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陈晏平等合着

【出版日期】公元2018年6月30日

【书号】978-986-95830-5-3

【开本】32开

【定价】NT$300

我的菩提路(第一辑) 我的菩提路(第三辑) 我的菩提路(第四辑)我的菩提路(第五辑) 我的菩提路(第六辑) 我的菩提路(第七辑)
  • 书籍简介

  • 平实导师 序

中国禅宗祖师往往有所谓「见性」之言,所言多属看见如来藏具有能令人发起成佛之自性,并非《大般涅盘经》中 如来所说之眼见佛性。眼见佛性者,于亲见佛性之时,即能于山河大地眼见自己佛性,亦能于他人身上眼见自己佛性及对方之佛性,如是境界无法为尚未实证者解释;勉强说之,纵使真实明心证悟之人闻之,亦只能以自身明心之境界想象之,但不论如何想象多属非量,能有正确之比量者亦是稀有,故说眼见佛性极为困难。眼见佛性之人若所见极分明时,在所见佛性之境界下所眼见之山河大地、自己五蕴身心皆是虚幻,自有异于明心者之解脱功德受用,此后永不思证二乘涅盘,必定迈向成佛之道而进入第十住位中,已超第一阿僧祇劫三分有一,可谓之为超劫精进也。今又有明心之后眼见佛性之人出于人间,将其明心及后来见性之报告,连同其余证悟明心者之精彩报告一同收录于此书中,供养真求佛法实证之四众佛子。

平实导师 序文

禅宗真旨即是实证第八识如来藏,般若之实证关键亦在亲证第八识如来藏。此如来藏者亦名阿赖耶识,亦名异熟识,佛地易名为无垢识(庵摩罗识:清净识)。此识广有多名,例如《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卷四〈一切佛语心品〉云:「如是,大慧!『我』于此娑呵世界,有三阿僧祇百千名号,愚夫悉闻,各说『我』名,而不解『我』如来异名。大慧!或有众生,知『我』如来者,有知一切智者,有知佛者,有知救世者,有知自觉者,有知导师者,有知广导者,有知一切导者,有知仙人者,有知梵者,有知毘纽者,有知自在者,有知胜者,有知迦毘罗者,有知真实边者,有知月者,有知日者,有知主者,有知无生者,有知无灭者,有知空者,有知如如者,有知谛者,有知实际者,有知法性者,有知涅盘者,有知常者,有知平等者,有知不二者,有知无相者,有知解脱者,有知道者,有知意生者。大慧!如是等三阿僧祇百千名号,不增不减。此及余世界,皆悉知『我』,如水中月,不出不入。彼诸愚夫,不能知『我』,堕二边故,然悉恭敬供养于『我』,而不善解知辞句义趣,不分别名,不解自通,计着种种言说章句,于不生不灭,作无性想,不知『如来』名号差别。」

此众生各有之自内我方是真我,方是真正之造物主、上帝、大梵、创世主、大梵天王、祖父、道、谛、神、古仙人……,禅宗名之为本来面目、本地风光;然自无始劫来悉无蕴处界等三界我性,是故其体常住而无间断,乃至无始以来未曾剎那间断,乃能依因果业力创造各各有情之蕴处界,及以有情受报之器世间,得令有情世世受报又造新业而生死不断;具真实体性故其体不空,无三界有性故无形无色而名为空,如是双具空与不空,空而有性故名空性,方是真实而常住不坏之自内我;如是众生各各本有之自内我又名「如来」,又名为「我」,以显示其异于三界中非有真实性之蕴处界等无我性。

而此有情各自本具之真实自内我空性,于七地以下名为阿赖耶识,八地以后舍阿赖耶名,改称异熟识,佛地独名无垢识;非如蕴等剎那生灭不可久住,而有能生万法之自性故,名为空性。例如《入楞伽经》卷八〈剎那品〉说:「大慧!言剎尼迦者,名之为;阿梨耶识名如来藏,无共意转识熏习故名为,具足无漏熏习法故,名为不空。」是故第八识如来藏又名空、空性、不空,因为无形无色而又能生万法,故非单名为空,又说不空。此如来藏空性,在禅宗名之为父母未生前的本来面目、本地风光、莫邪剑、佛、法、佛法大意、石上无根树、系驴橛、花药栏、绿瓦……等无量名,皆是指此识如来藏。

凡我佛子欲入般若实相境界者,皆必须亲证此识、知其所在,然后能观其真实而如如之常住不坏金刚法性与其种种自性。当知此识性如金刚永不可坏,是一切法所依,亦是三乘菩提之根本依。若无此识,尚无三界有情,何况有一切法?故说此识为三界万法之根本,世界之成住坏空悉依此识,是故禅宗六祖悟得此识后说:「何期自性能生万法。」实证之诸佛与诸菩萨之现观悉皆如此,无可置疑;唯有凡夫生疑乃至误会,以不解故唯凭臆想猜测,故有种种谬说。

例如昔时圣严法师说应该要灭除阿赖耶识,才能证悟,应系被香港故月溪法师著作所误导;圣严当众演说之后还整理成文字落实于书中,不唯成就谤法大罪,同时误导广大学人,其过不可谓轻。所以者何?谓若能灭如来藏阿赖耶识者,岂非故谤 如来说法虚妄耶?如来于前后三转法轮诸经中都说阿赖耶识名如来藏,性如金刚永不可坏;亦说此识是一切有情生命之根本,亦说三乘菩提依此识如来藏而建立。今观圣严法师主张应灭除阿赖耶识心,岂非公然谤佛妄说法耶?

若阿赖耶识心体可灭或实不存在,无能世世出生有情之五阴者,此见岂非同于断见外道?如是邪见,世尊早于经中预为破斥,不料末法时世名闻四海之大法师仍堕入其中,随释印顺踵后谤法、谤佛,亦可叹也!例如《入楞伽经》卷二〈集一切佛法品〉明载:「大慧!若阿梨耶识灭者,此不异外道断见戏论。」故说圣严法师与释印顺邪见严重,更以书籍流通误导众生,成就谤佛谤法重罪;彼二人者俱属名闻当代之大师,乃竟无知若此,诚可叹也!又,若欲灭阿赖耶识心体,前提必是先找到此心所在,否则焉能灭之?观乎圣严一生,连阿赖耶识自性都无所知,显示其未曾证得阿赖耶识所在,更何况奢言灭之?而言盲从月溪法师,主张应灭阿赖耶识方得证悟,都成戏论。

又观乎喇嘛教外道于网络上公开贴文,诬谤平实为「阿赖耶外道」者,更觉可笑;谓平实若是外道者,则亲证第八识而成佛之诸佛如来及诸菩萨,岂非同属外道?则自达摩西来、慧可、僧璨、道信、弘忍,乃至唐朝玄奘以及慧能之后的所有证悟祖师,悉成外道矣!宁有是理乎?然而彼诸祖师皆是实证般若或种智之贤圣,同皆实证阿赖耶识心体而发起般若智慧或道种智故,所证之根本同皆第八阿赖耶识心体故。由此事实亦显见喇嘛教纯属外道而于佛法知见付之阙如,若究其咎,则仍当归责于佛门诸大法师,显示彼等弘法护教之能力大有不足之处,都未稍窥大乘见道之门,唯能纵令喇嘛教外道谤第八识如来藏,始终默认而不予究责或无智得以论证其谬。深究其原由,肇因诸大法师自身亦不知三乘菩提皆依如来藏阿赖耶识方得建立,更不知一切有情宇宙时空亦依如来藏方得生住异灭所致。

如是无知于《佛藏经》所说之无名相法如来藏,于佛法中无丝毫证德,而求名闻利养,广作营运以成就世间大名声时,所说诸法同于外道而称为佛法、名为佛说,本质实属谤佛、谤法之破戒比丘,已破菩萨十重戒故,是谤三宝者故;而彼等诸大法师都不醒觉自身已是具足大恶业之破戒比丘,亦不检讨自身是否具有 佛所许可广受利养之实质,而盲目营造世间名声以求广大眷属及随之而来种种利养,亦不问后世极不可爱异熟果报之恐怖,亦可悲矣!如来曾诃责谤法、谤菩萨藏之破戒比丘,谓其造罪非轻。(编案:《佛藏经》卷二〈净戒品〉明载:「舍利弗!如是罪恶比丘为是诸天所知恶贼,白衣无异,而受供养、迎送、礼拜、合掌、恭敬。弊人愚痴犹如死尸,所著衣服皆是偷得,钵中所食皆是盗取,无人与者,乃至少水亦是盗得。舍利弗!破戒比丘所至之方,若至东方、南西北方,皆是偷地而行,何以故?是人所有威仪行法,皆是偷盗假窃所作,行立坐卧来去视瞻,屈伸俯仰着衣持钵;今但略说身口意业,有所施作皆是偷贼;若有剃是人发,为剃贼发。举要言之,破戒比丘有所施作皆是贼作,舍利弗!弊恶比丘乃至大小便利澡手,皆是贼法;何以故?舍利弗!阎浮提内,皆是国王及诸大臣、人民所有,及属非人,是恶比丘于中为贼。舍利弗!若王大臣于恶贼所,不望功德,不言等我,不言胜我。破戒比丘着圣法服,于是人所望得功德,是故听使止住国土;若知其恶,乃至唾地亦复不听;是故舍利弗!弊恶比丘动身所作皆是贼作,名为常贼、大贼、立幢相贼,打害一切世间人者。何以故?无恶不作故。是故,舍利弗!是恶比丘于诸一切天人世间为是大贼。」)

然阿赖耶识是一切有情各自悉有,其体性本来具足一切法,各依自身业力而生一切有情五蕴、四蕴之身,世世生死不断,方是有情各自之真「我」;然因其性本来无有蕴处界我性,故名无我;无始以来本自存在、法尔而有,故名无生。而此阿赖耶识如来藏,无始以来悉被愚痴有情内执为自我,或外推于造物主、大梵天王……等,其实皆是各自有情之真实自内我,是故 如来悯诸有情无智而在缘熟时下生人间示教利导,冀诸有情同得解脱。

始从《我的菩提路》第一辑于二○○七年问世,第二辑随后于二○一○年与读者见面,又经七年始有第三辑问世。今过一年,再梓行第四辑于人间,藉以彰显 如来遗法迄今依然可证,非属玄谈或思想而已,盼得鼓舞佛门清净守戒、修福、除性障、勤修正知见、已修定力之佛子们,因此发起效法贤圣之心,同以荷担如来家业为己任,进而求证此识如来藏,冀能与平实一同复兴久已衰落之中国佛教,诚乃报佛恩、国恩、父母恩、众生恩之大行也。

若是身穿僧衣而暗中修习双身法,已丧失戒体而不只是佛门外道,已经是地狱种姓;若是公然否定第八识心,并且书之以文、梓行书籍,广泛流通而严重误导众生者,已是谤菩萨藏者,根本罪、方便罪、成已罪都具足了,成为一阐提人,《楞伽阿跋多罗宝经》中具说。如是之人,来世报在无间地狱中,受苦七十大劫以后才能往生饿鬼道;再经多劫受苦之后才能往生畜生道中,再经多劫受尽种种痛苦以后才能回到人间,前五百世中盲聋瘖哑、五根不具。久后终于能有机缘得闻如来藏妙法时,由于往世邪见种子尚未忏除,于是又造毁谤如来藏胜法的大恶业,于是又重新堕落三恶道。如是循环不断,终而复始,直到无量劫后忏除外道邪见种子,方能不再沦堕三恶道中;然后久修佛菩提道,终始无数劫而历事九十九亿佛之后,终究不得实证,即使「顺忍」亦不可得,如是果报之事实具载《佛藏经》中,尚可查验。

而我佛门一向多有外道邪见流传者,究其原因,则是三乘菩提难可得证,以是缘故心外求法自以为是,乃至被附佛外道诱惑而致沦落双身法中以为快速成佛,皆坐正知见不足及实证菩提之信心不足所致;今者四度出版《我的菩提路》以为明证,末法时期广大佛弟子中或有大心者,当生「佛何人斯、菩萨何人斯?祖师何人斯?有为者亦若是」之心,则能发起大心求证佛菩提道,勤心熏习正知见以远离外道邪见,亦了知正法知见不同于表相佛教的所在,如是即可远离外道恶见及凡夫知见,并能快速证得解脱果、佛菩提果。

大乘佛法之证悟般若,绝对不许外于大乘圣典法教;若有人外于大乘圣教之开示,言其所悟「虽异于教门,然亦是大乘证悟」,当知其人即是佛门中之外道,所悟必定已经异于宗门之悟,同于常见外道法,然不能自觉而误以为悟。所以者何?谓宗不离教、教不离宗:先有宗门之证悟然后有所说法而集为经,或造诸论,即是圣教;故依圣教所说而悟入者,必定同于宗门所悟;故宗门所悟内涵,亦必定同于圣教中之所说,是故《楞伽经》卷三〈一切佛语心品〉说「宗通及说通」,又说:「宗及说通相,缘自与教法;若见善分别,不随诸觉想。」必得远离意识觉想境界,不堕常见外道知见中。此是佛门一切学人都需了知之正见,愿我佛门一切学人普能建立此一正见,庶乎此世来世得有见道因缘,幸哉!

不论是大乘、二乘中之弘法师,若确实证悟而且依经据论检查无误了,若当代无人误导众生同犯大妄语业时,只需弘扬正法即可,不必摧邪显正;但若见有当代大法师正在大妄语业中,也同时误导座下弟子同犯大妄语业时,则不应独善其身,为救被误导之佛弟子及误犯大妄语业之大法师,应将彼等错悟之大名声法师所说错误法义加以辨正,由此摧邪之作为即可显示正法异于邪法之处,可免被误导之众生继续堕于大妄语业及破法共业中,亦救彼诸大法师舍寿前对众忏灭大妄语罪,方属深生悲悯之大悲心菩萨。

佛子 平 实 敬序

二○一八年春分 序于松柏山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