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正觉同修会编译组

【出版日期】2011年10月1日网络电子版出刊

【定价】免费结缘,提供PDF文件下载

PDF下载(繁体版)PDF下载(简体版)订阅正觉电子报
第七意识与第八意识?(连载四)

本期内容:“睡眠”的经验您一定有吧!但“眠”“觉”间,悄悄显示出意识与意根间的关系,您可知道? 平实导师将告诉您,这许多人都不知的睡眠奥秘!意识与意根各有体性,六识论者异想天开,却道“意根”“意识”之种子,此说合理吗?导师由此摊开分析,教您如何不被六识论蒙蔽,请看导师如何显智辨伪!辨伪必先求真,导师即详说六识内涵,观后能明六七识间差别及相互关系,其后不易受误。读导师之文如智灯在手,辉耀万里,诚挚邀您同来阅读,将宝灯紧握!

中观金鉴(连载二十二)

本期内容:延续上一期,正德老师针对应成派中观主张阿赖耶识仅是为破除执外境实有者方便而说的论点,提出驳斥,学人可从本期鞭辟入里的剖析中得到深入的理解。首先,应成派将意识心安住于不领受五尘之境界中,将此不领纳五尘时之了境智定位为无分别智。不领受五尘境之意识与般若无分别智歧异何在?其二:他们主张一切法无自体性之无自性空—性空唯名—才是究竟了义的中观。试问:一切法无自体性之空若是密意,意味着“空无”能制造后有,能取后有,谬误何在?其三:应成派主张一切法无自体性之空,明显归属于意识心,然意识心可恒时运转于五蕴之中否?可遍随一切法而转否?有结生相续之功德否?其四:应成派以意识心领会五尘之无自体性、缘起性空时,认为这就是破除对于外境之执著,故不需要再施设阿赖耶识而破除外境实有。他们不同意“无外境而唯有内识”的说法,蓄意假弥勒菩萨之名,说阿赖耶识是方便说,假名而说。然《瑜伽师地论》却以八种法相,明明白白地申论阿赖耶识是决定实有,具有真实不虚且不可由六识身取代的功德体性。这八种法相内涵为何?其五:宗喀巴曲解弥勒菩萨于《辩中边论》一书中“为了破除外境而建立阿赖耶识”,究竟弥勒菩萨造此论的目的何在?书中申辩阿赖耶识心体的中道性究竟为何?阿赖耶识本来就没有能取与所取之体性,但祂出生的七转识具有能取、所取之虚妄分别性内涵,这其中显示的道理为何?领略此法理者,何以能得解脱之功德?其六:弥勒菩萨于《辩中边论颂》中申论“能取与所取之有所得法皆是由真如空性之无所得而平等”之法理,其中“平等”的法理何在?本期由浅入深之申论,精彩至极,学人可了知阿赖耶识是实有法,非意识心可取代,未曾实证之应成派,曲解佛法,又安立“阿赖耶识是方便说”之不实之说,栽赃于菩萨。其可耻之行径,背后所隐藏的目的,学人不可不慎思欤!

邪箭呓语(连载二十)

本期内容:承上期,正元老师以佛世荼帝比丘的故事为例,说明古今藏传佛教外道诸师,正是荼帝比丘翻版,完全背离诸佛菩萨“意识不可去至未来世”以及“诸法无我”之圣教量、圣法印。

接着进入“涅槃寂静”法印,正元老师引《中阿含经》《杂阿含经》说明“涅槃寂静”正理;次论藏传佛教外道所说涅槃正是 佛陀诃责之外道五现涅槃,且仅能落于第一见──我于现在五欲自恣,永远不能进入第二见外道初禅境界,因初禅是离欲而得,非由贪欲可证得;复辩正四种涅槃之真实义,破斥多识喇嘛以烦恼止息,意识心不灭的状态为涅槃之谬见。

最后以《成唯识论》中第八识种种异名之内涵论述阿罗汉入无余涅槃时,是妄心我已永远舍离异熟识体性,但并非此异熟识心体就此散坏;成佛后更名为无垢识,只改其名,不改其体之正理,绝非多识喇嘛所言:“成佛时八识转智,异熟识的识体也已不存在。”多识之说,让人不禁怀疑喇嘛教之“佛”是否有第八识心体存在?欲知正元老师精采辩证内容,请见本期连载。

真假沙门(序)

本期内容:本篇是正礼老师,依 佛圣教来阐释佛教僧宝之定义,希望呈现出原来大乘菩萨法道的本来风貌,使佛门大众对于 释迦世尊三转法轮宣演大乘菩萨法道能?了知,并回归 佛陀本怀。

正礼老师怜悯佛教界之广大众生对无上大法的无知,以致只看表相,只要现出家相,不论所说法义多么荒谬偏离事实,一律遵守不疑,反之,示现在家相之实义菩萨,即使据理分疏正讹,且能助学人断我见,实证明心、见性等难值难遇之无上大法,却因此菩萨非现出家相,而不能信受,乃至对其破邪显正对诸大法师大居士的办正之正理,也因闻所末闻之法,愚昧无知,加上私心所蔽,竟被视为“毁谤僧宝”。如此颠倒的怪现象,诚如正礼老师开示:皆因着相的佛门四众,不知在家相与出家相皆是菩萨法式而无有高下,亦对于声闻僧与菩萨僧的异同毫无所知,更不能知胜义僧与凡夫僧的差异等原因所导致。

接着正礼老师依圣教量之《佛说无量寿经》:“不知菩萨法式,不得修习功德。”及《长阿含经》卷1:“不以除须发害他为沙门。”来为学佛者细心解说及办别,什么是?什么是真沙门?假沙门有二种:第一种圣人,因为畏惧生死不求佛果,急求入无余涅槃,故于大乘菩萨法式中名假沙门,不名真沙门(实证解脱果的二乘圣人对于无明众生而言,是真沙门)。第二种“除须发而害他”的僧人,就是未证解脱果之二乘凡夫僧,即使外现大乘菩萨僧而本质却是为二乘法中的凡夫僧,不能实证解脱,而且错说实相法;虽然身现除须发的出家相,可是所说所行皆是戕害众生法身慧命的害他之法,令众生永沦生死,乃至同谤大乘法而堕三恶道中。如修习邪淫双身法的喇嘛教之六识论及继承、主张只有六识论之大小法师、居士皆是第二种“除须发而害他”的假沙门。

尤其现处末法之际,邪师漫山遍野,有心欲学佛之初学者,首先要学的就是––办别真、假沙门的智慧,若是已经努力在学佛者,更应俱备此智慧来判断所跟随之法师、大德是否真沙门,如此才能在成佛之道安全、顺利的向前迈进。

广论之平议(连载三十一)

本期内容:正雄居士首先指出,凡是要证佛果自利利他之大乘道的菩萨们,首先要发菩提心,接着依《瑜伽师地论》 卷35〈发心品〉、《华严经》 卷14、《大宝积经》卷 27等,佛菩萨之经论,解说发心的目的、菩提心很难得及最重要之佛教核心—菩提心,此心即是生命实相第八识阿赖耶识。

了知真正佛教之核心后,再相较于密喇嘛教所说之菩提:男精液(白菩提)、女淫液(红菩提),只要稍有理性,不是无知的三岁娃儿,都很轻易了知两者所说完全迥异,亦非常明确”藏传佛教修双身法,非佛教”乃是真实语,一点都?有冤枉他们,且是一句救众生离三恶道之重要口号!

正雄居士又解析真正的发菩提心之三个层次,即是由凡夫位乃至于成就佛道:一者、归依三宝时,在佛前发四宏愿这就是初发菩提心。次者,菩萨要发起希求证悟如来藏之心,并于外门广修六度万行。第三是菩萨于实证菩提心于内门广修六度、十度万行乃至成佛;众生从初发心到求悟、证悟、成佛,必定会经三次发心,前二者为发世俗菩提心,后者为发胜义菩提心,这才叫作发菩提心。由此正见再看外道喇嘛教,如《广论》作者宗喀巴之另一著作《密宗道次第广论》谓只要令弟子口诵所说咒语以后就是发菩提心了,可见是自编自创的发菩提心方法,又再一次看见其外道本质。

此外 世尊所说之《大方便佛报恩经》、《大方广佛华严经》卷 20〈入不思议解脱境界普贤行愿品〉之发菩提心与藏传佛教密续中的“经典”《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大教王经》有何不同?藏传佛教如何滥用佛法的名相冠之于密法上,让学者混淆不清?藏传佛教〈胜吉祥经〉之金刚印是什么?佛教之大悲心真实义理为何?那四缘故,悲名大悲?《菩萨优婆塞戒经》所说之发菩提心有生因与了因是什么?悲心之为大者,为何只有证悟明心的菩萨才会具有?《菩提道次第广论》所说的大悲心,为什么不是真正的悲心?等等,不但内容精彩无比,值得一看,更是发心成就佛道者,必须详读、细思,加上 平实导师著《狂密与真密》四钜册或者参考正觉同修会出版的口袋书《浅谈达赖喇嘛之双身法 —兼论解读《密续》之达文西密码》,必定能看穿藏传佛教之本质,且亦可从中熏习更深入的了义佛法,能自利利他,护持正法、救度众生而破邪显正,迅速累积福、慧资粮,往成佛之道上上增进。

救护佛子向正道(连载九)

本期内容:印顺于其著书《净土与禅》中说:“所以、阿弥陀佛,不但是 西方,而特别重视西方的落日。说得明白些,这实在就是太阳崇拜的净化,摄取 太阳崇拜的思想,于一切──无量佛中,引出无量光的佛名。”又说:“现在东方净土 ,琉璃光佛也有二大菩萨──日光遍照、月光遍照……。这显然是取譬于天空的太阳和月亮。天界的一切光明中,日月是最大的, 一向为人类崇拜的对象。……对此世界(地球)而说东方净土,所以除地球不论,还有八大行星于天界运行。……所以从天界来说,八万四千眷属,即一 切的小星星、小光明。东方净土为天界的净化,这是非常明显的。”有书为凭,证据确凿;印顺不相信有阿弥陀佛、有西方极乐世界,他亦不相信有东方琉璃世界,说是天界十二星宿崇拜之净化,是故心中不承认阿弥陀佛与药师如来之存在。复又否定四阿含诸经所说之佛地解脱色,不承认佛在人间之色身灭度后尚有庄严圆满报身之解脱色常住色究竟天宫,宣说种智妙法,利乐众生;印顺亦不承认有圆满报身佛常住天界弘法,叫令佛法侷限于人间,令佛教于予浅化,不如一神教外道之有上帝常住于欲界天。然尚有染污种子的欲界天,焉能与佛的清静国土相比拟?更何况有侷限的一神教神力,与不可思议佛的威德力之差别,犹如天地悬隔。印顺又主张“唯有娑婆世界之人间有佛教”,不承认天界亦有佛教在利益众生,其所倡人间佛教思想,何以值得让人有认同之处?

复又于《佛法概论》中说:“佛的区别识类,本以六根为主要根据,唯有眼等六根,那里会有七识、八识?大乘学者所说的第七识、第八识,都不过是意识的细分。”印顺否定宇宙本源第八识如来藏,是典型之六识论外道,是破坏佛教正法的邪思,正是身披佛教法衣之破法者。他认为三乘诸经佛所说的如来藏法“是外道的梵我、神我思想”,说是佛灭后的佛弟子们所创造的说法,主张如来藏妙法的弘传,是“与外道的梵我、神我思想合流”。然其执六识论者,认为意识是永恒不灭,完全违背佛经所说:根尘处三缘和合生意识,却与常见外道合流了。

425之行见闻-受菩萨戒

本期内容:由于 平实导师大悲心故,体恤大陆佛弟子渴求修学大乘妙法之艰难,与及在正法道场亲受千佛大戒之不易;因此在425法会之后,于正觉讲堂陆续为大陆遗法弟子举办数场菩萨戒的传授。难能可贵地是大陆佛弟子们,把握此千载难逢由地上菩萨亲自传授上品菩萨戒的殊胜大典胜会,不畏千里路途之遥、舟车劳顿之苦,终能实现此生最大的想望。经由 平实导师详细解说受持菩萨戒的精神,了知菩萨戒首重以心地戒法为戒,时时详审思维,常常自我检点,必可迅速消除烦恼性障;如此精进,不久即能发起无生法忍阿赖耶三昧,当来之世迅速成就佛道。菩萨戒子有了正确的持戒知见,受戒的信心自然增强,以欢喜心来受戒、持戒,能增长善法,于道业必定增益。

迈向正觉─学佛的历程

本期内容:从小到大、直到结婚之后,母亲始终不断给予温暖的照顾与呵护,深受恩泽的融融在母亲生病过世之后,一直无法走出丧母之痛。虽然接触讨论生命的书籍,她对生命的疑惑依然存在;进入福智的广论班修学,却对密宗的双身佛像、怪异法器、不持戒喇嘛感到非常不相应;转向净空法师的净土法门,仍然于佛法不能得力。故而求佛安排善知识,终于在夹报广告单接触了义正法,进入修学,知晓第八识如来藏是生命实相,是修行的根本,也是诸菩萨不畏生死愿意生生世世乘愿再来的所依,更是诸佛成佛的根本。从此建立修学佛法的正知见,不再徬徨无依。

外道罗丹的悲哀(连载二)

本期内容:误会佛法,还能教人“判别”佛法?请来看看罗丹的奇事!信受六识论,认为修行与赖耶识没有必然关系,那罗丹依何修行?他推崇“觉照”之法有何道理?第八识有多名,罗丹却敢谤 佛未说赖耶识,难道 佛果真未说?或是他自家浅识而已?罗丹否定八识,见道程序的知见一片混乱,罗丹如此大“误”成片的邪见,您可知有多少?如今,明白居士将一一来点破。如何让邪正泾渭分明、进修的层次井然?第二篇就此开展,欢迎大家继续阅读下去!

佛典故事─七种施因缘

本期内容:对于于我们有恩的父母、师长,以及同见同行的在家、出家行者,佛告诉我们应该有的对待心情及行为:包括在语言上、应对上、神情上、动作上,都应该尊敬、谦和、调柔。佛告诉我们这七种施,都不是财物上的布施,而是心地调和之后,自然在肢体、语言上打从内心对父母师长、出家在家菩萨的谦和有礼。这七种施着重在心地,表示心地调柔、谦下和睦是学佛者的福德来源之一,同时也是破除我执的重要基本方法。

布告栏

1.本会台湾各地讲堂2011年下半年禅净班,将于十月同步开设新班,共修期间:二年六个月(费用全免),各禅净班开课后三个月内仍可报名插班。

2.菩萨戒布萨、大悲忏法会公告日期,请参见布告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