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正安 法師

【出版日期】2004年4月

【書號】978-986-904-487-5

【開本】32開,全書共13章,503頁

【定價】免費結緣(索取方式請參考「讀者服務」)

上集PDF下載 下集PDF下載
  • 書 摘

  • 導 讀

  • 序 言

  • 詳細資料

本書針對藏密喇嘛之誹謗正法而作法義辨正,表顯索達吉之說法是真正之邪說﹔藉此法義辨正,能顯示藏密之邪再污穢及破法本質,能救廣大西藏密宗信徒遠離邪見、邪修、邪命、邪志,返歸佛教原本清淨、究竟之法教,此書能普遍建立學人對於佛菩提之正知與正見,真正學佛者皆應細讀之。

西藏一開始就接受的佛法教義,并不是顯教的真正佛法,而是印度密教的密續(文成公主與金城公主所傳入的像法佛教,於八世紀初的佛苯斗爭中,已經毀於西藏當地苯教徒手中)。是故,西藏密教與印度密教皆是源於非佛法的後來興起的金剛乘,印度密教與西藏密教都不是佛教佛法,都是屬於附佛教佛法的外道宗教,滲透入佛教中,假借佛教僧人表相與佛教法義名相,冒充是佛教。因此索達吉堪布所說:「當印度遭受回教軍隊入侵時,無論大乘、小乘還是金剛乘均共同遭遇到毀滅性的打擊,絕不是密宗先把其餘宗派統統吃掉,然後才引狼入室、導致佛教徹底被外道消滅。」則顯然的是不懂歷史之人所說的不如實語……

密教的本質並不是佛教,密教是一種混合性的、同於民間信仰的宗教,此是學術界與佛門內「理、事親證」之智者所得之結論。密教的本質其實是類似一貫道的宗教,但一貫道收納了中國儒家的思想和道教思想、以及民間信仰的鬼神道、天道思想,也收納了一神教的基督教思想,希望融五家於一爐、一以貫之,只是未能成功,也永無成功之日,終究不能以一法而貫通之。密教的特性與此相同,雖無野心要融合五教,卻有野心取代佛教;演變成為密教的過程則是:古時印度的佛教僧人無智,希望藉著印度教中鬼神的功能來維持佛教的生存,而漸漸的被印度教的性力派思想所誘惑、所滲透,結果是自己被印度教的性力派思想同化了;而密教後來的作為則是索隱行怪地收納古時印度教中的所有思想及性力派的全部邪思謬想,而以佛教中的佛菩薩名義作為所信奉的鬼神之名,並且以佛教中的法門名相、果位名相,來代替他們得自外道的種種理論與性力派境界的行門,如此冠以佛教的外衣、法相、果位,混充為佛教僧人、佛教法門、佛教果位,以此手段而在佛教徒不知不覺之間和平地取代原有的佛教,而繼續維持著佛教的表相,讓一般佛弟子信以為真,誤以為密教真的是佛教而隨之修學,他們便可以因此而和平地接管佛教。(編案:作者在此書中所說之密教,特指西藏密宗假名佛教,非指日本東密或唐密。全書所說密教,意皆如是。)

今有不知密教本質與內涵的密教上師索達吉堪布,造文《破除邪說論》,想要與顯教佛法一爭法統:欲與 佛諍、欲與法諍、欲與勝義僧諍。縱觀其文,其說正是不如理的邪說論,卻敢於跟諸 佛菩薩語聖言量聖教量諍,顛倒誣蔑勝義菩薩僧之法教為邪說,更顯末法時期,無明眾生破壞佛法的嚴重情況。

末法時期,佛弟子若非乘願再來之祖師,想要對於佛教的三乘法義及佛法的修學次第有明確的瞭解,沒有大善知識的引導,是分辨不清、無力通達、不能了知佛道次第的。絕大多數的學人對於佛門內分為顯教與密教、宗門與教門、中觀與唯識、淨土與禪宗,更有西藏密教所提倡的最深秘密修法,說能夠讓人於一生之內就能修證成佛的理論,如此諸多的法門感到不解、茫無頭緒,與無所適從,不知道應該要如何開始修學佛法。對於佛法,感覺自己好像已經知道了不少,可是更常感覺到的是,自己其實並不知道佛法到底是什麼。筆者相信如今不少的佛教界學人一定會有如此的疑問:既然說禪宗能夠讓人速入佛法大海,為什麼卻又說所有的法門最後皆是會歸於淨土法門?對此迷惑不解。因此,仔細想來,自己到底要修學那一個法門比較好呢?想要修學禪宗得一個開悟,可是又怕自己不是上根人,會浪費一生,更怕因此會去不了極樂世界,因此又想乾脆專修淨土法門,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就好了。可是心中到底還是不甘心。

行門如是,教理方面亦復如是,學了不少的佛法名相,知道了佛門內的大乘法分為中觀論與唯識論兩個大派別。可是心裡面真的弄不清楚,既然說 龍樹菩薩的中觀正見是絕對沒有錯的正法,那麼為什麼由 彌勒等覺菩薩所傳授的唯識宗會被西藏密教認為是不了義的方便法呢? 彌勒等覺菩薩和三地的無著菩薩,證量不是遠高於初地的 龍樹菩薩嗎?怎麼會去專弘層次較低的唯識佛法?等覺菩薩所弘的唯識一切種智又怎麼會比初地菩薩所弘的中觀更低呢?而一切種智能使人成為究竟佛,中觀卻不能使人成為究竟佛,密教卻說中觀勝過唯識,卻說唯識是方便法,這又是什麼道理呢?能符合佛教法理嗎?密教的中觀佛法(不是顯教的中觀佛法)講一切法性空,一切法無自性,落在斷滅見的本質中,與佛教中的真正中觀不同;而且,唯識佛法講的是八識心王的一切法「空性」義,講的是一切法唯心所生--萬法唯識--萬法都是第八識所生、所顯,才能符合佛法正義;對於密教的中觀與顯教的唯識,感到彼此之間似乎有很大的差異性,不知道要如何會通;又,唯識宗所傳授的法義似乎跟我們的色身有很大的關係,那麼說起來,難道研究我們的色身就是在研究佛法嗎?佛法不是念佛、念法、念僧嗎?佛法不是無我、成、住、壞、空嗎?不是講三界唯心、萬法唯識嗎?唯識一切種智佛法不是醫學啊!怎麼會跟研究我們的色身有關係呢?又怎麼會跟宇宙世界山河大地有關係呢?這都會使人產生疑惑,都應該加以探究。

對於宗門方面,修學禪宗追求證悟則要參公案。但心裡面也會懷疑,參公案似乎與念佛、念法、念僧無關啊!參公案也沒有修學佛教法義啊!因為參禪好像沒有在做佛法的正修行功課,似乎與學佛無關,因此心上感到不是很踏實;而禪宗證悟後的祖師們,更常常訶佛罵祖,這到底又是怎麼一回事?始終弄不清楚,又不太敢嘗試,因為沒膽子跟著訶佛罵祖,怕會成就共業而下地獄去。

最後,竟然還有一個西藏密宗,標榜即生成佛,一生就能夠修至佛地,不用三大阿增祇劫。這是很有吸引力的廣告,不得不去探究一下。卻發覺修這個密法要花很多錢:要大力供養上師、要布置華麗的檀城,還要購買密教法器、唐卡、雙身交合的佛像、密教護法神像等等很花錢的東西。而且還發現密教的密續「經論」所說最後必定要修的雙身法男女交合的教義怪怪的,可是密教上師言之鑿鑿,宣傳這些法義是 世尊所親傳,也說「佛經」裡面更有記載:是最有福分的人,才能修學的法門。但在不具揀擇、分辨正邪知見的情況下,又不敢妄自開口評斷,以免誹謗三寶,犯下重罪。如是諸多疑問,卻是找不到人能夠解答;而已經知道密教本質的修行人,誰都不願去捅這個大馬蜂窩;也沒有能力對密教所說的中觀見的邪謬處加以條分縷析的辨正,也沒有能力對「雙身法與佛法完全無關」的正理加以深入的剖析與辨正,所以就沒有人敢公開的剖析。因為密教在宗教界的勢力極大,得罪了密教,必定遭受圍剿,但是卻不會有人敢在實際上或道義上,給與暗中或公開的支持;因為密教的勢力已經滲入顯教某些大道場了,已經得到某些顯教大道場的支持了。

平實導師此世秉持著菩薩道的自利利他慈悲願行,遵循 世尊指示,再次受生於人間,利益此娑婆世界的有緣眾生,實在是我們莫大的幸福。 導師不僅將正確的佛之法教傳授給我們,解答了以上的種種佛法疑問,提昇了整體佛教界的知見水平,更為我們鋪設好了一步步確實可行的佛道次地,讓我們能夠依之修學,親悟實相,次第增上。學人如果精進努力、兼有福德,依 平實導師之教導,精進如實的進修,一世要修證進入初地,更是不無可能。像 導師這樣的大善知識,一般的學人是很難遇上的。如今有這種證量甚高的大善知識住世,這實在是我們中國人的大福報。我們應當知道要把握如此的機緣,勿令錯失。《大方廣佛華嚴經》佛云:「善知識者,猶如大船,超過生死至彼岸故;善知識者,如如意珠,能令所願皆圓滿故;善知識者,能為救護,於諸惡道救眾生故;善知識者,為先導相,修佛十八不共法故;善知識者,如莊嚴具,莊嚴一切淨法身故。」「善知識者,住真實道,一切二乘不能知故;善知識者,得無盡辯,能說如實知見體故。

然而,就如祖師們所說的話語,大善知識住世,能大利益於眾生;然而,對於福德不堪任者,亦會令其速入塗炭;也就是說,有人不信大善知識是真的大善知識,或者因為顧慮一世的名聞而故意誹謗大善知識,成就了謗法、謗勝義僧的地獄業。密教學人索達吉堪布者(編案:堪布一名是音譯,意為住持),因為福德因緣不具足的緣故,不肯信受 導師所說極為平實而深妙之佛教正法,復又迷信密教密續所高推之虛妄證量,復又為顯己宗高明,恣意隨著密教古時未悟的狂妄祖師誹謗三寶,在網路上與刊物上說言:「金剛乘的密法是佛法,而且是頂乘佛法。」以密教外道法的本質而如此貶抑顯教是低於密教的法。又常常說:「一切佛菩薩莫不如是,當他們化現為旁生、屠夫、妓女時,其所作所為不僅與佛法毫不沾邊,更明顯違背戒律規則。」如此違背佛法正義、違背佛教戒律、貪著五欲的人,又是不能斷除我見的凡夫密教祖師,竟然可以說是佛菩薩的化現;如是之人,自詡為佛教弟子,所做所為在表面上看起來是在弘揚佛教、護持正法,但實際上卻是在從事破壞正法、毀壞佛教的惡行。然而,如果深究起來,索達吉堪布與當代諸多密教上師與學人,亦全部都是受害者;他們全都中了密教前輩祖師,包括蓮花生、月稱、寂天、阿底峽、宗喀巴與達賴喇嘛等人,不如實不如理的虛妄言教的毒藥,才會千百年來,有諸多的西藏佛法修行人都無實證;迷信於荒誕不經的神奇鬼怪荒謬傳說,信受了虛幻的邪謬鬼神信仰,把外道鬼神當作佛菩薩,以訛傳訛,都不自知,更令一生所有修證結果付之流水,都無實義,誠可憐憫;這些上師與學人,急需佛教正法的救護。

筆者才學俱薄,修學時日尚淺,有幸跟隨 平實導師修學佛法,實是三生有幸。由初始之不知佛法真義,至能夠稍稍通達般若,如今能夠少分護持正法、分別正邪,皆是 正覺同修會內 導師與諸多 親教師們的教育引導之恩有以致之。今奉 師命,回復解答索達吉堪布對於顯教所提出的諸多疑問:包括了密教非佛教的傳承由來歷史依據、密教諸多祖師上至蓮花生、蓮花戒、月稱、寂天、阿底峽、龍欽巴、中及宗喀巴,近至當今的十四世達賴喇嘛等人所說密教法義的言不及義處、密教轉生串習制度的虛妄處、無上瑜伽樂空雙運的雙身法邪謬荒誕處、密法虹光身成就的無義處,與密教根本三經《大日經》、《金剛頂經》、《蘇悉地經》是偽造佛經的由來依據,以及密教興而佛教亡的歷史事實與法教事實依據;也包括:蓮花生不可能由蓮花所化生的正義、宗喀巴不是 世尊所預記的 文殊菩薩轉世之人、中國大藏經為何會收入密教密續的原因…等等的問題。

索達吉堪布所提出的這些諸多的質疑,大多圍繞在三界內事相上的有為法,然而,如果學人能夠經由了知密教在事相上的荒誕,掀開了它的鬼神崇拜本質神秘虛妄面紗,學人在佛法的修學上,就不會走錯路,不會誤入險坑;另外一方面,索達吉堪布也提到了有關於密教觀想懺罪積福的正訛問題、夢中定中觀見往世修行的眠夢問題、般若中觀的正義問題、中關與唯識孰為了義的問題,以及密教看第八識如來藏存有與否的問題。如是這些問題,筆者身為 佛法學人,一為領受 師命,二為自利也為利他,三為彰顯正法,因此筆者雖然不才,敢於領命,為護持正法勉力而為,還望諸多先進長輩能夠與以提攜、不吝指教。

希冀此舉能夠使佛教界對於密教非佛教的本質,能夠有更多一層的瞭解,更希望所有的密教學人應當要正視密教本質上不是佛教這一歷史事實與教理事實,然後能夠速做規劃,脫離密教密續,回歸顯教 佛之正法。如此一來,修學佛法必定能夠有所成就,不致虛度一生,不會再隨著密教造作毀壞佛教正法的無間地獄業。

  • 全集【出版日期】2008年03月【書號】957-41-1712-X
  • 上集【出版日期】2015年11月 電子書初版【書號】978-986-904-487-5
  • 下集【出版日期】2016年01月 電子書初版【書號】978-986-904-489-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