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urnal of True Enlightenment ─ Issue 1

【作者】正覺學報編輯部

【出版日期】2007年12月

【開本】

【書號】978-986-83966-0-9

【定價】300元台幣/ 輯

全文下載
  • 學報宗旨

  • 論文一

  • 論文二

  • 論文三

學報宗旨

正覺學報的宗旨,在於弘揚釋迦牟尼佛實證第八識如來藏而成就佛道的佛法義學,秉持學術界客觀求真的科學精神,以合乎三量--至教量、現量、比量--的辯證方法,公平客觀的引證態度,以及真修實證的立場,引導佛學界回歸以實證為目標的佛法義學。

Mission Statement

The mission of the Journal of True Enlightenment is to spread Buddha Sakyamuni's doctrine of attaining Buddhahood through the personal realization of the eighth consciousness, Tathagatagarbha, and to guide the Buddhist academia back to the correct understanding of Buddhist sutras based on the scientific spirit of objectively pursuing the truth, the methodology of the three-ways-of- knowing—knowing by ultimate teachings, personal experience and logical inference, the fair attitude of citation, and the standpoint of both real practice and personal realization.

《阿含經》對存有之定義
The Definition of Being in The Agama Sutras

摘要

本文綜觀東西方宗教、哲學中,西方哲學、京都學派、梵我思想及道教,與佛教對存有的定義,有極大的差別。其中最關鍵的差異在於:佛教是以經驗主義的實證精神作為定義之核心,而東西方其他所有的宗教、哲學體系則皆主張存有是不可知、不可證的。

根據《阿含經》佛陀所定義的存有,具有宇宙及生命根源的意義,並且是以人人皆可實證生命本原而定義。佛教此種特有的存有定義,在佛教經典中不是一個孤證,是符合佛教的緣起教義。本文分析此種實證意義的存有定義,有三個成立要件,並且引申出三個具操作性意義的判斷原則,對於想要實證生命本來面目的人,提供判斷是否親證生命本原之依據,是極具啟發性的判斷原則。

對於關鍵論點──實證的可能性,本文對於哲學史上主張存有是不可知、不可證的理由中,歸納出三種重要的理由:

  1. 人類的生命、能力僅具有限性,故無法實證具無限性的宇宙根源。
  2. 具有無限性者必是宇宙的根源。
  3. 康德的先驗哲學認為道德公設足以作為實踐理性宗教的充分理由,不必以 事實驗證論證的前提。

上述三種理由錯誤的原因,皆是忽視實證的重要性所致。《阿含經》中提出實證主義的存有定義,主張將一切哲學理論回歸事實的檢驗,對於宗教及哲學注入突飛猛進的契機。

《阿含經》十四難有記無記之再議--兼論文獻證據等效原則
A Further Discussion on the Fourteen Questions of Identification in The Agama Sutras --Also on the Principle of Equal Effectiveness for Documental Evidence

摘要

本文探討記別的意義、記別的種類以及佛陀為何能夠作種種記別,而佛教以外皆無此記別能力的原因。以此作為探討十四難到底是有記、或是無記的基礎。本文發現佛陀具有記別能力的原因,在於實證永恆存在的如來藏。由於有如來藏真實存在的事實,使得佛陀具有記別能力,同時使得二乘解脫不落入斷滅空,更使得眾生可以流轉生死而成立因果的報償。

因緣法是佛教的基本教義,中華佛學研究所主張「此緣起性」是真理而永恆存在,是因緣法流轉的力量,是附屬於因緣法本身,不必另外有不生不滅法的存在。本文根據經典發現,「此緣起性」與「此還滅性」固然都是永恆存在,但都是附屬於有生有滅的蘊處界法才能存在及顯示;若無生滅性的蘊處界等法,即無緣起性與還滅性可說、可證;而緣起性及還滅性的蘊處界則是附屬於如來藏本體的種種自性之一,非屬於因緣法本身所能具有。因此不生不滅的如來藏真實存在,才是因緣法成立的基石,才是緣起性空觀的基石。

十四難是佛教建立前便存在的難解命題。佛陀對於十四難所指向「如來藏真實存在」的命題是沒有能力回答,才說為無記?還是有能力回答,而為有記?本文發現六十二外道見是網羅一切外道論的天羅地網,十四難命題則是此天羅地網的綱目。十四難可以是有記或者無記,其關鍵在於提問者本身是否具有實證的科學精神,以及對於「如來藏真實存在」的正確瞭解。

本文亦發現佛學學術研究中,正確解讀經文以獲得正確結論的先決條件,在於對文獻的採用應該遵守文獻證據等效的原則。若是不遵守文獻證據等效原則而進行研究者,其結論多數可能無效。

略評釋印順的「以佛法研究佛法」
Brief Comments on Shi Yinshun's Studying Buddha Dharma by Buddha Dharma

摘要

一實相印和三法印本來是用來檢驗是否為佛法的標準,釋印順卻取來作為研究佛法的方法。他研究佛法的成果,最特別的是大乘三系佛法的判教,而中國傳統以如來藏修證為中心的傳統佛教,被他判為真常唯心系而說具有外道神我色彩的思想。釋印順之追隨者,亦繼承了他「以佛法研究佛法」的研究方法,和三系判教的研究成果。

然而「以佛法研究佛法」,實際上是陷入倒果為因的邏輯錯誤。釋印順過度低估了唯一實相和三法印的難度,以為是一經提示,即可輕易理解的佛法──這無疑是違反經教與事實的。實際上,他是以自己所錯解的一實相印和三法印,來研究佛法,凡是與他的偏見不符合者,便打入外道、疑偽的一邊。

釋印順的錯誤,還包括把不變易的佛法核心,也當成會變遷的世諦流布。對於世間文獻學的「文字研究」,錯誤地推崇為可以親證涅槃寂靜的方法。唯識學主要是對於有情心識的現量事實的深入研究,他卻把唯識學當做是演變中的思想,完全忽略有情心識功能亙古不變的事實。又主張「證法」不是吾人所應該要下工夫研究的對象,使他自己侷限於「教法」的想像中,導致他不能親證佛法。因此釋印順對於佛法的研究方法,流於自我主觀的揣測與臆想中,而追隨其主張者,亦將不能避免同樣的過失。

經典當中,其實已經有研究佛法的方法,那就是所謂的「四依、四不依」及論藏三量所指向的親證的方法。這四依與三量的原則,即使以現代學術的標準而言,也仍然正確無誤,只要依照當代科學研究的精神,將四依加以解釋運用,便足以適應學術的要求,不需做太大的調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