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分享 twitter分享 google分享

本書作者藉兄弟之間信件往來論義,略述佛法大義;並以多篇短文辨義,舉出釋印順對佛法的無量誤解證據,並一一給予簡單而清晰的辨正,令人一讀即知。久讀、多讀之後即能認清楚釋印順的六識論見解,與真實佛法之牴觸是多麼嚴重;於是在久讀、多讀之後,於不知不覺之間提升了對佛法的極深入理解,正知正見就在不知不覺間建立起來了。當三乘佛法的正知見建立起來之後,對於三乘菩提的見道條件便將隨之具足,於是聲聞解脫道的見道也就水到渠成;接著大乘見道的因緣也將次第成熟,未來自然也會有親見大乘菩提之道的因緣,悟入大乘實相般若也將自然成功,自能通達般若系列諸經而成實義菩薩。作者居住於南投縣霧峰鄉,自喻見道之後不復再見霧峰之霧,故鄉原野美景一一明見,於是立此書名為《霧峰無霧》;讀者若欲撥霧見月,可以此書為緣。

霧峰無霧

《霧峰無霧─給哥哥的信》
250元臺幣/ 輯

由於對佛法的喜愛,我的一生拜過許多師父,其中如證法師對我關愛有加,特地買了一套《妙雲集》送我,叫我努力拜讀,將來於佛法就能通達。他對我的期望是很高的,但我卻覺得自己很笨,《妙雲集》一直都讀不懂,裏面每一本書我都只翻了前面幾頁,因為看不懂,所以不想閱讀,因此幾十年來整套書都還很新。等到來正覺同修會的時候,聽說有人要《妙雲集》,我迫不及待地把整套書都奉上;把它送走後心中覺得很輕鬆,感覺非常愉快;畢竟讀不懂,也不想讀的東西,留著無用。沒想到快樂沒多久,聽說要破邪顯正救護學人,我得要去研究《妙雲集》到底有沒有錯?錯在哪裡?這就好像你最不喜歡吃的東西,偏偏要你把它吃完一般;最不想讀的書,想不到最後還是要讀,於是硬著頭皮努力讀它;由於證悟般若的緣故,現在我終於讀懂了──原來《妙雲集》有很多重要法義都說錯了,而且是非常嚴重的錯誤;如果不改正,整個佛教正法將被《妙雲集》的歪理連根拔起而推翻,問題不可謂不嚴重。但是這種佛教的危機,除了 平實導師獨具慧眼、法眼,一眼看出其居心叵測的企圖心之外,似乎佛教界渾然不知,一片佛法興旺的太平景象;可見佛教界對邪魔外道錯誤知見的入侵毫無警覺性,對 世尊說後世有人會進入佛門,身穿僧衣吃如來食而破壞佛法的行徑,渾然不覺,實在可怕。

  

如證法師對佛教的認知也跟時下僧人一般,認為西藏密宗也是佛教,而且認為它超越顯教,所以他去世之前說我跟密宗有緣,以後也要去學密法。於是我也乖乖的聽話去學密宗,當第一位上師死了之後,我就去找第二位學,第二位上師死了就去找第三位;這些漢人的上師死了就去找西藏上師,也是同樣的死了就去再找下一位;於是紅教上師死了,就去找黃教的;黃教上師死了,又去找白教、花教等;當時並沒有覺得有什麼奇怪,直到有人問我「到底跟幾位上師學法」的時候,我屈指一算,才知道我拜過的上師死了八位。他們對我說:「你不要再去拜上師了,這些上師都被你拜死了。」我當然不相信有這回事,因為我是誠心來學 阿彌陀佛長壽密法的。

  

從密宗的所謂顯教法義來看釋印順著作,就知道《妙雲集》的錯誤都是被密宗誤導的;只要佛教有的東西,密宗也都有,但是內容都不一樣;譬如正統佛教有「如來藏」,密宗也有如來藏,但它的如來藏是中脈裡面的明點,不是佛法所說的第八識。佛法講八識,密宗也有八識,密宗講的是「第七意識、第八意識」。佛法有無上瑜伽,密宗也有無上瑜伽,但密宗的無上瑜伽是雙身法,不是正統佛教說的「與無上解脫的佛地功德相應」。佛教有佛,密宗也有佛;佛教之佛是男性,其實就是中性身,因為是馬陰藏相,已經遠離男女之欲貪;但是密宗的佛有佛父、佛母,根本就未離欲界,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密宗的「佛」不是佛教之佛,可是有誰敢一語道破?

  

由於正統佛教的容忍,才會使得密教得寸進尺,想要像天竺時代一樣併吞佛教而後快。若想要佛教不滅亡,就要如古德所說的:「若非破邪,無以顯正。」所以破邪是顯正的最好方法,雙具破邪、顯正則是護持佛教正法最好的方法。有人以為這種方法不夠圓融,須知正邪不能兩立,猶如白天與黑夜不能並存。只要黑夜不說:「我的黑暗叫作白天。」那就無妨各自運行。今天,密宗從裡到外都不是佛教,卻打著「藏傳佛教」的招牌冒充佛教,還凌駕於正統佛教之上;入篡佛教正統以後還打壓正統佛教,想要全面取而代之,重新再來一遍「密教興而佛教亡」的天竺故事,當然應該把真相說清楚、講明白,看看密宗到底是不是佛教?不是佛教而公然宣稱它是佛教,這是欺瞞社會大眾的行為,乃天地所不容。黃金就是黃金,黃銅就是黃銅;有人要買黃金,有人想要黃銅,這個我們都尊重,但就是不可以把黃銅騙人家說:「這就是黃金。」耍詐騙集團技倆的人,以為有眾多人把黃銅稱為黃金,則黃金就會被貶作是黃銅。末學拙筆為文,不求風流雅緻飄逸,直言而不修飾,純依自己的性情秉筆直宣,只是要人認清黃銅絕對不是黃金,如此而已,是為序。

佛弟子 游宗明 謹序
公元二○一二年十月五日

  • 摘錄1

  • 摘錄2

  • 摘錄3

哥哥如晤:

  

台灣最近是有點熱,不過若到日月潭去,在潭邊步道吹風還頗涼爽,昔日兄返台時帶您去玩的文武廟,人潮洶湧,大陸來的、日本來的遊客都有,我常到那裡去放書跟大家結緣,順便到潭邊步道走一走感覺還不錯。因為要送書與人結緣,所以城市鄉村乃至天邊海角偏遠地區,我帶著一家人到處跑,由於這幾年只有星期日下午半天時間,所以只跑一百到一百五十公里的範圍,在那裡忙得不亦樂乎;這也是拜台灣高速公路發達之賜,沒有這樣跑,我還不知道台灣的寺廟還真多呢!我進廟,會先去看放書的地方;哇!琳琅滿目,從一本一百五十元到八百元的書都有人拿來贈送,可見台灣人真的肯布施,作善事不落人後;可是善心也會被人利用,所以不要高興得太早。

  

一百五十元的書是《如何解脫人生的種種痛苦?》「苦海還願人」編著,維摩詰居士弘法會印行,而且還標明「非賣品第一集」;既然非賣品,為何一本要一百五十元?這就是他暗藏玄機的地方;他在書後標明一次最少要匯款十本以上,如果有業障、嬰靈纏身要作印書送人之功德的,則百本、千本、幾千本都不棄;如自己送不出去就由他們替你贈送,你只要寄錢來就可以了。看來還真好心,我的朋友就曾匯去十幾萬元給他印書。到底印多少且不說,書的內容,首先印經咒,後面就吹牛他的功力如何;邪見一大堆,令人不忍卒讀;這根本就是利用佛教之名在詐騙錢財,我那朋友後來知道了,後悔得要命。

  

這本書一一七頁說「達摩、二祖、三祖、四祖、五祖、六祖都只讀一部經而已」,一一八頁又說「可見達摩、二祖、三祖、四祖雖讀楞伽經,卻未抓住要點,乃只讀一部佛經,因而無從融會貫通。五祖、六祖改讀金剛經,不讀楞伽經,錯得更離譜,竟敢編出六祖壇經,以大藏經來鑑定六祖壇經,就可肯定乃大妄語邪說。」作者吹噓他「直覺必須研究三千多部佛經,才不會畫地自限」(一二四頁),他怎麼知道祖師只讀一部佛經?六祖不識字,《壇經》是他編寫的嗎?又錯在哪裡?還敢謗賢聖,可見「苦海還願人」之狂妄。

那本八百元的大厚書至少三公斤,一些吃過他的甘露的名法師相片都在裡面,悟明法師也有;原來仰諤益西早就把他們拍照存證了,書名叫作《多杰羌佛第三世正法寶典》。這位大陸公安單位要抓的大騙徒多杰羌佛(就是義雲高——仰諤益西),自稱能令佛降甘露;但欲界天人才吃甘露,佛吃什麼他都不知道,還自稱為佛,這就是密宗的佛。他既然是佛,那就自己把他吃的甘露拿出來就好了,何必再請佛降甘露?我當時若在場,一定請佛教界理事長悟明法師,不要只顧自己吃,應該第一口送給李登輝或是陳水扁。至少人家是總統嘛!說不定吃了更有智慧把國治好,也是功德一件。當然這是我的妄想。假如他們的甘露那麼好吃,為何密宗他們還要吃魚吃肉又喝酒?

  

您第四位兒子到盧勝彥的雷藏寺作工,吃飯時還端出一條魚,他驚訝地問道:「這裡不是佛寺、要吃素的嗎?」他竟然回答說:「低級的才吃素,我們高級的密宗才敢吃魚。」真是大膽狂徒。我說,下次他再煎一盤魚出來,你就說:「我叔叔說人家高級的修行人,魚吃了一半,放回水中還會活;我看你也沒有那麼高級啦!不妨未動筷子之前,放入水裡看看能不能活?」把我的名字報給他也沒關係,敢謗吃素是低級,那就看看盧勝彥的真佛宗高級在哪裡?盧勝彥是台灣人,他應該幫助台灣寶島不要落入喇嘛教的邪法中才對;可是他沒有這樣作,反而現喇嘛身來騙台灣人。他知道密宗也不過是一團騙術,所以敢在電視上直接傳授密宗誅法;死人油,殺豬刀,誅咒手印都講出來了,然後說:「你們不要想用誅法來誅我,我是不怕的。」買你的矛就是要刺你的盾,盾若刺不破,表示「你的矛能刺破盾」是謊言。

  

其實盧勝彥有學法術,所以他說他不怕密宗誅法。他對教他法術的法師說他成佛了,法術師嗤之以鼻說:「那是什麼佛呀?」他的法術師父就是李思賢,李乃張群的姪子,張隨蔣中正來台,把帶在身邊的姪兒送給無子女的賣菜李;住在元長鄉,故姓李。李思賢十六歲幫父母賣菜時,手指被竹籃割傷,有閭山派用止血符為他止血成功,遂對符咒心嚮往之;就因為他會一點法術,在當兵時,被來台的第六十二代天師發現,而把張天師的法交給他,所以他在台灣道教天師派的輩分很高。他的法術會超越天師派以及紅頭、黑頭的法術,是因為二十三歲退伍後去跟法術奇人杜英發學了十年的中山法。一般人只知道茅山、鳳陽,很少知道中山法。

  

達賴喇嘛在去年八八水災來的上一次,他就召見台灣法術王牌李思賢,他想用密宗的法來降伏台灣的法術高手,以奠定密宗是法王的地位;地點在林內鄉黃教道場白馬寺,由姓沈的司機開車前往。二人見面,達賴表演打坐騰空,第二招把一隻鴿子的毛拔掉,放入箱子密封,然後唸咒,打開箱子,鴿子飛走了;李思賢也表示很讚歎,問他:「可以教我嗎?」達賴不允許。從這裡我們可以探討:達賴這樣有佛法嗎?這根本就是變魔術,哪裡有佛法?魔術不是法術,法術也不是佛法;杜英發據說能用竹籃挑水,就算能移山倒海,還是無法解脫生死,所以仍不是佛法。

  

那麼佛門中人有在修行嗎?我看也很難啦!我最怕把書送給出家人,不論尼師或比丘(和尚),我會問:「師父!這書您要看嗎?」連怎樣念佛的書,他們都不要。我說:「您不要,信徒他們也想要呀!」他們就是不要讓我放書在寺裡跟眾生結緣,最後我又拿出一本《出家菩薩首重虛心求教-勤求證悟》要送給他,他還是說「不要」。有人說:「他看到你是正覺的,就不要了。」正覺就是正法,為什麼不要?那麼他們到底要的是什麼?他們離開了,我才想到:「我以後應該拿出千元大鈔問他要不要?」就算他說不要,也只是持戒嚴謹而已,還談不上悟道。出家而不想勤求證悟,未免太可惜了。法師不要,我就轉而去送給遊客,有的很歡喜;就這樣到處走一走,也很有趣。我雖然勸哥哥要修行,但其實學佛修行是非常不容易的,因為正法難尋。

一、修行勿等待、善知識難逢

  

年紀大了,終歸要趕快修行;談到修行,很多人都說:「這個我知道啦,就是勸人為善,作好人、作好事啦!宗教都是一樣的啦!老了找個精神寄託啦……。」但我要說的不是這個,而是與自己的生命有極其切身的問題。有人認為:「我年紀大了,還修什麼行?」然「朝聞道,夕死可矣」,早上看完此信,晚上走了也無遺憾。為何無憾?因為已經知道什麼叫作佛法的修行了!今生不幸未修而亡,那就來生再修也可以呀!佛法無人說,自己看書讀經,對於深奧的地方是不會懂的。佛法的修行方法是 釋迦牟尼佛親自來帶領的,沒有 佛陀來人間,我們就不知道有佛法;但雖然沒有佛法,印度還是有人在九十六種外道中修行;中國八仙也是修行,但這都不是佛法說的修行。

  

佛法講的是三乘菩提,也就是解脫道和佛菩提道二個法,一個是阿羅漢、辟支佛解脫生死的輪迴,一個是菩薩成佛的方法。三乘菩提的修行方法都要有善知識來領導,才有辦法實證,所以善知識非常重要。密宗知道這個道理,所以他強調密宗的上師就是善知識;但我在密宗找了三十年,從未碰到一個善知識。有人說我運氣不好,福德不夠,這個小弟承認;但若說我智慧不夠、有眼無珠,所以不識善知識,這個我反對。我又不是白癡,我的那些密宗朋友有哪一位遇到善知識?密宗從祖師爺蓮花生到現在,包括天竺的祖師,一千五百年來,都是主張六識論的人,就從來沒有一位是善知識。俺敢這樣講,是有很嚴重的後果喔!但我自己負責。有人罵我:「不怕下地獄啊!」我最怕下地獄了,但我說這句話不是不怕下地獄,而是不會下地獄,所以我才敢說;我不會像那些喇嘛敢誹謗 平實導師而說他們下地獄也不怕,沒有智慧的人才講這種話。

  

難道你不怕地獄,地獄就會怕你呀?問題在於密宗千多年來,有哪一位是善知識?是蓮花生?阿底峽?馬爾巴?密勒日巴?宗喀巴?……?這些都不是佛門善知識。 龍樹菩薩是善知識,雙身法的藏傳佛教最喜歡攀緣 龍樹菩薩作他們的密宗祖師;但我說 龍樹菩薩不是西藏密宗祖師,理由您看完這封信就知道了!最簡單的分辨就是 龍樹菩薩是傳八識論,而雙身法的藏傳佛教是六識論者;傳八識論者是善知識,傳六識論者一定落入識陰中的意識裡頭,斷不了我見,絕對不是善知識。沒有真正善知識的領導,修行又會變成盲修瞎練,離正法越走越遠。

  

善知識的最低標準除了是八識論者以外,應能斷三縛結、證初果,至少也要懂得斷我見。密宗說它是藏傳佛教,但是雙身法的藏傳佛教卻是喇嘛教,喇嘛教裡面是沒有佛教善知識的,善知識是絕對不會把雙身法的藏傳假佛教當成佛教的;搞清楚這一點之後,您再來找善知識,就知道當代善知識很難找。雙身法是意識最貪著的境界,知道意識是虛妄的才能斷我見;意識斷滅時,雙身法的境界也跟著斷滅;所以雙身法是會斷滅的虛妄法,因此雙身法的修行不可能成佛;因此說雙身法不是佛門裡的無上瑜伽,只是冒用佛門無上瑜伽的名詞,因此而說雙身法的藏傳佛教中沒有一個人是善知識。

二、尋找生命的實相

  

人的生命是短暫的,什麼時候要走?誰也不知道。有人說:「要死之前總會先生病吧?」但也不一定,台灣九二一大地震、南洋大海嘯,意外而死之前並沒有收到通知書,措手不及而走的人太多了!地球災難頻傳,修行是保護自己不落惡道,是自己得大利;所以對自己要好一點,就是趕快修行。死後要去哪裡投胎,一般人是沒有辦法自己作決定的,但學佛人會有辦法;當我們的德行可以當人的時候,決不可能投胎去當狗,這是可以預先知道的。俗人以為他死了還會再當人,但那可不一定;如果壞事作多了,他想當人,卻不一定能當人,也許當狗或當餓鬼都不一定。然而這不是閻羅王的主意,而是看自己是什麼樣的業力,就去那一道出生(天、人、阿修羅、畜生、餓鬼、地獄共六道輪迴);我們身、口、意的行為,會產生未來世的果報,就是業力。

  

業力記憶在每一位眾生的第八識如來藏裡,這是一個祕密,但一般人並不瞭解。生命實相是甚深極甚深的奧祕,不是普通人所能知道的,也不是基督教、天主教或回教這些人能知道的;就算在台灣的四大山頭等大法師之中,也都不知道;因為他們走錯了路,把真正的佛法弄丟了,所以找不到生命的實相。這個如來藏是一個宇宙間最大的奧祕,也是佛法的中心;可是在台灣如佛教界泰斗的印順法師,或號稱轉世再來的西藏密宗法王等「大師」,都還在否認第八識如來藏,可以證明都是沒有智慧的人。台灣這樣,大陸也一樣;佛教會沒落的最大原因是他們信受達賴喇嘛西藏密宗的說法,認為人只有六識,而且認為意識是不會消失的,和如來所破斥的常見外道一模一樣;這跟佛教說人有八識而且意識是會斷滅的不一樣,所以西藏密宗不是佛教;他們是六識論的喇嘛教,不是八識論的佛教,這是一個分辨真佛教與假佛教最重要的地方。

  

所以要學佛也是非常不簡單的,我這一世學了四十年才搞清楚;印順法師活了超過一百歲都還沒有搞清楚,你說學佛容易嗎?不容易啊!有些人只知道我職業技術還有兩下子,其實我對佛法用力更深;而我對佛法會通達,是碰到今生的大善知識 平實導師;他使我智慧大開,找到了生命實相,對佛法也就通達了;當然未來要學的還很多、很多,不過已經可以對大哥講真話了。你不要以為宗教師都是講真話,其實他們都還不知道「真的」在哪裡呢!不信您去問問「上帝是真的嗎?」或一貫道的「老母娘是真的嗎?」真的就是有或是沒有啦!如果基督教的上帝耶和華是真的,那麼回教的真主阿(安)拉是不是真的?因為地球只有一個,上帝、真神也都說只有一位主宰,所以誰才是唯一的上帝、真神?這可真是傷腦筋的大問題。宗教會引起戰爭,就是由於這個問題。

  

其實,你若夠聰明,就知道他們的上帝其實是同一個;但這一個上帝卻不是真實的,上帝只是人類的想像所產生的;但耶穌、穆罕默德是真的有其人,這就是我的真話。怎樣證明?我說給您聽:不論猶太教、天主教、基督教、回教等,他們的人類祖先都是亞當和夏娃,回教的祖先也是亞當、夏娃;假如亞當、夏娃是真有其人,那麼上帝肯定是同一個;只因為兩派中說的上帝名字不同,兩派就打起來了。而且當政治利用宗教的時候,是不會有是非對錯之標準的;世界上最會騙人的是政治和宗教,尤其這兩個加在一起,一定爛掉。西藏密宗這個喇嘛教就是政治跟宗教結合,結果是大爛教;他們把人間神聖的婚姻關係弄成骯髒的雙身法,而說這是在修行;還用它去騙清朝的皇帝,雍正皇帝被他的畫工臣子畫成喇嘛像,也是很高興的樣子;清朝的皇帝就用喇嘛教的六識論來壓制漢人佛教的八識論,因此中國真正的佛教禪宗就衰微了。

  

六百年來的佛教,弘揚如來藏正法的禪宗聲音可說微弱到快要斷絕。您知道嗎?台灣四百年來第一位明心開悟的和尚就是廣欽法師,大家稱他為「菓子師」;他往生後,若是沒有 平實導師自參自悟,那麼佛教的正法就沒有了,只剩下表相佛教而已。 平實導師是破三關(明心、見性、牢關)的大菩薩,是當今這個地球上真正的大善知識。我認識的出家人很多,把事實告訴了他們,有些人不服氣;不服氣也是正常的啦,我就請他們告訴我:平實導師的法義有沒有錯?「沒有。」法義沒錯,那就應該高興有人出來弘揚正法,大家合力把邪見邪法踢出佛門外才對。有人說外面也有人開悟的啦!那是誰?總該告訴我吧?至今沒半個。連佛教界公認有開悟的居士界王牌南懷瑾老師,看到 平實導師的書之後,就趕快宣稱他沒有開悟,宣稱他所寫的書都不能當真,其他人就不用談了。

  

你在泰國所認識的大修行人、大神通人、通靈人士,都不能拿來跟 平實導師比;就算中國的八仙、瑤池金母、王爺公等神明也不能跟他比,因為這些都不能跟佛法比,就好像爆竹不能跟核子彈的威力相比一樣。佛法的威神力是要讓眾生解脫生死輪迴而成佛的方法,那些所謂的密宗大修行者、大神通人乃至神明、神仙、上帝、梵天,都還在生死輪迴之中,怎麼能跟佛比?連跟阿羅漢、菩薩都不能比,何況是佛?佛是三界至尊,欲界、色界、無色界稱為三界,三界之外就沒有法了;有人不知道,以為他修行是要到三界外去住;這是布袋戲看太多了,以為覺知心自己可以「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不知道三界外無法,只有佛法才知道有三界,才知道三界外只有一個如來藏可以單獨存在。一般宗教,不管天主教、基督教、回教、一貫道等,都只知道欲界境界;我們人類就住在欲界裡,他們的天堂境界就只有在欲界天中;欲界天也有分男女二性,再上去是色界天、無色界天;到了色界天及無色界天,那裡的所有天人,全都是依禪定所生的中性身,或是沒有色身的眾生,就沒有男女之分別了,在那裡密宗雙身法還能存在嗎?顯然密宗只是欲界貪愛的境界罷了!這些事實,其他宗教都不清楚;他們以為人死了,不是下地獄就是升天,連六道輪迴的事實都講不出來。一般宗教都是人類想像的,跟佛教不能相提並論。

博客來網路書店金石堂書局墊腳石書局誠品書局三民書局何嘉仁書局
諾貝爾書局PChome網路書店灰熊愛讀書網路書店.......等網路及實體門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