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B分享 FB分享 FB分享
《楞嚴經講記》全套十五輯
300元臺幣/ 輯

平實導師弘揚如來藏正法二十年推出的曠世巨作,首次以深入淺出的方式詳解《楞嚴經》;導師悲心懇切,力求說理明白,為眾生闡明經中自古以來艱澀難解之如來密因與佛性意涵,證實此經確是 佛陀親口宣說,並明白揭示佛菩提道修行路上之種種魔擾與歧路,其說法精妙,不僅令少數毀謗此經為偽經的六識論邪見追隨者無力反駁,更令末法之魔眾勢力無所遁形!全套十五輯

1 | 2 | 3 | 4

《楞嚴經講記》是依據公元二○○一年夏初開講《楞嚴經》時的錄音,陸續整理為文字編輯所成,呈獻給讀者。期望經由此經的講經記錄,利益更多學佛人,藉以生起對大乘法教的仰信,願意景行景從而發起菩薩性;亦藉此書熏習大乘法義,漸次建立正知正見,遠離常見外道意識境界,得斷我見。同時可由深入此書中所述法義的如實理解,了知常住真心之義,得離斷見外道邪見;進而可以明心證真,親見萬法都由如來藏中出生,成為位不退之實義菩薩,親自觀察所證如來藏阿賴耶識心體,絕非常見外道所墮之神我。並能現觀外道所墮神我,實由其如來藏所出生之識陰所含攝,不外於識陰範疇。乃至緣熟之時可以眼見佛性,得階十住位中,頓時圓成身心世界如幻之現觀,不由漸修而成,一時圓滿十住位功德,或能得階初行位中,頓超第一大阿僧祇劫三分有一。如是利益讀者,誠乃平實深願。

然而此經之講述與整理出版,時隔九年,歲月淹久,時空早已轉易;當時為令學人速斷我見及速解經中如來藏妙義而作簡略快講,導致極多佛性義理略而未說,亦未對部分如來藏深妙法義加以闡釋,已不符今時印書梓行及流傳後世之考量,不符大乘法中菩薩廣教無類及顯示勝妙真如佛性義理之原則。是故應當加以深入補述,將前人所未曾言之如來藏深妙法義中,可以梓之於文者,以語體文作了大幅度增刪,令讀者(特別是已悟如來藏者)得以前後再三閱讀思惟而深入理解經義。由此緣故,整理成文之後,於潤色之時特地作了補述及大輻度增刪,令讀者得以一再閱讀深思而理解之,藉以早日轉入菩薩位中,遠離聲聞種性;並能棄捨聲聞法義之侷限,成真菩薩。此外,本講記是正覺同修會搬遷到承德路新講堂時所講,當時新購講堂之錄音設備尚未完善,更無錄影設備,是故錄音時亦有數次漏錄情況,只能在出版前另以語體文補寫,一併呈獻給讀者。

大乘經中所說法義,單說如來藏心體者,已經極難理解,是故每令歷代名聞諸方之大師難以理解,更何況《楞嚴經》中非唯單說如來藏心,實亦兼涉佛性之實證與內涵。如來藏心體對六塵離見聞覺知,而如來藏的妙真如性─佛性─則對六塵不離見聞覺知,卻不起分別,亦非識陰覺知心之見聞覺知;欲證如來藏心體及眼見佛性者,修學方向與實證條件差異極大,苟非一一實證者,縱使讀懂此經文義,亦無法實證之。何況此經文句極為精鍊簡略,今時人之文言文造詣亦低,何能真實理解此經真義?而欲證知經中所說如來藏心與佛性義,欲求不起矛盾想者,極難、極難矣!特以佛性之實證、內涵、名義,古今佛教界中所述紛紜,類多未知佛性、或未實證眼見佛性現量之凡夫所說者;如斯等人或讀此經,必然錯會而誤認六識之見聞知覺性為常住之佛性;以是緣故,亦應講解此經而令佛教界廣為修正舊有之錯誤知見。

【佛告阿難:「如汝所言,身在講堂,戶牖開豁遠矚林園,亦有眾生在此堂中不見如來,見堂外者?」阿難答言:「世尊在堂,不見如來,能見林泉,無有是處。」「阿難!汝亦如是,汝之心靈一切明了;若汝現前所明了心實在身內,爾時先合了知內身;頗有眾生先見身中,後觀外物?縱不能見心肝脾胃爪生髮長,筋轉脈搖誠合明了,如何不知?必不內知,云何知外?是故應知:汝言覺了能知之心住在身內,無有是處。」阿難稽首而白佛言:「我聞如來如是法音,悟知我心實居身外;所以者何?譬如燈光然於室中,是燈必能先照室內,從其室門,後及庭際;一切眾生不見身中,獨見身外,亦如燈光居在室外,不能照室;是義必明,將無所惑;同佛了義,得無妄耶?」】

講記:佛又跟阿難尊者說:「就像你所說的那個樣子,身在講堂之中,由於門戶、窗牖洞開,所以能夠遠遠地看見外面的林園;然而是否也有眾生在這個講堂裡面,沒看見如來卻只看見講堂外面的林園?」

阿難答言:「世尊在堂,不見如來,能見林泉,無有是處。」阿難尊者回答說:「世尊!如來在講堂中,我們也同樣在講堂中,竟然說沒看見世尊而只看見外面的林園和泉水,沒有這個道理。」

「阿難!汝亦如是,汝之心靈一切明了;若汝現前所明了心實在身內,爾時先合了知內身;頗有眾生先見身中,後觀外物?縱不能見心肝脾胃爪生髮長,筋轉脈搖誠合明了,如何不知?心不內知,云何知外?是故應知:汝言覺了能知之心住於身內,無有是處。」阿難尊者才剛剛講完,佛就責備阿難說:「你說的也跟他們一樣的沒道理,既然你的覺知心那麼靈巧,能夠明了一切,全都能夠看得清清楚楚;現在眼前能夠明瞭種種景色的這個靈知心,如果確實是在身體裡面,那麼這時就應該,」「合」就是應該,「就應該先了知自己身體中的情況才對。」因為覺知心如果是在身體裡面,就應該先看見身體中的狀況,然後才看見外面;但事實上,覺知心卻不能先看見身體中的五臟六腑以後,才看見外面的事物。佛接著又引導阿難思惟:「是不是有眾生先看見身體裡面的五臟六腑,然後再看見外面的事物?縱使不能看見心臟、肝、脾、胃、指甲生、頭髮長,至少筋肉在運作,脈搏在跳動,實在是應該要先能明了的看見,為什麼卻會都不知道?如果說靈知心真的無法先向內知道身內臟腑筋肉的狀況,怎麼可能先知道外面的事物?所以你應該要知道:你所講的覺了、能知的心住在身內,沒有這個道理。」

阿難稽首而白佛言:「我聞如來如是法音,悟知我心實居身外;所以者何?譬如燈光然於室中,是燈必能先照室內,從其室門,後及庭際;一切眾生不見身中,獨見身外,亦如燈光居在室外,不能照室;是義必明,將無所惑;同佛了義,得無妄耶?」阿難就稽首;稽首就是低頭,是上身往前傾而將頭部垂下來,表示恭敬的意思。稽首白 佛,白就是稟白,阿難尊者向 佛稟白說:「我聽聞如來這樣的法音開示,已經領悟而知道,我這個能清楚明白看見事物的覺知心,確實是住在身外的。為什麼這麼說呢?這就好像燈的光點燃在房間裡面,這個光一定能夠先把室內照亮了,接著照亮了房間的門戶,最後才到達庭院所在。」及就是到達,庭就是庭院,際就是那一些地方。阿難接著說:「一切眾生看不見自己身體裡面的一切器官,獨獨能夠看見身體外面,那就好像是燈光點在房屋的外面,就不能照見房屋裡面;所以我們的覺知心也是一樣住在外面,因此只能夠看見身體外面的事物,就看不見身體裡面的器官。這個道理必定已經很明白了,所以我這樣想,而且將會沒什麼可疑惑的了!可是我說的道理,是否如同佛所說的了義法一樣呢?莫非還有虛妄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