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正覺同修會編譯組

【出版日期】2010年6月29日網路電子版出刊

【定價】免費結緣,提供PDF文件下載

PDF下載(繁體版) PDF下載(簡體版)訂閱正覺電子報
人間佛教(連載九)

本期內容: 平實導師復舉 大慧普覺宗杲禪師對龐蘊、李邴、富季申等人所作開示之公案,以精辟妙語為讀者曉諭 大慧宗杲禪師斥罵默照邪禪是:「耽誤眾生法身慧命的『剃頭外道』,錯誤的指示學人於各種事相上,不斷地管帶著覺知心勿起生妄念,要把覺知心凝住不動,把一切事情都歸於空無。」但,妄念終究還是會有生起的時候,不論怎麼管帶、默照,專心求一念不生的境界,如此暗無覺知,猶如處於溟溟漠漠之永夜,以此修定之法欲求見道証真,非是親証第八識實相心之正行,非是參禪之道,無異刻舟求劍不可得。然而誤將一念不生之離念靈知心作為証悟之標的,與真悟者之所悟實是南轅北轍,了不相干,猶如掩耳?鈴徒自欺誑。今時邪師遍布,多以默照靜坐為究竟法,都想要凝心收斂妄念,像這般見解之人皆是落於空無境界,是墮於空亡的外道,是我見魂魄還沒有散掉的死人!如此錯謬的誤解第八識如來藏,以意識心默照妄念,壓抑心中妄念不起,住在空寂遠離語言文字的離念境界中,從來是在鬼窟裏執著不放,將見聞覺知心的現量六塵境界當作禪宗的心地法門。以此更向眾人談玄說妙,貽誤後人。是故大慧宗杲禪師無畏破邪顯正而樹敵諸方,為救護眾生而極力破斥邪法,用破斥邪見的護法行來回報佛恩,來救拔於此末法之時廣行種種異端邪說的無智學人!

文中 平實導師進一步辨析絡清天童宏智禪師是以默照之法,作為徒眾們息滅攀緣心的手段,以便令覺知心不攀緣而轉細了以後,有能力長時間安住於參禪的過程中,將來待因緣成熟時,參禪就容易悟入了。但是,尚未入室的天童山所有徒眾們,全都是錯會天童悟門的凡夫無智眾生,各個於黑山下、鬼窟裏默然沉浸於有為境界中,所以真悟的禪宗祖師訶責這般境界為解脫深坑——是陷入自以為解脫的極深坑塹中,正是禪和子們最應該怖畏的地方。

明心與眼見佛性(連載十八)

本期內容:正光老師再舉慧廣及觀淨師徒二人,由於不知、不解、不証第八識實相心,處處錯解《楞嚴經》至教的真實義理,斷章取義、斷句取義乃至斷字取義,是嚴重誤會佛法、曲解佛法的破法者。文中正光老師舉示《楞嚴經》、《楞伽經》、《大乘起信論別記》等經論,來破斥慧廣及觀淨等邪思邪見,彼等邪師因錯解經中佛所說「阿賴耶識是生死根本」的真實義,而認為「第八識就是能令眾生生死相續的妄心根本」,才會說「阿賴耶識是妄非真」。慧廣及觀淨師徒舔食了印順法師的藏密黃教應成派中觀六識論之邪毒唾沫,妄執離念靈知意識心為常住真心,不知無始生死根本妄心七轉識之背後,是有一個從來不生亦不死的涅盤妙心——第八識如來藏。復見慧廣及觀淨等人知見錯亂、不解體用之分別,將識之心體與性用的真實義「心是體、性是用」的正理顛倒錯置,違背了世、出世間一切法的性用,都要依本體方能出生顯現﹔譬如意識的別境心所法,使意識具有知覺之性,所以知覺「性」是意識心「體」之作用,若無意識心「體」的存在,就不會有心的知覺「性」之作用存在,故「心是體,性是用」正理,猶如海水與波浪的關系,波浪是海水的自性,非是離開海水而能有其波浪,也不是離開海水本體還會有海浪的自性,因此海水與波浪的關系非一非異。

又慧廣及觀淨師徒二人皆是未斷我見之人,同樣落在離念靈知意識心中,既沒有明心,更沒有眼見佛性,竟然提出明心就是見性的謬說,完全無法說出明心與見性其中的差異。然而,真實眼見佛性的人,都能以父母所生之肉眼,於山河大地上乃至一切無情上親見自己之佛性,能於一切有情身上親見自己以及各個有情之佛性。頓見身心及山河大地虛妄,如幻觀自然成就,能証實明心與眼見佛性是二種不同的境界、是不同的智慧與証量。慧廣師徒等如此嚴重錯解如來藏勝妙法義,皆肇因於未証第八識實相心故,無法現前審諦觀察真心如來藏本來自性清淨,一向離六塵見聞覺知,與七轉識妄心并存和合運作﹔真實心不論何時何境,都能與七轉識妄心同時同處分明顯現。如來藏阿賴耶識體恆常住,含藏的七轉識種子剎那剎那變異生滅,由於阿賴耶識心體有能生萬法的真實體性,此真實心之勝義深妙又極甚深,若非實証及隨學於善知識的教導,凡夫乃至二乘愚人也是迷惑不解,往往會誤以為意識心就是真心,難以如實明了「真、非真」的道理。觀淨與其師慧廣所說法義與法界實相全然不符,如此成就毀謗勝妙法及大乘善知識重罪,識者不禁為他們挂腸懸膽!

中觀金鑑(連載八)

本期內容:正德老師條分縷析并舉示釋迦佛於《雜阿含經》中開示第一義空之正理,來破斥月稱、宗喀巴、印順等妄執細意識心能持種而常住不壞的邪門歪道。佛於四阿含諸經中,早已宣示:「一切粗細意識皆意法因緣生。」不論意識粗細程度,皆以意根及法塵為緣,方能從如來藏中出生。五陰中識陰所攝的細意識心,永遠無法超出意識心外,故彼所執以為實之細意識我仍是五陰我所攝。識蘊中之六識乃是根、塵、觸三和合所生者,是無常、生滅、變異之法,無恆常不變之自性,蘊處界法是有增減、垢淨、取舍之法,都是所生之法,有生故有變異壞滅之時,蘊處界所攝的任何一法,無有能造名色、能生萬法之真我,皆是此有故彼有,此起故彼起之緣生法。同理,如是觀察已,由於破除了無明,故能斷除貪愛等諸有漏積集後有苦蘊之行,苦因滅了所以不再出生後世名色等法,純大苦聚滅,此中亦無有作者,是故蘊處界皆屬此無故彼無,此滅故彼滅之緣生法,不實而生之法,當然不可能是持種心﹔何況是依附於蘊處界的生滅無常所顯現之空無法性,當然更不可能執持業種至未來世,故說蘊處界空不是真實空——不是第一義空。

世尊早已在四阿含與《心經》中密意說有一與五蘊不一不異之法,一異之法必然是相在之法,隨其生而有、隨其滅而空無。無我性之如來藏與有我性之五陰不一不異、不相在,世尊說五蘊非真實我,亦即五蘊法不是第一義空之常住法﹔又說五蘊不異我,因如來藏體恆常住故,出生五蘊,執持五蘊,無一剎那不執持,直到身壞命終﹔又如來藏體恆常住故,所持業種不壞不失、感得果報不錯不亂。故說能夠貫穿一切世間、出世間、世出世間法者是第一義空法如來藏,不是因緣所生法之蘊處界無常空、斷滅空﹔應成派中觀師月稱、宗喀巴、印順等人,將 世尊所說「一切有我者皆緣於五取蘊見我」,強說為「一切有我者都是緣於依蘊而別行假立之我,而不是緣於五取蘊本身」本質上已墮於薩迦耶見中,於生滅的蘊處界無常空說有我、無我,卻盡是臆想之戲論,完全違悖 佛之聖言量。

邪箭囈語(連載六)

本期內容:正元老師舉証多識、達賴彼等藏密喇嘛們惡意扭曲、使用栽贓手法,誆說 世尊是六識論的創始者,意謂 世尊無有智慧、無法証得第八識如來藏,謗佛、謗法之罪証確鑿。佛陀於阿含經中一向否定六識論,處處開示六識皆是虛妄,是世世不斷生死之法,教人應當舍離對六識的執著﹔甚至於開示:証得二乘解脫極果的阿羅漢們,舍壽後要滅盡十八界全部而入無餘涅盤,証明佛陀是絕對否定六識論。正元老師更舉達賴喇嘛誣謗「佛說三次轉法輪所開示的法教是互相矛盾的,最終的確認只有歸之於權威的推理——邏輯,無法盡信經文的權威。」彼等藏密喇嘛又主張無七、八二識,不但毀謗最究竟了義之唯識一切種智真實義、三轉法輪諸唯識經典是不了義法,更且謗為佛陀之方便說﹔將唯一佛乘——如來藏正理,原本完整而有次第的三乘佛法法義,弄得支離破碎,完全悖離佛法的真實義,實乃破壞佛法之最嚴重者﹔進而又將意識心住於男女雙身修法之性高潮樂受中,全然沈溺而一心不亂,名之為等至,其層次、內涵與佛所說解脫道、佛菩提道天差地別而完全相違,嚴重毀破菩薩之不邪淫重戒。然而,三乘菩提之施設,是佛陀依眾生根器大小、智慧淺深,次第而初轉阿含、二轉般若、三轉唯識諸經而究竟圓滿,宣說依如來藏心而有三界六道之流轉及四種涅盤成就,所開示的正理自始至終法同一味,無二無別。唯因聽法對象之不同,而有深淺廣狹的差異而已,決非達賴喇嘛等藏密諸師所說的「前後矛盾」,彼等所以如是說者,只因無有實証而全盤錯解佛法所致。

藏密所說涅盤之內涵,從來都是欲以意識心進入蘊處界俱在之外道涅盤境界,與佛法滅盡蘊處界的無餘涅盤迥異,更與大乘法如來藏的本來自性清淨涅盤完全不相應。多識喇嘛妄解《成唯識論》論文,依意識而建立之六識論邪見,夸夸其談的都無法觸及法界實相心如來藏,都是識陰六識的境界,完全悖離玄奘菩薩之論義。復次,藏密所修之即身成佛——無上瑜伽樂空雙運境界,是意識受樂境界,是貪染的淫根觸塵境界,絲毫也不寂靜,與《成論》中所說「其性本寂故名涅盤」的義理完全悖逆,全然是心外求法——外於真實心而妄求佛法,正是佛所說的外道。多識喇嘛未實証如來藏的本來自性清淨涅盤,無力在法義上作辨正,處處用掐頭去尾的斷句取義惡行來假造証據,卻將自身謗佛之罪名轉嫁給平實導師,正是同時犯了謗佛、謗法、謗勝義菩薩僧等毀謗三寶之最重罪,更是根本、方便、成已具足的波羅夷罪,不知果報可怖的多識喇嘛,一再大放厥詞、誤導眾生!所以 平實導師揭發藏密喇嘛教魚目混珠之邪法,只為維護世尊正法以救護學人,庶免學人未來世淪墮三涂受苦無量,這是重要且刻不容緩的工作。

廣論之平議(連載十七)

本期內容:承續前期,正雄居士詳細分說佛教五果——異熟果、等流果、增上果、士用果與離系果,因六識種子宿習堅固,感得諸識體相的變異,成就世間種種果報。正雄居士舉示《楞嚴經》三惡道異熟果報之種種相貌,眾生造作何種惡因,而感招何等地獄、鬼道與畜生果報。《楞嚴經》卷8有云:「眾生自業所感,造十習因,受六交報。」由於多有眾生不信 佛說有地獄業報,如宗喀巴著述《菩提道次第廣論》等書,不斷引導廣大信眾同墮三涂﹔為了貪享淫樂、貪圖利養等習,不思地獄業果報真實存在,以我見未斷之一介凡夫卻妄自推尊為大師、至尊﹔更誹謗第三轉法輪方廣諸經為不了義﹔又妄說樂空不二的意識境界為佛地真如境界等謬見,如是已成就十習因,墮於純情之中,死後廣受六交報已無可避免。

經中復云:眾生地獄業報受已,罪業尚未了結,地獄業報受盡,轉生到鬼道中。鬼道眾生皆是自心妄想所致,若有殊勝因緣而能証悟如來藏,如實現觀真心如來體性皆是不即不離之中道義,鬼道惡業自然不現,就能離開鬼道﹔鬼道業報受盡,還要轉生到畜生道中,償還過去世所負之債務﹔畜生道償債畢已,才能復得人身。經中佛陀開示業果之酬償曲折展轉,極為詳盡。復告阿難,現今世間人,過去的宿債雖然已經償畢,方始恢復人身﹔若值佛法尚存,本應努力尋求真善知識,聽聞正法,疾求証悟,如此得人身方不唐捐。然而,卻因宿習堅固,執邪倒見,才得人身,又造十不善業,復又輪墮,輾轉輪回不休﹔除非聽聞正法,又兼俱福慧資糧,得遇善知識應世說法,方有因緣觸証如來藏而離開惡業及異生性之死生輪轉,故這些眾生稱名可憐憫者。復舉阿闍世王殺父重罪,本應墮無間地獄,但因慚愧悔責,親自到佛前發露懺悔,并發菩提心,能得重罪輕受。不信因果,不信有惡趣果報,不信有前後世,不依止善知識,不聽 佛之教誡,無慚無愧不知懺悔﹔如此之人,佛陀亦無緣救治,必定墮阿鼻地獄。因此,勸誡欲進入藏密修學之人(包括《廣論》之修學團體),應遵佛語聖教速速尋覓真善知識,依止真善知識教授教誡,天天作殷重懺悔等事,直至好相出現﹔并勤求明心乃至見性,以免除地獄業報,這才是正途。

略評一西行者的眼見佛性(連載一)

本期內容:正慶老師評論并指出桃園懿蓮念佛會的指導老師「一西行者」是否真的眼見佛性?一西行者公開在懿蓮之官方網站自述他的証悟明心、眼見佛性,是因於:佛菩薩之加被、不假方便、自得,這三個條件而成就,然而彼之所言非如實語。學人是否真實証悟明心與眼見佛性,所証內涵落實於文字,是難逃明眼人之挪照與檢點。正慶老師節錄懿蓮之官方網站內容,一一舉証,條分縷析,加以辨正,顯示一西行者與他的學員并沒有眼見佛性,他們在網路上公告「已眼見佛性了」而令使世人周知,這樣的行為,已觸犯大妄語業,也將因此斲喪彼等多劫之法身慧命,於舍報後成就多劫地獄及諸惡道果報,也將遮障彼等往生彌陀淨土之善愿。佛陀教誡:「未得謂得、未証言証,是大妄語,成一闡提。」五逆及誹謗正法者,是極樂淨土所不攝受之人。正慶老師因悲憫故,以 釋迦世尊對佛弟子之殷切叮囑:「應不惜身命護持正法,是故能令法寶不斷﹔見邪見者勸令正見﹔應勤救護惡見眾生,令超邪徑住正見﹔應勤摧伏外道邪論,不令異見損眾生。」故而予以檢視,力加拔濟,希冀并提醒彼等能殷重懺悔,及時得到補救之機會。精彩內容,萬勿錯過。

從現代禪到佛教正覺同修會

本期內容:一位跟隨現代禪李元松老師修學數年之同修——雷京師姊,沖著對「禪」的一絲浪漫好感,懾服於李元松老師身上所散發出修行人的平易近人特質,以及對佛法全心全力的付出﹔在李老師的引領下,開始對生命方向有所省思。以為從此可在李老師一手創立的台北象山修行人社區安住辦道,認為活著做一個覺悟的人,死了可往生彌陀淨土。但直到現代禪副宗長張志成師兄一家人離開本愿念佛法門,投入 平實導師的門下,因而大受震驚。雷京師姊百思不解,而親自登門尋求解惑﹔張志成師兄說,以前因不懂經文而誤會 平實導師所說法義,如今方知實是完全符合經教!而後雷京師姊自己也對照出慧淨師父所講的淨土法義與經典有很大的差異,因此毅然離開了象山本愿念佛會,并相邀多位親屬與同參好友,一同加入了正覺同修會正法之修行,從此邁向佛菩提道真修實証之路。作者深自慶幸在此生道業面臨抉擇的轉捩點上,竟然有幸得以走進正覺講堂,值遇勝妙大法、大善知識 平實導師以及清淨的菩薩僧團,而令生命全然蛻變!

佈告欄

1.本會台灣各地講堂2010年上半年禪淨班,已於四月同步開設新班,七月底前仍可報名插班,共修期間:二年六個月(費用全免)

2.全省每周二晚上講經時間——目前 平實導師正在講授《妙法蓮華經》:開講時間18:50~20:50 座位有限,請提早入座以免向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