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陳晏平等合著

【出版日期】西元2018年6月30日

【書號】978-986-95830-5-3

【開本】32開

【定價】NT$300

  • 書籍簡介

  • 平實導師 序文

  • 內容試閱

中國禪宗祖師往往有所謂「見性」之言,所言多屬看見如來藏具有能令人發起成佛之自性,並非《大般涅槃經》中 如來所說之眼見佛性。眼見佛性者,於親見佛性之時,即能於山河大地眼見自己佛性,亦能於他人身上眼見自己佛性及對方之佛性,如是境界無法為尚未實證者解釋;勉強說之,縱使真實明心證悟之人聞之,亦只能以自身明心之境界想像之,但不論如何想像多屬非量,能有正確之比量者亦是稀有,故說眼見佛性極為困難。眼見佛性之人若所見極分明時,在所見佛性之境界下所眼見之山河大地、自己五蘊身心皆是虛幻,自有異於明心者之解脫功德受用,此後永不思證二乘涅槃,必定邁向成佛之道而進入第十住位中,已超第一阿僧祇劫三分有一,可謂之為超劫精進也。今又有明心之後眼見佛性之人出於人間,將其明心及後來見性之報告,連同其餘證悟明心者之精彩報告一同收錄於此書中,供養真求佛法實證之四眾佛子。

平實導師 序文

禪宗真旨即是實證第八識如來藏,般若之實證關鍵亦在親證第八識如來藏。此如來藏者亦名阿賴耶識,亦名異熟識,佛地易名為無垢識(菴摩羅識:清淨識)。此識廣有多名,例如《楞伽阿跋多羅寶經》卷四〈一切佛語心品〉云:「如是,大慧!『我』於此娑呵世界,有三阿僧祇百千名號,愚夫悉聞,各說『我』名,而不解『我』如來異名。大慧!或有眾生,知『我』如來者,有知一切智者,有知佛者,有知救世者,有知自覺者,有知導師者,有知廣導者,有知一切導者,有知仙人者,有知梵者,有知毘紐者,有知自在者,有知勝者,有知迦毘羅者,有知真實邊者,有知月者,有知日者,有知主者,有知無生者,有知無滅者,有知空者,有知如如者,有知諦者,有知實際者,有知法性者,有知涅槃者,有知常者,有知平等者,有知不二者,有知無相者,有知解脫者,有知道者,有知意生者。大慧!如是等三阿僧祇百千名號,不增不減。此及餘世界,皆悉知『我』,如水中月,不出不入。彼諸愚夫,不能知『我』,墮二邊故,然悉恭敬供養於『我』,而不善解知辭句義趣,不分別名,不解自通,計著種種言說章句,於不生不滅,作無性想,不知『如來』名號差別。」

此眾生各有之自內我方是真我,方是真正之造物主、上帝、大梵、創世主、大梵天王、祖父、道、諦、神、古仙人……,禪宗名之為本來面目、本地風光;然自無始劫來悉無蘊處界等三界我性,是故其體常住而無間斷,乃至無始以來未曾剎那間斷,乃能依因果業力創造各各有情之蘊處界,及以有情受報之器世間,得令有情世世受報又造新業而生死不斷;具真實體性故其體不空,無三界有性故無形無色而名為空,如是雙具空與不空,空而有性故名空性,方是真實而常住不壞之自內我;如是眾生各各本有之自內我又名「如來」,又名為「我」,以顯示其異於三界中非有真實性之蘊處界等無我性。

而此有情各自本具之真實自內我空性,於七地以下名為阿賴耶識,八地以後捨阿賴耶名,改稱異熟識,佛地獨名無垢識;非如蘊等剎那生滅不可久住,而有能生萬法之自性故,名為空性。例如《入楞伽經》卷八〈剎那品〉說:「大慧!言剎尼迦者,名之為;阿梨耶識名如來藏,無共意轉識熏習故名為,具足無漏熏習法故,名為不空。」是故第八識如來藏又名空、空性、不空,因為無形無色而又能生萬法,故非單名為空,又說不空。此如來藏空性,在禪宗名之為父母未生前的本來面目、本地風光、莫邪劍、佛、法、佛法大意、石上無根樹、繫驢橛、花藥欄、綠瓦……等無量名,皆是指此識如來藏。

凡我佛子欲入般若實相境界者,皆必須親證此識、知其所在,然後能觀其真實而如如之常住不壞金剛法性與其種種自性。當知此識性如金剛永不可壞,是一切法所依,亦是三乘菩提之根本依。若無此識,尚無三界有情,何況有一切法?故說此識為三界萬法之根本,世界之成住壞空悉依此識,是故禪宗六祖悟得此識後說:「何期自性能生萬法。」實證之諸佛與諸菩薩之現觀悉皆如此,無可置疑;唯有凡夫生疑乃至誤會,以不解故唯憑臆想猜測,故有種種謬說。

例如昔時聖嚴法師說應該要滅除阿賴耶識,才能證悟,應係被香港故月溪法師著作所誤導;聖嚴當眾演說之後還整理成文字落實於書中,不唯成就謗法大罪,同時誤導廣大學人,其過不可謂輕。所以者何?謂若能滅如來藏阿賴耶識者,豈非故謗 如來說法虛妄耶?如來於前後三轉法輪諸經中都說阿賴耶識名如來藏,性如金剛永不可壞;亦說此識是一切有情生命之根本,亦說三乘菩提依此識如來藏而建立。今觀聖嚴法師主張應滅除阿賴耶識心,豈非公然謗佛妄說法耶?

若阿賴耶識心體可滅或實不存在,無能世世出生有情之五陰者,此見豈非同於斷見外道?如是邪見,世尊早於經中預為破斥,不料末法時世名聞四海之大法師仍墮入其中,隨釋印順踵後謗法、謗佛,亦可嘆也!例如《入楞伽經》卷二〈集一切佛法品〉明載:「大慧!若阿梨耶識滅者,此不異外道斷見戲論。」故說聖嚴法師與釋印順邪見嚴重,更以書籍流通誤導眾生,成就謗佛謗法重罪;彼二人者俱屬名聞當代之大師,乃竟無知若此,誠可嘆也!又,若欲滅阿賴耶識心體,前提必是先找到此心所在,否則焉能滅之?觀乎聖嚴一生,連阿賴耶識自性都無所知,顯示其未曾證得阿賴耶識所在,更何況奢言滅之?而言盲從月溪法師,主張應滅阿賴耶識方得證悟,都成戲論。

又觀乎喇嘛教外道於網絡上公開貼文,誣謗平實為「阿賴耶外道」者,更覺可笑;謂平實若是外道者,則親證第八識而成佛之諸佛如來及諸菩薩,豈非同屬外道?則自達摩西來、慧可、僧璨、道信、弘忍,乃至唐朝玄奘以及慧能之後的所有證悟祖師,悉成外道矣!寧有是理乎?然而彼諸祖師皆是實證般若或種智之賢聖,同皆實證阿賴耶識心體而發起般若智慧或道種智故,所證之根本同皆第八阿賴耶識心體故。由此事實亦顯見喇嘛教純屬外道而於佛法知見付之闕如,若究其咎,則仍當歸責於佛門諸大法師,顯示彼等弘法護教之能力大有不足之處,都未稍窺大乘見道之門,唯能縱令喇嘛教外道謗第八識如來藏,始終默認而不予究責或無智得以論證其謬。深究其原由,肇因諸大法師自身亦不知三乘菩提皆依如來藏阿賴耶識方得建立,更不知一切有情宇宙時空亦依如來藏方得生住異滅所致。

如是無知於《佛藏經》所說之無名相法如來藏,於佛法中無絲毫證德,而求名聞利養,廣作營運以成就世間大名聲時,所說諸法同於外道而稱為佛法、名為佛說,本質實屬謗佛、謗法之破戒比丘,已破菩薩十重戒故,是謗三寶者故;而彼等諸大法師都不醒覺自身已是具足大惡業之破戒比丘,亦不檢討自身是否具有 佛所許可廣受利養之實質,而盲目營造世間名聲以求廣大眷屬及隨之而來種種利養,亦不問後世極不可愛異熟果報之恐怖,亦可悲矣!如來曾訶責謗法、謗菩薩藏之破戒比丘,謂其造罪非輕。(編案:《佛藏經》卷二〈淨戒品〉明載:「舍利弗!如是罪惡比丘為是諸天所知惡賊,白衣無異,而受供養、迎送、禮拜、合掌、恭敬。弊人愚癡猶如死屍,所著衣服皆是偷得,缽中所食皆是盜取,無人與者,乃至少水亦是盜得。舍利弗!破戒比丘所至之方,若至東方、南西北方,皆是偷地而行,何以故?是人所有威儀行法,皆是偷盜假竊所作,行立坐臥來去視瞻,屈伸俯仰著衣持缽;今但略說身口意業,有所施作皆是偷賊;若有剃是人髮,為剃賊髮。舉要言之,破戒比丘有所施作皆是賊作,舍利弗!弊惡比丘乃至大小便利澡手,皆是賊法;何以故?舍利弗!閻浮提內,皆是國王及諸大臣、人民所有,及屬非人,是惡比丘於中為賊。舍利弗!若王大臣於惡賊所,不望功德,不言等我,不言勝我。破戒比丘著聖法服,於是人所望得功德,是故聽使止住國土;若知其惡,乃至唾地亦復不聽;是故舍利弗!弊惡比丘動身所作皆是賊作,名為常賊、大賊、立幢相賊,打害一切世間人者。何以故?無惡不作故。是故,舍利弗!是惡比丘於諸一切天人世間為是大賊。」)

然阿賴耶識是一切有情各自悉有,其體性本來具足一切法,各依自身業力而生一切有情五蘊、四蘊之身,世世生死不斷,方是有情各自之真「我」;然因其性本來無有蘊處界我性,故名無我;無始以來本自存在、法爾而有,故名無生。而此阿賴耶識如來藏,無始以來悉被愚癡有情內執為自我,或外推於造物主、大梵天王……等,其實皆是各自有情之真實自內我,是故 如來憫諸有情無智而在緣熟時下生人間示教利導,冀諸有情同得解脫。

始從《我的菩提路》第一輯於二○○七年問世,第二輯隨後於二○一○年與讀者見面,又經七年始有第三輯問世。今過一年,再梓行第四輯於人間,藉以彰顯 如來遺法迄今依然可證,非屬玄談或思想而已,盼得鼓舞佛門清淨守戒、修福、除性障、勤修正知見、已修定力之佛子們,因此發起效法賢聖之心,同以荷擔如來家業為己任,進而求證此識如來藏,冀能與平實一同復興久已衰落之中國佛教,誠乃報佛恩、國恩、父母恩、眾生恩之大行也。

若是身穿僧衣而暗中修習雙身法,已喪失戒體而不只是佛門外道,已經是地獄種姓;若是公然否定第八識心,並且書之以文、梓行書籍,廣泛流通而嚴重誤導眾生者,已是謗菩薩藏者,根本罪、方便罪、成已罪都具足了,成為一闡提人,《楞伽阿跋多羅寶經》中具說。如是之人,來世報在無間地獄中,受苦七十大劫以後才能往生餓鬼道;再經多劫受苦之後才能往生畜生道中,再經多劫受盡種種痛苦以後才能回到人間,前五百世中盲聾瘖啞、五根不具。久後終於能有機緣得聞如來藏妙法時,由於往世邪見種子尚未懺除,於是又造毀謗如來藏勝法的大惡業,於是又重新墮落三惡道。如是循環不斷,終而復始,直到無量劫後懺除外道邪見種子,方能不再淪墮三惡道中;然後久修佛菩提道,終始無數劫而歷事九十九億佛之後,終究不得實證,即使「順忍」亦不可得,如是果報之事實具載《佛藏經》中,尚可查驗。

而我佛門一向多有外道邪見流傳者,究其原因,則是三乘菩提難可得證,以是緣故心外求法自以為是,乃至被附佛外道誘惑而致淪落雙身法中以為快速成佛,皆坐正知見不足及實證菩提之信心不足所致;今者四度出版《我的菩提路》以為明證,末法時期廣大佛弟子中或有大心者,當生「佛何人斯、菩薩何人斯?祖師何人斯?有為者亦若是」之心,則能發起大心求證佛菩提道,勤心熏習正知見以遠離外道邪見,亦了知正法知見不同於表相佛教的所在,如是即可遠離外道惡見及凡夫知見,並能快速證得解脫果、佛菩提果。

大乘佛法之證悟般若,絕對不許外於大乘聖典法教;若有人外於大乘聖教之開示,言其所悟「雖異於教門,然亦是大乘證悟」,當知其人即是佛門中之外道,所悟必定已經異於宗門之悟,同於常見外道法,然不能自覺而誤以為悟。所以者何?謂宗不離教、教不離宗:先有宗門之證悟然後有所說法而集為經,或造諸論,即是聖教;故依聖教所說而悟入者,必定同於宗門所悟;故宗門所悟內涵,亦必定同於聖教中之所說,是故《楞伽經》卷三〈一切佛語心品〉說「宗通及說通」,又說:「宗及說通相,緣自與教法;若見善分別,不隨諸覺想。」必得遠離意識覺想境界,不墮常見外道知見中。此是佛門一切學人都需了知之正見,願我佛門一切學人普能建立此一正見,庶乎此世來世得有見道因緣,幸哉!

不論是大乘、二乘中之弘法師,若確實證悟而且依經據論檢查無誤了,若當代無人誤導眾生同犯大妄語業時,只需弘揚正法即可,不必摧邪顯正;但若見有當代大法師正在大妄語業中,也同時誤導座下弟子同犯大妄語業時,則不應獨善其身,為救被誤導之佛弟子及誤犯大妄語業之大法師,應將彼等錯悟之大名聲法師所說錯誤法義加以辨正,由此摧邪之作為即可顯示正法異於邪法之處,可免被誤導之眾生繼續墮於大妄語業及破法共業中,亦救彼諸大法師捨壽前對眾懺滅大妄語罪,方屬深生悲憫之大悲心菩薩。

佛子 平 實 敬序

二○一八年春分 序於松柏山居

進入正覺的因緣

二○○五年初,逢父喪三個月,我到台中霧峰探訪好友--「火哥」吳蒼火先生;他領著我到霧峰街上一家素食麵店。食畢後,他囑咐我繼續慢慢吃,他很快就回來。我閒得發慌,到處張望;看到素食麵店角落裡一堆結緣書,其中有一本黑黑舊舊的《無相念佛》。我直取此書翻看,「哇!這啥?!怎麼這一本髒髒舊舊的書(很多人翻閱過),令我讀了感覺很舒服?!」我讀完了自序、緒言,就決定把這本書帶走,而且對書後載明的台北市承德路上的「正覺同修會」產生莫大興趣。書中提及年長者、甚至小學程度的學人,都可以有所成就;當下就想到我的老媽媽:「我希望媽媽可以學這一門。」我心想。

由於「火哥」帶我去吃麵,以及那本經多人翻過卻未被取走的《無相念佛》,我、吳振聲師兄、郭俊賢師兄進入了正覺,而且現在三個人都破參了。這因緣,直到今日,身為吾輩三人的好友「火哥」還尚未知悉呢!我還要感謝當年台中講堂某菩薩到霧峰去擺結緣書,這一擺,擺出了新竹三兄弟破參。

讀到「暗助弱小」一詞,心中對該作者起了嚮往:咦!這一點跟我很像啊!二○○三年,我把與吳、郭兩位師兄合資的公司財務給搞垮了;好不容易借來重整的錢,聽到一位清貧老同學很困苦,徵得他們兩位同意,我就領了其中的一部分錢給他送上。


初體驗

十月初,就在上山約十天前的週二講經,導師又再次提到:「一念頓悟時即可當場證得第八識如來藏心體之全部,這就好像是不知芒果的人,忽然有人取來一顆芒果讓他觀看時,他當場就看見芒果的全體了,絕不是先見芒果的蒂頭,再見芒果的上半部,再見芒果的下半部。」我心想,這是我第二次聽 導師說芒果與開悟的關係,莫非這開悟法和芒果有關?(真是傻孩子!)隔天在家拜佛時,又想到此事。望著 釋迦世尊聖像,我向佛祈願:「我一定買芒果來供養您!」接著就上街去也。一家家水果店問下來,才知道今年臺灣的成熟芒果,已經在八八水災後完全損毀。「怎麼辦?」我心想:答應過佛欸!作不到不行呀!難道回去跪著道歉喔?此時突然想到,夏威夷也盛產芒果,東南亞也是,找進口商問問!於是,開始一家一家地打電話;經過一番折騰,終於問到了進口芒果的所在。價格,是省產的十倍……很便宜啦!我答應 佛的事可以作到了!

供上了芒果的星期五當晚,收到了錄取通知,很高興。當晚拜佛後,一時念起,拿了前輩們的見道報告來看。看到了「□□□□□□□□」一段文字,心裡出現了師母戴著招牌黑框眼鏡,笑嘻嘻的樣子。「□□□□□□□□……」「□□□□□□□□……」,這句話一直在心中繚繞。又回到佛堂,時近午夜,把燈關掉開始拜佛。拜下去,感覺身體在晃動,晃動的節奏與心跳一致。「是心跳帶來身體的晃動……」,但是,為什麼呢?就寢了,躺在床上快入睡時,□□□□□□,怪怪的。「這有什麼關聯性嗎?」我心裡繼續想著:「□□□□□□□□……」,迷迷糊糊睡著了。

星期六中秋節中午,拜佛拜累了,看到佛像有點灰塵,我拿了除塵紙輕輕擦了起來;後來索性將 釋迦佛的聖像請下座,抱在懷中仔細地擦拭。就這麼擦著、盯著,看著手指突然模糊了,才發現自己因為傷感,淚水就滴落在 釋迦佛聖像上。趕忙說了對不起,將聖像請回座上,走到廚房切柚子吃。

左手抓著柚子,右手準備切下蒂頭。就這麼切下去的時候……我覺得觸到了什麼……這□□□□□□,莫非是祂?突然這時「□□□□□□□」的畫面又跳出來……,我體會到……,我知道怎麼回事了!原來觸證如來藏,真的就像桌上取柑一樣的容易!

「好開心哪!終於對得起導師他老人家了……」、「師母穿越時空幫了我……」、「一定是芒果,佛陀也幫了我……」、「若非聽導師說法四年,我豈能建立正確知見?導師在《金剛經宗通》開講時烘雲托月,既作又說,老婆到不行,導師最偉大!」一整天,心裡都歡喜得不得了。開始看公案,那個沒吃粥會餓的火頭僧人,真是親切啊!舉起手來,「我手何似佛手」;抬起腿來,「我腳何似驢腳?」呵!呵!呵!原來這麼回事啊!

一整個星期,都沈浸在歡喜之中;呵呵笑!笑呵呵!停都停不下來。


禪三上山中午第一餐,大眾依序就座。突然發現竟然我將會與 主三和尚同桌吃飯;三秒鐘,眼淚就湧上來,真奇怪。第一天下午拜懺,還想著,等一下應該用不到衛生紙吧?孰知整個拜懺過程中,男眾用最多衛生紙的人竟是我!一拜一泣,怎麼這麼愛哭呀?

第一次小參,導師微笑著問:「說說看!」我先是愣了一下,第一次近距離端詳這位長者,與夢境中穿著淺藍色長袍馬掛、長得略高,讓當時還是孩子的我跪著的那個人好生神似。我將中秋節當日下午一點五十分切柚子觸證的事講了一遍,導師笑著提高聲量說:「嗯!中秋節,殺賊頭!」接著,導師問,如來藏是什麼;我說:「祂無形色,您看不到祂,但我可以把祂請出來向您請安喔!」接著我笑嘻嘻地把如來藏「請」了出來;並且向 導師報告昨晚普說時,公案內祖師喚桌椅為竹石的原因。導師說:「□□、□□,算你過了一項。」接著 導師出了一個題讓我整理,隔日再向監香老師報告。

回到座位上,「警慢心」三個字已經被拋到九霄雲外去了:「這次妥當了!」開心地在座上打起了妄想:「回到新竹班上,見道報告說些什麼好呢?」八字還沒一撇就慢心高漲,渾然不知遮障即將現起,這一遮就一直到下山……。

隔天,與監香老師小參,智慧完全發不起來。監香老師說,我找到了時間還太短,因此體驗不夠。「嗯!這次應該是完蛋了!」我心想著。接下來的兩天,什麼都想不出來。不過沒關係啦!我不擔心自己,卻持續關心著一同上山的吳師兄、郭師兄:「他們狀況如何呢?新竹講堂一次來了三個人,可不能就這麼完璧歸趙呀!吳師兄、郭師兄!你們要達陣成功啊!」我心裡一直惦念著。

中午,已經有兩位男眾師兄開始寫書面考題了;一直到傍晚,吳師兄還沒被要求寫考題,我心裡開始慌張了!怎麼辦?越想越慌,向糾察老師報告要去洗手間,其實是躲進廁所哭了起來。我心想:「新竹講堂三人上山來,還沒有人過關?吳師兄你不是第一次上來了,你若不趕緊過關,怎麼可以呢?」之後,壞情緒一直襲來;藥石後、普說前,夜幕低垂,我跑到陽台上,望著遠方,淚流下來;心裡竟盤算著:若把我秤斤賣了能拿多少錢(大概不到一萬元)?這些最後的錢護持正法後,能不能幫助吳、郭師兄見道啊?

導師普說完畢,我到佛前祈願:「我不參了,若這些明心的機會、額度可以集中使用的話,請拿我的福德籌碼先灌給吳師兄吧!如還有剩(還真會算),灌給郭師兄吧!」語畢回座,坐我旁邊的吳師兄又被叫進小參室。別的師兄姊們很努力拜佛,我卻一直緊盯著小參室門口。幾分鐘後,門打開了,吳師兄到佛前禮拜後,向糾察老師領了書面考題……噢!欸!

新竹終於有人破參了,真是太好了!好像大事已畢一般!當晚睡得好極了!


第四天午齋,入座後 導師簡單開示一番,告訴大眾說若未過關,下回再來與善知識共住。我一邊吃、一邊流淚,又不敢發出聲音吸回涕沫,只好將飯菜摻和著鼻涕吃下去。我與 導師就比鄰監香老師而坐,一舉一動 導師看得太清楚了;看我吃鼻涕,導師放下碗筷,起身到窗邊拿了一包紙巾,放到我面前。和尚發了一個好球,弟子當然要揮棒呀!我大力地抽了兩張起來擦臉,怕擾人食慾,不敢發聲用力將鼻涕擤乾淨;幾分鐘後,又是飯菜摻和著鼻涕吃著。導師高舉筷子晃到我面前,再次指著桌上的紙巾,我又抽了兩張起來擦臉,給大家看!……感恩 導師!真是太失態了!實在是因為與善知識同桌吃飯最後一天,心中不捨呀!加上吳師兄確定過關,是新竹講堂開班三年餘以來第一人;離情依依加上溢於言表的歡喜,才會這樣吃著鼻涕餐。不是為我自己沒過關而哭泣啦!(後記:事後吳師兄曾來問末學,末學告知,才不是參不出來而哭哭啼啼!度量哪會這麼小!嘻嘻嘻!)

餐後,大眾回到大殿繼續用功。經過 導師身邊時,導師將我攔下,說了勉勵我等三人的話。導師您真是太慈悲了!


再度上三

農曆年後第一次週二講經,我到台北九樓講堂;明玉師姊交給我一個信封後,我隨即入內禮佛後坐下;抬起頭,睜眼一瞧……這不就是上次監香老師問時,答不出來的那個答案嗎?下山後我一直想找一個最貼切的答案卻一直找不到,原來就在眼前。「這麼現成」,我心想。「可是在此刻之前,因緣未具足、福德也還差一點,怎麼樣就是找不到!」

比起第一次上山前整整一週因觸證的喜悅而沈浸在歡樂當中(真是天真可愛),第二次上山前就覺得戰戰兢兢了。若未過關,真對不起好多菩薩,但禪三嚴格的考核上次已經見識過了。收到錄取通知,知道這次得努力一拼。

在座位上,每次心裡起慢、妄念生起,我就前去禮佛求懺悔。起床後、三餐畢、安板,一天五次到佛前求願。後來覺得一直這麼求實在沒意思,就開始改求:「同時上禪三的眾同修們早有入處,遮障減少」,「求見性的師兄快見性」,「導師、監香老師、護三菩薩色身康泰!」。

這回第一次經行時,在硬水泥地上走了幾步,突然踩到地上軟軟的青苔;深深體會,妄心了別此步踏下與前幾步身觸所得覺受熏習不同,生起自我保護警覺,而真心□□□□□□,真妄搭配得太妙了;「真的是這樣欸!呵呵呵!」我心裡高興,獨自笑了起來。監香游老師見狀,快步走到我身邊關切地問:「有體會了嗎?」我感動莫名,為什麼呢?游老師應該是老監香了,對禪三初次見面的學員還這麼老婆關切,嗯!真是菩薩性!

用齋時,老婆心切的 導師,吃沒兩口飯,又一桌一桌地請大家吃水果。最後走到我與俊賢師兄這桌,一個一個點名吃水果,輪到我與俊賢,「嗯!」心裡作好準備,球投過來就要揮棒。「你們兩個,我不要請你們吃水果啦!呵?」啊!突然呆住,不知道怎麼反應。真是感謝 導師,也自責自己智慧不夠,只能對好球揮棒,對變化球就呆如木雞,懺悔、懺悔!。


第二次上山,與 導師小參依舊是緊張的,但未知的惶恐少了許多。導師問話,我回答,口說又手呈。一問一答,不知不覺師徒對話好長時間。導師出了兩個問題讓我思惟整理。步出小參室,其實心裡忐忑不安,因為第一個問題不會回答,「怎麼辦呢?」我到 佛前禮拜。

隔天,輪到我與監香老師小參了,我靦腆傻笑。「你應該會啊!試著說說看!」蔡老師慈悲地說。我小心翼翼地試著回答:「如來藏具有幾個不同的特質與特性……」我說著說著,竟答出那個關鍵答案!「真是太奇怪了!昨天也是這樣,導師問、我回答,感覺這個回答的好像不是自己!」我興奮地向蔡老師說。「是啊!智慧都不是自己的,都是佛菩薩加持!」是啊!真的是這樣!回想我傻傻供上芒果、淚水滴到 世尊聖像、□□□□、導師在《金剛經宗通》開講時烘雲托月,老婆到不行……。若無佛菩薩加持,透過真心如來藏令我覺知妄心一念相應而發現真心所在,任誰都想不到啊!很有智慧?有什麼好驕傲的呢!我向蔡老師報告:就像布施三輪體空一樣,智慧也是,一切若說若作,譬如能說出一句有智慧的話,都是真心的作用;這個妄心、覺知心我,絲毫無須感到驕傲。所以,一切都是佛菩薩慈悲加被。

在這唯一一次與監香老師小參的過程中,蔡老師聽我報告並慈悲地予我開示更細微的智慧知見外,並未再問我問題,且交代我不需再登記小參。出了小參室,我才驚覺原來昨天 導師已經慈悲一次地問完我所有問題。「好奇怪喔!」我心想:「真是慈悲而有趣的經驗」


看見示現

在小參室第一次報告書面考題,導師慈悲開示時,我都叉手置胸前,因為我知道,這是今生法身慧命父母面授重要知見;如此珍貴的智慧演示,當然慎重諦聽。導師開示一段落,看得出 導師色身的疲累。此時,我突然生起一念就說:「導師!現在我近距離看您……您有裝假牙喔?」我問。「對啊!你有看到喔!看這麼仔細。」導師微笑回答。「您裝假牙前,治牙的時候,是不是牙齒也要鑽要磨,很難受;昨天我看到您在量血壓,但是我們禪三施設禁語,我很擔心,但是不敢問情況……導師您可以不要再來,您為了我們,又這樣再來人間,五蘊具足,要承受這些……色身上的苦……」我問,很是感傷 導師的示現。「對啊!因為佛法需要有人弘傳。」導師微笑回答。

此時,瑞青師兄說:「導師這樣為眾生,令我非常佩服,我也希望以導師為榜樣,在道業上努力提升,在娑婆世界利益眾生……」俊賢師兄突然說:「我也是!」「我也一樣!」我趕緊說:「弟子李冠林發願,以平實導師為榜樣,累積福德、提升道業,常在娑婆,利樂有情,復興佛教!」導師:「好!太好了!這樣正法就可以長久住世。你們會發這樣的宏願,很好!」我如此發願時,好緊張、好興奮;叉手胸前,四個字、四個字地說,我記得好清楚,導師充滿慈愛的眼神,很有耐心地聽我四個字、四個字地說出心願。「好!太好了!很好。」導師再次勉勵我們。


經過幾次的體驗、報告,導師慈悲、細心地指點每一位在小參室的同修,絲毫不馬虎、不打折。還格外花心思安撫我與俊賢,告訴我們不要緊張,心情放輕鬆。我看到 導師的倦容,真的是靠著「慈悲一片」硬撐著;導師還得要上上下下,到花園去照顧看話頭、求見性的師兄。

後來 導師對我們說了「恭喜」,讓我們去禮佛;交代我們要抱著飲水思源的心情,一定要記得先答謝 釋迦世尊。我在佛前慎重稟白、發願,並到 韋陀菩薩像前叩謝。接著,我到 克勤祖師像前禮拜,我說:「克勤爺爺啊!您放心好了,我一定會保護好大慧阿爹的……。」(後記:當時真是天真又可愛,法身慧命剛自導師手上出生,受導師保護,到底誰保護了誰啊!莞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