴耶識者即是否定如來藏者,否定如來藏正法者即是誹謗方廣正法者,即是誹謗菩薩藏者,即是一闡提人,菩薩藏之全部內涵即是如來藏阿賴耶識心故。故說否定真正如來藏法阿賴耶識者,即是毀破最重戒之人,即是無根誹謗方廣聖典之人,無比慈悲之 彌陀世尊亦不願攝受之,絕無可能往生極樂世界,絕難冀望得離多劫尤重純苦之地獄長劫重罪果報,難可脫離地獄報後之餓鬼道與畜生道之數十劫餘報;方廣諸經所說如來藏者即是阿賴耶識故, 佛於經中明說阿賴耶識即是如來藏故;毀壞大乘方廣正法之人,乃是極慈極悲之 彌陀世尊都不願攝受之斷善根人故,是故捨壽後唯有下墮無間地獄、長劫忍受尤重純苦一途,別無他途;唯除改以大心,盡形壽大力護持阿賴耶、異熟、無垢識正法,以如是盡力護持正法之功德,迴向滅罪消愆,並加以多年日日殷重懺悔,捨壽之前得見好相者,方得免墮地獄而失人身、輪轉三途。

緣有法蓮法師、悟觀法師(紫蓮心海)二人,從余受法,證得阿賴耶識已,卻因智淺障重故,亦因未除聲聞種性心態故,受余弟子楊先生之私心蠱惑,出書公開妄誣阿賴耶識心體是生滅法;恣意否定阿賴耶識,妄謂阿賴耶識不是如來藏;別行施設,妄言阿賴耶識心體之外、之上,別有另一如來藏,即成想像之如來藏;想像之如來藏,即是『假如來藏』,乃是妄想法。彼法蓮法師被余弟子楊先生所矇蔽及利用,如是公開否定之後,又將楊先生所提供之斷章取義經文及謬解,大膽印書流通、公開否定真正之如來藏阿賴耶識,對 世尊正教造成極大傷害,成為當時台灣佛教界所共囑目而不敢張揚、不敢隨其言語、同皆靜觀其變之事件,乃有正覺同修會台南共修處已悟如來藏而漸生起般若實智之老學員,相聚探究阿賴耶識心體是否真為如來藏;並於探究確定之後,為護正法故自動組成法義辨正組,繕書回應以辨正之,消除法蓮師等二人為佛教正法弘傳所帶來之負面損害,故有《辨唯識性相》及《假如來藏》二書至今尚在流通,以利佛教界今、後諸大法師與廣大學人。

然而法蓮法師及紫蓮心海比丘,大膽出書否定阿賴耶、異熟、無垢識為生滅法,固然已經成就誹謗大乘方廣正法之大惡業;然而彼二法師於佛教界,可謂人微言輕;於佛教正法之傷害雖已造成,終究仍未造成對佛教正法之極大傷害。而藏身於幕後,慫恿法蓮師二人具名出書破法、又慫恿慧廣法師造文破法之楊先生等人,則坐收漁人之利,至今仍然逃避世間言責及破法之責,仍然不敢將其立論及申論書之以文、梓行天下,繼續藏身幕後而謗正法;然因不能以書籍闡揚故,如今唯能在隨彼聞法之僅餘二、三十人中,有志一同而且痛苦地繼續撐持局面,終究不能對今時佛教界產生負面及長遠之影響,是故今時對於 世尊正教已經無足為患。而其世間言責,固然由於藏身幕後而得免之,然而謗法及謗賢聖之業行已然成就,業種已經深藏其阿賴耶識心田之中,牢不可拔,捨壽之後欲待如何面對 世尊?將欲如何承受業果?

然而數十年來,印順法師倡導人間佛教邪思,排斥太虛法師所倡導之人生佛教,方是對佛教之更大傷害,亦是更為深入而長遠之傷害。人間佛教排斥西方極樂世界 阿彌陀佛故,排斥東方琉璃世界 藥師佛故,排斥娑婆世界天界之佛教故,不承認當來下生 彌勒尊佛尚在兜率天住持正法故,不承認色究竟天尚有 盧舍那佛正在宣說一切種智勝法故;其人間佛教之理念,說此等天界及他方世界之佛教為都不存在之佛教,特意侷限佛教於此娑婆世界中之地球一隅,是故印順法師於一九九八年以《淨土與禪》一書,將大乘經中之二大淨土法門,謗為娑婆世界太陽崇拜之淨化,謗為娑婆世界天界十二星宿崇拜之淨化;主張唯有此方世界之人間確實有佛法與佛教存在,他方世界皆無佛教,否定大乘經中 佛說十方世界實有佛教之聖教(詳見《如何契入念佛法門》書末舉證)

又主張娑婆世界中唯有此一地球人間有佛教,對於經中所說娑婆世界中之天界色究竟天 盧舍那佛正在宣揚一切種智妙法,及兜率陀天彌勒內院當來下生 彌勒尊佛正在說諸種智妙法,印順法師等人所倡導之人間佛教,對此悉不承認,高倡唯有人間方有佛教之邪說,全違印順之師太虛法師所主張人生佛教之正理。印順法師之人間佛教,不承認有他方世界佛教,不承認有天界之佛教弘傳,侷限佛教於此娑婆世界之人間地球一隅,故說今時破壞佛教最嚴重、最深遠者,乃是印順法師之邪說也。

更有甚者,謂印順法師隨順西洋一神教信徒之教授所說,隨順日本一分立足於日本佛教而排斥正統佛教之佛學研究者所說「大乘非佛說」之虛妄考證,隨順彼等日本狂妄心態之否定如來藏妙法者之謬論,而以西藏密宗黃教應成派中觀之無因論、兔無角論之惡取空邪見,大膽取代 佛之般若正法,故將般若定位為性空唯名之虛相法,令般若實相正義成為戲論。

又大膽否定如來藏妙法,妄說「如來不滅」是印土古時外道之本有思想,妄說「實無如來藏」,妄謗阿賴耶識為假名施設之法,實無阿賴耶識;又謗阿賴耶識為具有六塵中之知覺體性之心,妄謗阿賴耶識之體性同於意識覺知心;又於書中處處暗示:大乘經非是 佛說。謗為 佛滅後之大乘法師們所創造者,絕不相信第三轉法輪 佛說諸經為真實法;由是緣故,更就此等邪見而廣造《妙雲集、華雨集、如來藏之研究、性空學探源、印度佛教思想史…》等四十餘冊之邪見書籍,於數十年中廣為流通,廣為誤導學人,因此而成為古今破法之集大成者,成為最大破法者;如來藏——阿賴耶、異熟、無垢識——正是萬法之本源故,真如亦是此識所顯示之真實如如性相故;離此,則萬法與真如尚不能生起、尚不能存在、尚不能顯示,何況能有出三界之二乘解脫道法義?何況能有世、出世間實相之大乘佛菩提道義理?何況能有成佛之道?由是故說,印順法師是現代佛教中破法最嚴重之人也。

而此世界全球佛教中,正在大力支持印順法師邪說,以滅佛教勝妙正法,並且最有力量支持印順邪見之人,乃是星雲法師。彼星雲法師極力弘傳印順之人間佛教邪思,以破佛教正法;以印順所倡導之意識心,取代臨濟正宗所弘揚之第八識如來藏正法。非唯如此,亦復推廣藏密之邪見、邪修法門,二十年來與藏密邪知邪見之喇嘛輩,與藏密推廣男女合修邪淫法門之喇嘛輩過從甚密,乃是最支持藏密雙身貪淫邪教及支持印順惡取空邪法之最有力者,乃是大力支持藏密及印順之共同破法者。

佛光山星雲法師乃是臨濟禪宗之傳承者,本應極力弘傳禪宗臨濟義玄祖師所遺傳之證悟如來藏法門,然而星雲法師卻一心一意繼承印順所弘傳之西藏密宗黃教應成派中觀邪見,以印順之斷滅見、以印順之無因論緣起性空妄法,及以印順意識心境界取代勝妙無比之臨濟宗門如來藏法;復恐墮於斷滅見之譏,再以意識心之離念靈知境界、一念不生之靈知境界,妄稱為實證真如心體,藉以取代臨濟義玄祖師所證悟之離見聞覺知如來藏妙法,如是以常見及斷見外道法取代佛教如來藏正法,高唱印順法師破壞正法之人間佛教意旨是正法而大力推廣之,乃是破壞佛教正法之實行者也。

由星雲法師以常見、斷見外道法,取代臨濟禪宗之勝妙正法故,由星雲法師極力以印順法師之人間佛教邪思而弘傳故,嚴重誤導佛光山數萬信眾走入歧途,大眾支持佛光山星雲法師「弘法」之結果,皆成為破壞佛教正法之共業者。如是佛光山信眾以善心而修善法,結果卻因為護持錯了,護持到破壞正法之星雲法師、印順法師,所以成就破法惡行之罪業,平實目為世間修善之最大冤枉事。佛光山星雲法師復不能自知所言所行實際上皆為破壞正法,不知應速早日彌補悔過,反而變本加厲、恣意破壞正法之弘傳,真可謂其情可憫而其行可伐;吾人正應深思熟慮,有以破之、有以救之,故有此書之出版,欲求速疾挽救佛光山四眾弟子及星雲其人。

云何名此書為《普門自在》?謂如來藏妙法,乃是普門自在之勝法,於一切眾生家宅之中,普門皆具,無一門戶無之;於古今佛教各大教派中,亦皆恆時自己已在;亦於一切外道門中,無一家一戶而無此如來藏妙法,所異者唯在能不能證得爾。乃至印順法師與星雲法師二人,正當極力否定如來藏時,其如來藏依舊離言、離知、離塵而自在運作於彼身中,不論印順與星雲是否承認其存在,皆是本已自己存在,本性清淨,非從修得,非依緣生;正當彼等二人極力否定自心如來(如來藏)時,其自心如來(如來藏)依舊秉其清淨無瞋自性,自在運行於彼二人身中,不因彼二人之否定而有異行、異性。由如來藏有此普門示現之奇特性故,說如來藏是普門自在之絕妙好心,故說如來藏是普門自在之心。

由是緣故,二○○三年末出版《入不二門》,將拙著諸輯公案拈提中之部份公案,以集錦之方式出版為結緣書,欲冀佛光山星雲法師及四眾學人普能知之,急速反省自己所行所言,知所進退。為竟其功,今復以《普門自在》一書,仍以公案拈提集錦之方式,再集十七則成書,而與大眾免費結緣以流通之,冀能挽救更多佛光山四眾弟子,以免佛光山四眾弟子共成破法重業時,猶以為自己正在護持正法;以免捨壽時屆、方知己謬,卻是補救無門,為時已晚,豈不哀哉!

由是緣故今時出版此書,即以敘述緣起,以代序文,即名此書為《普門自在》,欲望佛門四眾弟子,悉得因此一書之廣為流通,普得同閱,因此皆得入處,發起大乘本來無生之忍,平實伏願佛教界四眾弟子,因此一書而普門皆能獲得自在故;維護臨濟宗門之如來藏勝妙正法,是所有佛弟子所應優先造作之大善業故,普願佛門四眾弟子悉皆隨喜,共同成就善護正法之大功德。

佛子 平 實 謹序

公元二○○四年仲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