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陈晏平等合着

【出版日期】公元2018年6月30日

【书号】978-986-95830-5-3

【开本】32开

【定价】NT$300

  • 书籍简介

  • 平实导师 序文

  • 内容试阅

中国禅宗祖师往往有所谓「见性」之言,所言多属看见如来藏具有能令人发起成佛之自性,并非《大般涅盘经》中 如来所说之眼见佛性。眼见佛性者,于亲见佛性之时,即能于山河大地眼见自己佛性,亦能于他人身上眼见自己佛性及对方之佛性,如是境界无法为尚未实证者解释;勉强说之,纵使真实明心证悟之人闻之,亦只能以自身明心之境界想象之,但不论如何想象多属非量,能有正确之比量者亦是稀有,故说眼见佛性极为困难。眼见佛性之人若所见极分明时,在所见佛性之境界下所眼见之山河大地、自己五蕴身心皆是虚幻,自有异于明心者之解脱功德受用,此后永不思证二乘涅盘,必定迈向成佛之道而进入第十住位中,已超第一阿僧祇劫三分有一,可谓之为超劫精进也。今又有明心之后眼见佛性之人出于人间,将其明心及后来见性之报告,连同其余证悟明心者之精彩报告一同收录于此书中,供养真求佛法实证之四众佛子。

平实导师 序文

禅宗真旨即是实证第八识如来藏,般若之实证关键亦在亲证第八识如来藏。此如来藏者亦名阿赖耶识,亦名异熟识,佛地易名为无垢识(庵摩罗识:清净识)。此识广有多名,例如《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四〈一切佛语心品〉云:「如是,大慧!『我』于此娑呵世界,有三阿僧祇百千名号,愚夫悉闻,各说『我』名,而不解『我』如来异名。大慧!或有众生,知『我』如来者,有知一切智者,有知佛者,有知救世者,有知自觉者,有知导师者,有知广导者,有知一切导者,有知仙人者,有知梵者,有知毘纽者,有知自在者,有知胜者,有知迦毘罗者,有知真实边者,有知月者,有知日者,有知主者,有知无生者,有知无灭者,有知空者,有知如如者,有知谛者,有知实际者,有知法性者,有知涅盘者,有知常者,有知平等者,有知不二者,有知无相者,有知解脱者,有知道者,有知意生者。大慧!如是等三阿僧祇百千名号,不增不减。此及余世界,皆悉知『我』,如水中月,不出不入。彼诸愚夫,不能知『我』,堕二边故,然悉恭敬供养于『我』,而不善解知辞句义趣,不分别名,不解自通,计着种种言说章句,于不生不灭,作无性想,不知『如来』名号差别。」

此众生各有之自内我方是真我,方是真正之造物主、上帝、大梵、创世主、大梵天王、祖父、道、谛、神、古仙人……,禅宗名之为本来面目、本地风光;然自无始劫来悉无蕴处界等三界我性,是故其体常住而无间断,乃至无始以来未曾剎那间断,乃能依因果业力创造各各有情之蕴处界,及以有情受报之器世间,得令有情世世受报又造新业而生死不断;具真实体性故其体不空,无三界有性故无形无色而名为空,如是双具空与不空,空而有性故名空性,方是真实而常住不坏之自内我;如是众生各各本有之自内我又名「如来」,又名为「我」,以显示其异于三界中非有真实性之蕴处界等无我性。

而此有情各自本具之真实自内我空性,于七地以下名为阿赖耶识,八地以后舍阿赖耶名,改称异熟识,佛地独名无垢识;非如蕴等剎那生灭不可久住,而有能生万法之自性故,名为空性。例如《入楞伽经》卷八〈剎那品〉说:「大慧!言剎尼迦者,名之为;阿梨耶识名如来藏,无共意转识熏习故名为,具足无漏熏习法故,名为不空。」是故第八识如来藏又名空、空性、不空,因为无形无色而又能生万法,故非单名为空,又说不空。此如来藏空性,在禅宗名之为父母未生前的本来面目、本地风光、莫邪剑、佛、法、佛法大意、石上无根树、系驴橛、花药栏、绿瓦……等无量名,皆是指此识如来藏。

凡我佛子欲入般若实相境界者,皆必须亲证此识、知其所在,然后能观其真实而如如之常住不坏金刚法性与其种种自性。当知此识性如金刚永不可坏,是一切法所依,亦是三乘菩提之根本依。若无此识,尚无三界有情,何况有一切法?故说此识为三界万法之根本,世界之成住坏空悉依此识,是故禅宗六祖悟得此识后说:「何期自性能生万法。」实证之诸佛与诸菩萨之现观悉皆如此,无可置疑;唯有凡夫生疑乃至误会,以不解故唯凭臆想猜测,故有种种谬说。

例如昔时圣严法师说应该要灭除阿赖耶识,才能证悟,应系被香港故月溪法师著作所误导;圣严当众演说之后还整理成文字落实于书中,不唯成就谤法大罪,同时误导广大学人,其过不可谓轻。所以者何?谓若能灭如来藏阿赖耶识者,岂非故谤 如来说法虚妄耶?如来于前后三转法轮诸经中都说阿赖耶识名如来藏,性如金刚永不可坏;亦说此识是一切有情生命之根本,亦说三乘菩提依此识如来藏而建立。今观圣严法师主张应灭除阿赖耶识心,岂非公然谤佛妄说法耶?

若阿赖耶识心体可灭或实不存在,无能世世出生有情之五阴者,此见岂非同于断见外道?如是邪见,世尊早于经中预为破斥,不料末法时世名闻四海之大法师仍堕入其中,随释印顺踵后谤法、谤佛,亦可叹也!例如《入楞伽经》卷二〈集一切佛法品〉明载:「大慧!若阿梨耶识灭者,此不异外道断见戏论。」故说圣严法师与释印顺邪见严重,更以书籍流通误导众生,成就谤佛谤法重罪;彼二人者俱属名闻当代之大师,乃竟无知若此,诚可叹也!又,若欲灭阿赖耶识心体,前提必是先找到此心所在,否则焉能灭之?观乎圣严一生,连阿赖耶识自性都无所知,显示其未曾证得阿赖耶识所在,更何况奢言灭之?而言盲从月溪法师,主张应灭阿赖耶识方得证悟,都成戏论。

又观乎喇嘛教外道于网络上公开贴文,诬谤平实为「阿赖耶外道」者,更觉可笑;谓平实若是外道者,则亲证第八识而成佛之诸佛如来及诸菩萨,岂非同属外道?则自达摩西来、慧可、僧璨、道信、弘忍,乃至唐朝玄奘以及慧能之后的所有证悟祖师,悉成外道矣!宁有是理乎?然而彼诸祖师皆是实证般若或种智之贤圣,同皆实证阿赖耶识心体而发起般若智慧或道种智故,所证之根本同皆第八阿赖耶识心体故。由此事实亦显见喇嘛教纯属外道而于佛法知见付之阙如,若究其咎,则仍当归责于佛门诸大法师,显示彼等弘法护教之能力大有不足之处,都未稍窥大乘见道之门,唯能纵令喇嘛教外道谤第八识如来藏,始终默认而不予究责或无智得以论证其谬。深究其原由,肇因诸大法师自身亦不知三乘菩提皆依如来藏阿赖耶识方得建立,更不知一切有情宇宙时空亦依如来藏方得生住异灭所致。

如是无知于《佛藏经》所说之无名相法如来藏,于佛法中无丝毫证德,而求名闻利养,广作营运以成就世间大名声时,所说诸法同于外道而称为佛法、名为佛说,本质实属谤佛、谤法之破戒比丘,已破菩萨十重戒故,是谤三宝者故;而彼等诸大法师都不醒觉自身已是具足大恶业之破戒比丘,亦不检讨自身是否具有 佛所许可广受利养之实质,而盲目营造世间名声以求广大眷属及随之而来种种利养,亦不问后世极不可爱异熟果报之恐怖,亦可悲矣!如来曾诃责谤法、谤菩萨藏之破戒比丘,谓其造罪非轻。(编案:《佛藏经》卷二〈净戒品〉明载:「舍利弗!如是罪恶比丘为是诸天所知恶贼,白衣无异,而受供养、迎送、礼拜、合掌、恭敬。弊人愚痴犹如死尸,所著衣服皆是偷得,钵中所食皆是盗取,无人与者,乃至少水亦是盗得。舍利弗!破戒比丘所至之方,若至东方、南西北方,皆是偷地而行,何以故?是人所有威仪行法,皆是偷盗假窃所作,行立坐卧来去视瞻,屈伸俯仰着衣持钵;今但略说身口意业,有所施作皆是偷贼;若有剃是人发,为剃贼发。举要言之,破戒比丘有所施作皆是贼作,舍利弗!弊恶比丘乃至大小便利澡手,皆是贼法;何以故?舍利弗!阎浮提内,皆是国王及诸大臣、人民所有,及属非人,是恶比丘于中为贼。舍利弗!若王大臣于恶贼所,不望功德,不言等我,不言胜我。破戒比丘着圣法服,于是人所望得功德,是故听使止住国土;若知其恶,乃至唾地亦复不听;是故舍利弗!弊恶比丘动身所作皆是贼作,名为常贼、大贼、立幢相贼,打害一切世间人者。何以故?无恶不作故。是故,舍利弗!是恶比丘于诸一切天人世间为是大贼。」)

然阿赖耶识是一切有情各自悉有,其体性本来具足一切法,各依自身业力而生一切有情五蕴、四蕴之身,世世生死不断,方是有情各自之真「我」;然因其性本来无有蕴处界我性,故名无我;无始以来本自存在、法尔而有,故名无生。而此阿赖耶识如来藏,无始以来悉被愚痴有情内执为自我,或外推于造物主、大梵天王……等,其实皆是各自有情之真实自内我,是故 如来悯诸有情无智而在缘熟时下生人间示教利导,冀诸有情同得解脱。

始从《我的菩提路》第一辑于二○○七年问世,第二辑随后于二○一○年与读者见面,又经七年始有第三辑问世。今过一年,再梓行第四辑于人间,藉以彰显 如来遗法迄今依然可证,非属玄谈或思想而已,盼得鼓舞佛门清净守戒、修福、除性障、勤修正知见、已修定力之佛子们,因此发起效法贤圣之心,同以荷担如来家业为己任,进而求证此识如来藏,冀能与平实一同复兴久已衰落之中国佛教,诚乃报佛恩、国恩、父母恩、众生恩之大行也。

若是身穿僧衣而暗中修习双身法,已丧失戒体而不只是佛门外道,已经是地狱种姓;若是公然否定第八识心,并且书之以文、梓行书籍,广泛流通而严重误导众生者,已是谤菩萨藏者,根本罪、方便罪、成已罪都具足了,成为一阐提人,《楞伽阿跋多罗宝经》中具说。如是之人,来世报在无间地狱中,受苦七十大劫以后才能往生饿鬼道;再经多劫受苦之后才能往生畜生道中,再经多劫受尽种种痛苦以后才能回到人间,前五百世中盲聋瘖哑、五根不具。久后终于能有机缘得闻如来藏妙法时,由于往世邪见种子尚未忏除,于是又造毁谤如来藏胜法的大恶业,于是又重新堕落三恶道。如是循环不断,终而复始,直到无量劫后忏除外道邪见种子,方能不再沦堕三恶道中;然后久修佛菩提道,终始无数劫而历事九十九亿佛之后,终究不得实证,即使「顺忍」亦不可得,如是果报之事实具载《佛藏经》中,尚可查验。

而我佛门一向多有外道邪见流传者,究其原因,则是三乘菩提难可得证,以是缘故心外求法自以为是,乃至被附佛外道诱惑而致沦落双身法中以为快速成佛,皆坐正知见不足及实证菩提之信心不足所致;今者四度出版《我的菩提路》以为明证,末法时期广大佛弟子中或有大心者,当生「佛何人斯、菩萨何人斯?祖师何人斯?有为者亦若是」之心,则能发起大心求证佛菩提道,勤心熏习正知见以远离外道邪见,亦了知正法知见不同于表相佛教的所在,如是即可远离外道恶见及凡夫知见,并能快速证得解脱果、佛菩提果。

大乘佛法之证悟般若,绝对不许外于大乘圣典法教;若有人外于大乘圣教之开示,言其所悟「虽异于教门,然亦是大乘证悟」,当知其人即是佛门中之外道,所悟必定已经异于宗门之悟,同于常见外道法,然不能自觉而误以为悟。所以者何?谓宗不离教、教不离宗:先有宗门之证悟然后有所说法而集为经,或造诸论,即是圣教;故依圣教所说而悟入者,必定同于宗门所悟;故宗门所悟内涵,亦必定同于圣教中之所说,是故《楞伽经》卷三〈一切佛语心品〉说「宗通及说通」,又说:「宗及说通相,缘自与教法;若见善分别,不随诸觉想。」必得远离意识觉想境界,不堕常见外道知见中。此是佛门一切学人都需了知之正见,愿我佛门一切学人普能建立此一正见,庶乎此世来世得有见道因缘,幸哉!

不论是大乘、二乘中之弘法师,若确实证悟而且依经据论检查无误了,若当代无人误导众生同犯大妄语业时,只需弘扬正法即可,不必摧邪显正;但若见有当代大法师正在大妄语业中,也同时误导座下弟子同犯大妄语业时,则不应独善其身,为救被误导之佛弟子及误犯大妄语业之大法师,应将彼等错悟之大名声法师所说错误法义加以辨正,由此摧邪之作为即可显示正法异于邪法之处,可免被误导之众生继续堕于大妄语业及破法共业中,亦救彼诸大法师舍寿前对众忏灭大妄语罪,方属深生悲悯之大悲心菩萨。

佛子 平 实 敬序

二○一八年春分 序于松柏山居

进入正觉的因缘

二○○五年初,逢父丧三个月,我到台中雾峰探访好友--「火哥」吴苍火先生;他领着我到雾峰街上一家素食面店。食毕后,他嘱咐我继续慢慢吃,他很快就回来。我闲得发慌,到处张望;看到素食面店角落里一堆结缘书,其中有一本黑黑旧旧的《无相念佛》。我直取此书翻看,「哇!这啥?!怎么这一本脏脏旧旧的书(很多人翻阅过),令我读了感觉很舒服?!」我读完了自序、绪言,就决定把这本书带走,而且对书后载明的台北市承德路上的「正觉同修会」产生莫大兴趣。书中提及年长者、甚至小学程度的学人,都可以有所成就;当下就想到我的老妈妈:「我希望妈妈可以学这一门。」我心想。

由于「火哥」带我去吃面,以及那本经多人翻过却未被取走的《无相念佛》,我、吴振声师兄、郭俊贤师兄进入了正觉,而且现在三个人都破参了。这因缘,直到今日,身为吾辈三人的好友「火哥」还尚未知悉呢!我还要感谢当年台中讲堂某菩萨到雾峰去摆结缘书,这一摆,摆出了新竹三兄弟破参。

读到「暗助弱小」一词,心中对该作者起了向往:咦!这一点跟我很像啊!二○○三年,我把与吴、郭两位师兄合资的公司财务给搞垮了;好不容易借来重整的钱,听到一位清贫老同学很困苦,征得他们两位同意,我就领了其中的一部分钱给他送上。


初体验

十月初,就在上山约十天前的周二讲经,导师又再次提到:「一念顿悟时即可当场证得第八识如来藏心体之全部,这就好像是不知芒果的人,忽然有人取来一颗芒果让他观看时,他当场就看见芒果的全体了,绝不是先见芒果的蒂头,再见芒果的上半部,再见芒果的下半部。」我心想,这是我第二次听 导师说芒果与开悟的关系,莫非这开悟法和芒果有关?(真是傻孩子!)隔天在家拜佛时,又想到此事。望着 释迦世尊圣像,我向佛祈愿:「我一定买芒果来供养您!」接着就上街去也。一家家水果店问下来,才知道今年台湾的成熟芒果,已经在八八水灾后完全损毁。「怎么办?」我心想:答应过佛欸!作不到不行呀!难道回去跪着道歉喔?此时突然想到,夏威夷也盛产芒果,东南亚也是,找进口商问问!于是,开始一家一家地打电话;经过一番折腾,终于问到了进口芒果的所在。价格,是省产的十倍……很便宜啦!我答应 佛的事可以作到了!

供上了芒果的星期五当晚,收到了录取通知,很高兴。当晚拜佛后,一时念起,拿了前辈们的见道报告来看。看到了「□□□□□□□□」一段文字,心里出现了师母戴着招牌黑框眼镜,笑嘻嘻的样子。「□□□□□□□□……」「□□□□□□□□……」,这句话一直在心中缭绕。又回到佛堂,时近午夜,把灯关掉开始拜佛。拜下去,感觉身体在晃动,晃动的节奏与心跳一致。「是心跳带来身体的晃动……」,但是,为什么呢?就寝了,躺在床上快入睡时,□□□□□□,怪怪的。「这有什么关联性吗?」我心里继续想着:「□□□□□□□□……」,迷迷糊糊睡着了。

星期六中秋节中午,拜佛拜累了,看到佛像有点灰尘,我拿了除尘纸轻轻擦了起来;后来索性将 释迦佛的圣像请下座,抱在怀中仔细地擦拭。就这么擦着、盯着,看着手指突然模糊了,才发现自己因为伤感,泪水就滴落在 释迦佛圣像上。赶忙说了对不起,将圣像请回座上,走到厨房切柚子吃。

左手抓着柚子,右手准备切下蒂头。就这么切下去的时候……我觉得触到了什么……这□□□□□□,莫非是祂?突然这时「□□□□□□□」的画面又跳出来……,我体会到……,我知道怎么回事了!原来触证如来藏,真的就像桌上取柑一样的容易!

「好开心哪!终于对得起导师他老人家了……」、「师母穿越时空帮了我……」、「一定是芒果,佛陀也帮了我……」、「若非听导师说法四年,我岂能建立正确知见?导师在《金刚经宗通》开讲时烘云托月,既作又说,老婆到不行,导师最伟大!」一整天,心里都欢喜得不得了。开始看公案,那个没吃粥会饿的火头僧人,真是亲切啊!举起手来,「我手何似佛手」;抬起腿来,「我脚何似驴脚?」呵!呵!呵!原来这么回事啊!

一整个星期,都沈浸在欢喜之中;呵呵笑!笑呵呵!停都停不下来。


禅三上山中午第一餐,大众依序就座。突然发现竟然我将会与 主三和尚同桌吃饭;三秒钟,眼泪就涌上来,真奇怪。第一天下午拜忏,还想着,等一下应该用不到卫生纸吧?孰知整个拜忏过程中,男众用最多卫生纸的人竟是我!一拜一泣,怎么这么爱哭呀?

第一次小参,导师微笑着问:「说说看!」我先是愣了一下,第一次近距离端详这位长者,与梦境中穿着浅蓝色长袍马挂、长得略高,让当时还是孩子的我跪着的那个人好生神似。我将中秋节当日下午一点五十分切柚子触证的事讲了一遍,导师笑着提高声量说:「嗯!中秋节,杀贼头!」接着,导师问,如来藏是什么;我说:「祂无形色,您看不到祂,但我可以把祂请出来向您请安喔!」接着我笑嘻嘻地把如来藏「请」了出来;并且向 导师报告昨晚普说时,公案内祖师唤桌椅为竹石的原因。导师说:「□□、□□,算你过了一项。」接着 导师出了一个题让我整理,隔日再向监香老师报告。

回到座位上,「警慢心」三个字已经被抛到九霄云外去了:「这次妥当了!」开心地在座上打起了妄想:「回到新竹班上,见道报告说些什么好呢?」八字还没一撇就慢心高涨,浑然不知遮障即将现起,这一遮就一直到下山……。

隔天,与监香老师小参,智慧完全发不起来。监香老师说,我找到了时间还太短,因此体验不够。「嗯!这次应该是完蛋了!」我心想着。接下来的两天,什么都想不出来。不过没关系啦!我不担心自己,却持续关心着一同上山的吴师兄、郭师兄:「他们状况如何呢?新竹讲堂一次来了三个人,可不能就这么完璧归赵呀!吴师兄、郭师兄!你们要达阵成功啊!」我心里一直惦念着。

中午,已经有两位男众师兄开始写书面考题了;一直到傍晚,吴师兄还没被要求写考题,我心里开始慌张了!怎么办?越想越慌,向纠察老师报告要去洗手间,其实是躲进厕所哭了起来。我心想:「新竹讲堂三人上山来,还没有人过关?吴师兄你不是第一次上来了,你若不赶紧过关,怎么可以呢?」之后,坏情绪一直袭来;药石后、普说前,夜幕低垂,我跑到阳台上,望着远方,泪流下来;心里竟盘算着:若把我秤斤卖了能拿多少钱(大概不到一万元)?这些最后的钱护持正法后,能不能帮助吴、郭师兄见道啊?

导师普说完毕,我到佛前祈愿:「我不参了,若这些明心的机会、额度可以集中使用的话,请拿我的福德筹码先灌给吴师兄吧!如还有剩(还真会算),灌给郭师兄吧!」语毕回座,坐我旁边的吴师兄又被叫进小参室。别的师兄姊们很努力拜佛,我却一直紧盯着小参室门口。几分钟后,门打开了,吴师兄到佛前礼拜后,向纠察老师领了书面考题……噢!欸!

新竹终于有人破参了,真是太好了!好像大事已毕一般!当晚睡得好极了!


第四天午斋,入座后 导师简单开示一番,告诉大众说若未过关,下回再来与善知识共住。我一边吃、一边流泪,又不敢发出声音吸回涕沫,只好将饭菜掺和着鼻涕吃下去。我与 导师就比邻监香老师而坐,一举一动 导师看得太清楚了;看我吃鼻涕,导师放下碗筷,起身到窗边拿了一包纸巾,放到我面前。和尚发了一个好球,弟子当然要挥棒呀!我大力地抽了两张起来擦脸,怕扰人食欲,不敢发声用力将鼻涕擤干净;几分钟后,又是饭菜掺和着鼻涕吃着。导师高举筷子晃到我面前,再次指着桌上的纸巾,我又抽了两张起来擦脸,给大家看!……感恩 导师!真是太失态了!实在是因为与善知识同桌吃饭最后一天,心中不舍呀!加上吴师兄确定过关,是新竹讲堂开班三年余以来第一人;离情依依加上溢于言表的欢喜,才会这样吃着鼻涕餐。不是为我自己没过关而哭泣啦!(后记:事后吴师兄曾来问末学,末学告知,才不是参不出来而哭哭啼啼!度量哪会这么小!嘻嘻嘻!)

餐后,大众回到大殿继续用功。经过 导师身边时,导师将我拦下,说了勉励我等三人的话。导师您真是太慈悲了!


再度上三

农历年后第一次周二讲经,我到台北九楼讲堂;明玉师姊交给我一个信封后,我随即入内礼佛后坐下;抬起头,睁眼一瞧……这不就是上次监香老师问时,答不出来的那个答案吗?下山后我一直想找一个最贴切的答案却一直找不到,原来就在眼前。「这么现成」,我心想。「可是在此刻之前,因缘未具足、福德也还差一点,怎么样就是找不到!」

比起第一次上山前整整一周因触证的喜悦而沈浸在欢乐当中(真是天真可爱),第二次上山前就觉得战战兢兢了。若未过关,真对不起好多菩萨,但禅三严格的考核上次已经见识过了。收到录取通知,知道这次得努力一拼。

在座位上,每次心里起慢、妄念生起,我就前去礼佛求忏悔。起床后、三餐毕、安板,一天五次到佛前求愿。后来觉得一直这么求实在没意思,就开始改求:「同时上禅三的众同修们早有入处,遮障减少」,「求见性的师兄快见性」,「导师、监香老师、护三菩萨色身康泰!」。

这回第一次经行时,在硬水泥地上走了几步,突然踩到地上软软的青苔;深深体会,妄心了别此步踏下与前几步身触所得觉受熏习不同,生起自我保护警觉,而真心□□□□□□,真妄搭配得太妙了;「真的是这样欸!呵呵呵!」我心里高兴,独自笑了起来。监香游老师见状,快步走到我身边关切地问:「有体会了吗?」我感动莫名,为什么呢?游老师应该是老监香了,对禅三初次见面的学员还这么老婆关切,嗯!真是菩萨性!

用斋时,老婆心切的 导师,吃没两口饭,又一桌一桌地请大家吃水果。最后走到我与俊贤师兄这桌,一个一个点名吃水果,轮到我与俊贤,「嗯!」心里作好准备,球投过来就要挥棒。「你们两个,我不要请你们吃水果啦!呵?」啊!突然呆住,不知道怎么反应。真是感谢 导师,也自责自己智慧不够,只能对好球挥棒,对变化球就呆如木鸡,忏悔、忏悔!。


第二次上山,与 导师小参依旧是紧张的,但未知的惶恐少了许多。导师问话,我回答,口说又手呈。一问一答,不知不觉师徒对话好长时间。导师出了两个问题让我思惟整理。步出小参室,其实心里忐忑不安,因为第一个问题不会回答,「怎么办呢?」我到 佛前礼拜。

隔天,轮到我与监香老师小参了,我腼腆傻笑。「你应该会啊!试着说说看!」蔡老师慈悲地说。我小心翼翼地试着回答:「如来藏具有几个不同的特质与特性……」我说着说着,竟答出那个关键答案!「真是太奇怪了!昨天也是这样,导师问、我回答,感觉这个回答的好像不是自己!」我兴奋地向蔡老师说。「是啊!智慧都不是自己的,都是佛菩萨加持!」是啊!真的是这样!回想我傻傻供上芒果、泪水滴到 世尊圣像、□□□□、导师在《金刚经宗通》开讲时烘云托月,老婆到不行……。若无佛菩萨加持,透过真心如来藏令我觉知妄心一念相应而发现真心所在,任谁都想不到啊!很有智慧?有什么好骄傲的呢!我向蔡老师报告:就像布施三轮体空一样,智慧也是,一切若说若作,譬如能说出一句有智慧的话,都是真心的作用;这个妄心、觉知心我,丝毫无须感到骄傲。所以,一切都是佛菩萨慈悲加被。

在这唯一一次与监香老师小参的过程中,蔡老师听我报告并慈悲地予我开示更细微的智慧知见外,并未再问我问题,且交代我不需再登记小参。出了小参室,我才惊觉原来昨天 导师已经慈悲一次地问完我所有问题。「好奇怪喔!」我心想:「真是慈悲而有趣的经验」


看见示现

在小参室第一次报告书面考题,导师慈悲开示时,我都叉手置胸前,因为我知道,这是今生法身慧命父母面授重要知见;如此珍贵的智慧演示,当然慎重谛听。导师开示一段落,看得出 导师色身的疲累。此时,我突然生起一念就说:「导师!现在我近距离看您……您有装假牙喔?」我问。「对啊!你有看到喔!看这么仔细。」导师微笑回答。「您装假牙前,治牙的时候,是不是牙齿也要钻要磨,很难受;昨天我看到您在量血压,但是我们禅三施设禁语,我很担心,但是不敢问情况……导师您可以不要再来,您为了我们,又这样再来人间,五蕴具足,要承受这些……色身上的苦……」我问,很是感伤 导师的示现。「对啊!因为佛法需要有人弘传。」导师微笑回答。

此时,瑞青师兄说:「导师这样为众生,令我非常佩服,我也希望以导师为榜样,在道业上努力提升,在娑婆世界利益众生……」俊贤师兄突然说:「我也是!」「我也一样!」我赶紧说:「弟子李冠林发愿,以平实导师为榜样,累积福德、提升道业,常在娑婆,利乐有情,复兴佛教!」导师:「好!太好了!这样正法就可以长久住世。你们会发这样的宏愿,很好!」我如此发愿时,好紧张、好兴奋;叉手胸前,四个字、四个字地说,我记得好清楚,导师充满慈爱的眼神,很有耐心地听我四个字、四个字地说出心愿。「好!太好了!很好。」导师再次勉励我们。


经过几次的体验、报告,导师慈悲、细心地指点每一位在小参室的同修,丝毫不马虎、不打折。还格外花心思安抚我与俊贤,告诉我们不要紧张,心情放轻松。我看到 导师的倦容,真的是靠着「慈悲一片」硬撑着;导师还得要上上下下,到花园去照顾看话头、求见性的师兄。

后来 导师对我们说了「恭喜」,让我们去礼佛;交代我们要抱着饮水思源的心情,一定要记得先答谢 释迦世尊。我在佛前慎重禀白、发愿,并到 韦陀菩萨像前叩谢。接着,我到 克勤祖师像前礼拜,我说:「克勤爷爷啊!您放心好了,我一定会保护好大慧阿爹的……。」(后记:当时真是天真又可爱,法身慧命刚自导师手上出生,受导师保护,到底谁保护了谁啊!莞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