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游宗明老師

【出版日期】2019年10月

【書號】978-986-98038-2-3

【開本】329頁

【定價】250台幣/ 輯

  • 自序

  • 內容試閱

  • 本書目錄

自 序

我學佛的因緣跟釋印順這一派的人關係很深,他有許多的徒子徒孫(包括信受釋印順邪說的人),例如真華法師、如虛法師等人都是我常親近的法師,釋印順住在南投南崗工業區別墅時,我也曾經到那裡為他看外科的病,身為中醫師這並不困難。可是,當時的我也不會對他請問佛法,因為那一套《妙雲集》到底是在說什麼我始終弄不清楚,總覺得自己程度太低,所以也沒有什麼好問的。然而,每次去都看到許多比丘、比丘尼向他頂禮膜拜,對這位「佛教界泰斗」非常恭敬。

假如台灣不是出現了一位 平實導師,那麼以當時佛教界的「興旺」,他們可以過著又忙碌又快活的日子,估計全省每年至少一百億的法會收入,足夠讓各寺廟笑哈哈了。台灣經濟起飛,百姓對佛教的恭敬與虔誠是令人讚歎的,聽說聖印法師作生日,紅包是用大布袋裝到銀行去存款的,而這些銀行人員也算錢算得笑顏滿面!佛法中出家眾雖然應當接受佛弟子的供養,但自己也應謹守分際在足堪供應修行所需的衣缽、飲食、醫藥、臥具等基本需求,不應該在享受、娛樂、嗜好等事務上去追求,更不該積聚金錢、骨董、飾物,因為這些全是障礙修行的我所貪;只是佛教如是表相興盛了好多年,但在修行上四眾弟子卻都是渺渺茫茫,後來西藏密宗來台興起之後,許多錢財就跑到喇嘛教那裡去了,於是某些出家眾也開始學習密法來爭取信徒及供養。

密教第一次在台中慈明寺出現,是黨國元老屈映光教授密宗氣功,那時候出家人只是好奇在外面觀看,不敢進去學;曾幾何時,密教興旺了,喇嘛教的雙身佛像竟然賣到缺貨,本來只偷偷流通的密宗雙身佛像,搖身一變成了象徵非常偉大的「無上瑜伽」大法,這個變化可以說是非常巨大。密宗(喇嘛教)說是佛教的一宗,這個論點從唐朝到現在,無人敢破也無人能破(就算有也是很小聲),所以喇嘛教在台灣興旺了幾十年,很多人以為在學佛,結果卻是在學密教外道法,這也讓達賴喇嘛在印度的開支,得到了台灣廣大財源的資助,但是整個佛教界卻因密教的誤導而更加錯誤。直到《狂密與真密》出版,就好像一盆清涼水,淋向昏頭昏腦的佛教界,於是有些人終於清醒了,所以才會有破密的文章陸續出現。

釋印順說的佛法會錯得那麼離譜,也是因為他把西藏密宗當作佛教。西藏密宗是修雙身法的喇嘛教這個事實,他顯然知之甚詳,卻認同喇嘛教為佛教,實在令人困惑?釋印順跟密教一個鼻孔出氣,因為他信受應成派中觀的六識論邪見,用六識論的外道法來解說八識論的佛法,當然會錯得離譜!修行的基礎就是修正錯誤的身口意三行,因此不用害怕有錯誤,就怕錯而不改,那就嚴重了。

正信的佛弟子都應該要知道,二乘行者因為深信佛語的緣故,知有涅槃本際常住不壞,所以依四聖諦、八正道、十二因緣等法,於蘊處界等生滅無常的世俗法上觀行,是故二乘聖者唯證諸法生滅之空相,實證蘊處界等法皆是無常故苦、空、無我;其中最重要的是,確認覺知心意識無常故空,永不再認取覺知心意識為真實我(諸法之本源),如是方能斷我見;復又進觀處處作主之意根第七識心虛妄故空而斷我執,如是證得人我空,解脫三界生死之苦。斷除三界惑是解脫道的正因,四聖諦、八正道、十二因緣等法則是出離觀的正行,然二乘聖者於解脫尚未究竟圓滿出離,僅能斷除煩惱障之現行,習氣種子隨眠猶未能斷故,必須發願成佛而轉修佛菩提方能漸斷故。

二乘行者所知、所斷皆是三界中的十八界世俗有為法,故名世俗諦,不知不證諸法之實相空性也。而大乘菩薩行者亦修證諸法空相而證人我空,更復熏修般若實相智,由證得第八識真如心如來藏而生起般若智慧,現前證知諸法之本源即是此第八識真如心如來藏,故能發起般若智,現觀一切法界皆由此第八識而有,現觀一切法界之根源即是此第八識心,故能進修增上戒、增上心、增上慧學,乃至一切種智之修證直至成佛;斷除三界惑及塵沙惑是成就佛菩提道的正因,實證真如心及一切種智得大般涅槃,則是安隱觀能夠圓滿的正行,故大乘菩薩佛菩提道的修行方能成就出離觀之究竟及安隱觀之圓滿。

大乘行者所證所行境界,乃聖智及彼所行境,及彼相應諸心、心法等,故名為勝義諦,「非安立諦」智所行境界也。而釋印順等六識論凡夫未斷我見,更未證得大乘非安立諦三品心,竟敢妄說意識是永恆而不會消滅的,以僧寶身分公然推廣我見,這種謗佛、謗法的惡行,難道不怕果報嗎?看來,他們覺得面子比佛法的真實義還重要,因此不願意改正。一般而言法師說法之初心,應該也不是要故意去誤導眾生,但就最怕有邪知邪見而不知,若一旦有人依據聖教及正理出來指正了,能改邪歸正則善莫大焉!如果為了名聞利養,為了保有眷屬徒眾,繼續誤導眾生而不改正,那就是害人害己了。

我是在佛教正覺同修會遭逢第三次法難時,才進來修學正法的,當時台中講堂的氣氛很低落。我常想著:都已經學習正法了,怎麼還會退轉?可見他們是沒有真正要學正法的心才會退轉。為法而來的人,不會因為對某個人的行為有意見而退轉,因為法比人更重要;更何況後來證明法與弘法者都無問題,根本就是退轉的人自己出了問題。明心是修證佛菩提道的第一個難關,古今多少禪子窮盡一生,精勤修學參究而不可得,如今學人有幸在真善知識的慈悲提拔下開悟明心,就應該要繼續接受善知識的教導,若沒有善知識的護念攝受,自己的般若智慧不能生起,那就無法成功轉依如來藏的真如體性,甚至連薩迦耶見都斷不了,尚且不能親證二乘的無我觀,當然就會退轉。

因此,我說只要法正確,就算跑了三百兵,也總會來一將。禪三的時候,我說我要那個不會退轉的;平實導師點頭,於是磨到最後一分鐘才給我印證那個不會退轉的。其實 平實導師印證的都是同樣的標的,只是如果沒有轉依成功,又不接受善知識的教授教誡繼續用功;有疑也不請教善知識,反而去信受諸方假名大師的邪說,如是被惡知識誤導而不知,才會以退轉為增上。如果只是知道密意而沒有轉依,根本不能稱為開悟,因為智慧發不起來就不能看出諸方大師的錯謬及落處,那就會被邪師籠罩,不願被善知識攝受而退轉。當我破參明心之後再去看釋印順的書,發現他寫錯的地方,真的是一大堆,並且是非常地嚴重,而這些錯誤都是由於他只相信密宗應成派中觀的六識論邪說,卻不信佛語的結果。菩薩為了救護眾生,不能見死不救,所以才有末學《霧峰無霧》系列文集出版,這些內容並不是在罵人,罵人的話哪有這麼好聽的?好心地說了幾句重話,都是為救護眾生離諸邪見,希冀彼等師徒得免於下墮地獄等惡道,這跟起惡心、瞋心詛咒人家下地獄是不同的。所以,期望讀者能體會作者是一片悲心,是怕釋印順以及盲從者墮入惡道,應該及早幫助他們回頭是岸。

屈映光(文六)在國難時期救護很多眾生,他從事賑災救濟及埋葬屍體等工作令人尊敬,當時密教最有名的諾那上師和貢噶上師都把密法傳給他;但諾那上師說了一句名言:「禪宗是大密宗。」這雖然是諾那攀緣附會的說法,但想學密法的人一定要記住一句話,要知道「佛法中真正的密,是禪門的明心開悟,不是密宗喇嘛教的邪密」,才不會把魚目當珍珠。西藏密法都是讓人下墮的世間惡法,修學密教法是無法得到解脫果的。其實西藏也曾有真正的藏傳佛教,那就是古代覺囊巴所說的正確佛法——他空見妙法,然而那是不被達賴政權所容許的,所以就被消滅掉了。今天闡述他空見如來藏妙法的《山法》巨著,又從國外學者的英譯本轉譯為中文在台灣出版,也再次證明佛教正法之所宗只有一個,那就是如來藏妙法,這是亙古不易的定論,離開了如來藏就學不到正確的佛法;是故,所謂佛法不是只有講五陰十八界,還要有涅槃如來藏、般若道種智,才能函蓋一切法。

公元前三百多年,公孫鞅告訴秦王嬴渠梁說:「行動猶豫不決一定不會成功,做事懷有疑慮絕對不能成就。真知灼見者的言行,必然會被世人所排斥;有獨到見解的人,一定會被大眾嘲笑詆毀。」學佛更是如此,佛法背俗故,所謂「道之所樂,俗之所惡;俗之所珍,道之所賤」,所以,能對佛法深生信解而依教奉行者極為難得。所謂「信為道元功德母,長養一切諸善法」,如果不信因果,對六道輪迴懷疑,對大善知識懷疑,那麼他一定無法學佛。佛法甚深微妙、難信難解,卻是真實可證之法,不是思惟想像的玄學;若想要於佛法有所實證,首要之務就是應當親近善知識,《華嚴經》云:「善知識者則為牢船,悉令越度生死海故;善知識者則為船師,令至一切智法寶洲故」,平實導師就是能引導眾生到於涅槃彼岸的大善知識,駕駛著堅牢不壞的法船,所宣說的都是 世尊所傳的正確佛法故。

學佛不怕有疑,最怕疑而不決,有疑惑時必須請問真正的善知識才能獲得解決,否則到死都還不知道佛法的正確義理,所以,如果不能判斷善知識是真的還是假的,那就無法學到真實的佛法。未遇到 平實導師之前的四十年間,自己也覺得是在學佛,遇到大善知識之後,才知道現在的人常把邪見當作佛法,都是在盲修瞎練當作已有實證;而放眼全球(包括海峽兩岸)普遍充斥著邪見,這問題可說是非常嚴重,更是佛教的危機。如今我把釋印順錯誤的地方在〈正覺電子報〉中舉示出來連載,而今結集成書公開流通,希望被釋印順所誤導的四眾佛弟子能夠改正,若能因此棄邪歸正,則回頭是岸,學佛證果倒也是易如反掌;因為只要方向、方法正確,學佛是一定能成功的。學佛人把正確的佛法拿來幫助眾生脫離苦海,這是人生最快樂的事,能夠令大家法喜充滿就不虛此生了!如今《霧峰無霧》第二輯即將面世,遂將至誠之心說給佛教界,即以此文作為本輯及後續諸輯之序文。

佛弟子 游宗明 謹序

公元二○一九年五月

論釋印順說念佛與神教沒有差別

讀印順的書(如《佛法概論》第二一三頁),總覺得他對念佛人有著輕視的意味,且先不說他不相信有西方極樂世界,就算他相信有 阿彌陀佛,他也認為念佛跟一神教(簡稱神教)的原理是一樣的,沒有什麼差別。真的沒有差別嗎?極樂世界跟天堂沒有差別嗎?不同的神教,他們的天國都有差別,更何況是天國與佛國,怎麼會沒有差別呢?又怎麼可以說,神教跟念佛沒有差別呢?到天堂是享福、享樂,到極樂世界是修行,怎麼會沒有差別?天堂有男女相,極樂世界無男女相,所以西藏喇嘛不想去極樂世界,因為到那邊沒有色身的肉慾可以修雙身法,怎麼會沒有差別?天堂的福報享盡了,會落入三惡道;去極樂世界可以進修菩提道、解脫道,永遠不墮三惡道,怎麼會沒有差別?天堂人身上的衣服與極樂世界的人身上的衣服莊嚴相差極大,怎麼會沒有差別?若論佛與神,差別也就更大了,怎麼會沒有差別?套句昭慧教授說的話,這叫作「沒常識」

印順也許會說:「我所說的沒差別是指都靠他力的。」但靠佛力和靠神力還是有差別,不是無差別;因為佛力不可思議,神力比起佛力實在很渺小,相差猶如天壤之別。至於印順說:【念佛等的原理,與神教的他力——其實還是自力,並沒有甚麼差別。】(Y.○一,頁二一三)這是廢話,假如他不信上帝,你可以硬把他拉去天堂嗎?當然是要靠他的自力——他想要去天堂而行善的自力。然而神教是有條件的,你要信它的神而行善,才能進入它的天堂;如果有行善而非信它的神,那想要去它的天堂,別妄想了,門都沒有。但是佛教沒有這個錯誤觀念,你不信佛而行十善,照樣可以去你心中的天堂,因為法界的因緣果報的事實就是這樣,這就是佛教跟神教不同的差別,怎麼會沒有差別?印順在《佛法概論》中說:

「天帝釋告諸天眾,汝等與阿須輪共鬥戰之時生恐怖者,當念我幢,名摧伏幢,念彼幢時恐怖得除。……如是諸商人!汝等於曠野中有恐怖者,當念如來事、法事、僧事」(雜含卷三五‧九八○經;又參增一含‧高幢品)。他力的寄託安慰,對於怯弱有情,確有相對作用的。但這是一般神教所共有的,如以此為能得解脫,能成正覺,怕不是釋尊的本意吧!(Y.○一,頁二一三)

在古代的神教中,常是宗教與政治合一,勢力極大,有權力就會貪權力而使人心腐爛,遂有「信我者生,不信我者亡」的跋扈教條;屠殺異教徒是常有的事,這就是宗教戰爭。但佛教不會因不同信仰而去戰爭,濫殺是有違教義的。佛教徒念佛求生極樂,當然念佛也可以求國泰民安,敵國來侵可以因念佛而有智慧退敵,但不是說你唸佛號,佛就幫你把對方殺死,二者是完全不同的;神教才會有這種想法,佛教是講因果的,不是講神力的。諸天也一樣,天人念佛,阿修羅就不可能戰贏,所以說念佛可以離恐怖。

至於印順說:「如以此為能得解脫,能成正覺,怕不是釋尊的本意吧!」這問題可大了,明明是 世尊的本意,怎麼不是 世尊的本意?念佛就是要求解脫,要求成正等正覺而成佛,這怎麼不是 世尊的本意?不然 世尊在四阿含諸經中教導大家修學六念,其中的一種念法就是念佛,那麼 世尊的本意又是什麼呢?

學佛的人要有六念:念佛、念法、念僧、念戒、念施、念天。印順對念天的解釋是:【念必會生天而得到安慰】(Y.○一,頁二一二),印順這樣的解釋,反而促使佛教跟神教一樣,沒有差別。念天是說行善是不會落空的,會有生天的果報,我們可以有天人一樣的福德,但不一定要生到天上去享福。又,天是佛教的大護法,也含有感恩而念天的意思,並不是叫你要生到天上去而得到安慰。菩薩知道天是不究竟的,所以菩薩不主張生天,但菩薩摩訶薩都應該有天的福德與威儀,這才是念天的意思,與一神教完全不同。至於念佛的目的不在於生天,他有更大的目標就是要成佛。印順認為念佛不能得解脫,不能成正覺,則是不知道 世尊本意的人。

念佛是六念法門之一,從原始佛教以來,在修行法門中佔有相當的地位,所以後來在中國成為獨立的一派。口中唸佛號是從心中念佛而來,原來也是禪之一法,所以是有禪有淨的修行法門。當然佛弟子們可以唸不同的佛,唯諸經所讚多在 彌陀,因為祂與娑婆世界眾生有緣,譬如在論中曾提到:

 又《無量壽經論》云:「念佛有五種門,何者為五?
 一者、禮拜門:身業專禮阿彌陀佛。
 二者、讚歎門:口業專稱阿彌陀佛名號。
 三者、作願門:所有禮念功德,唯願求生極樂世界。
 四者、觀察門:行住坐臥唯遣觀察阿彌陀佛,速生淨土。
 五者、迴向門:但念佛、禮佛,功德唯願往生淨土,速成無上菩提。
 此是《無量壽經論》中念佛法門。」
i

念佛可以成就無上菩提,印順怎麼可以說不能成正覺呢?難道無上菩提不是正等正覺嗎?印順實在是顛倒說法,亂說佛法啊!

念佛為什麼會有功德,這分功德是來自於自己的力量?還是來自於佛菩薩?念佛,是對 佛陀的歸敬、讚歎、憶念之意。由念佛之功德,能使貪瞋癡不起,自心清淨,則能增長善法功德。學佛之目的在淨其心、定其心、悟明其心,念佛是幫助淨心、定心乃至探究明心的方法之一。

諸佛菩薩皆有其廣大悲願,如 阿彌陀佛四十八願中有一大願是:【設我得佛,十方眾生,至心信樂欲生我國,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唯除五逆、誹謗正法。】ii 藥師佛亦立下十二大願,為解眾生病難,使眾生皆能身心安樂,進而修行成就佛道。由於佛菩薩過去在因地修行時,成就願行而自證清淨法身,所以這一念心無有障礙。眾生因為煩惱妄想障蔽自性,貪心、瞋心、癡心未除,故無法與諸佛願行感應。念佛聖號,可平息雜亂之妄想心;假使能夠具足至誠虔信之心,便能感得諸佛願力之加持。所謂毀謗正法就是誹謗第八識如來藏,如果說「沒有如來藏,如來藏是外道神我的思想」,這就是毀謗正法,那就去不了西方了;這一點是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的人最要注意之處,避免毀謗正法,下墮三惡道而無法去極樂世界。又印順剃頭出家為法師,又被推崇為導師,但他卻否認第八識而說:【佛的區別識類,本以六根為主要根據,唯有眼等六根,那裡會有七識、八識?大乘學者所說的第七識、第八識,都不過是意識的細分。】(Y.○一,頁一○九)這就是典型的六識論,是公然與 世尊唱反調,這種人一定去不了西方極樂世界。不是 彌陀不慈悲,而是他自己不慈悲,不僅否定了自己,也否定了 世尊所說的第八識正法,如何去得了西方?

世尊在四阿含諸經中已經明說及隱說第七識與第八識了,只是印順沒智慧而讀不懂,硬要說是大乘學者從意識中細分出來的〔編案:詳見平實導師《阿含正義》七輯中的多處舉證〕。一定要承認有第八識,不毀謗第八識如來藏,藉著自力及佛的本願力,未來才有可能去得了西方。這個道理說難極難,說簡單則極簡單:因為這一世的意識隨著身體死亡而消失了,此世的意識並不能到西方,唯有藉著第八識如來藏所生的中陰身,憑著如來藏支持著中陰身才能坐在蓮花中到達西方。執著六識論的人,認為意識是永恆不滅的,已違背經典所說而與常見外道合流,因為佛經都說:意識是意根、法塵相接觸後,才出生的法,所以是虛妄的;亦即意識是因緣所生法,本無今有的法,所以意識會出生、變異、消失,入胎後永滅,不能去到來世,所以是虛妄法。往生淨土就像去投胎一樣,是第八識如來藏所出生的中陰身來到西方的,而住在極樂世界中,並不是你現在的意識去西方。有人或許會說:「我死後,有靈魂可以去西方。」但是六識論者所認知的靈魂,還是中陰身,他包括意識在內,雖然一般人死後有中陰身,他們認為是靈魂〔編案:大善與大惡之人是沒有經過中陰階段〕,但至多七次中陰身,最多只有四十九天壽命,就一定要去投胎;一入胎,此世的意識永斷。所以 世尊一再叮嚀不要毀謗正法,一般人不知道正法就是「八識正法」「如來藏正法」,若誤聽六識論者如印順之流,或誤信藏傳佛教喇嘛法王等人說的意識常住邪說,就會容易誤犯,那就真的冤哉枉也!

佛菩薩的慈心、悲願是一種助緣,重要的是學佛者自己要具足信、願、行,遵循佛法教理,靠自己如法修持,以及世尊的本願加持,才能成就的。佛陀是究竟圓滿覺悟的聖者,依覺悟之理教化眾生,使其返迷歸真,開啟含藏萬德的心靈寶所。攝萬念於一念,將所有的妄想放下,內心集中在一句佛號上,心中無有雜念妄想,那時,我們的心便能與佛菩薩相應而悟得自性彌陀,那時發現:所謂的念佛,就是發明心性、悟自性彌陀,也就是覺知心對第八識本來自性清淨心的覺悟,不再以意識心為真實我,當下遠離貪、瞋、癡等煩惱心。

念佛即是念佛陀所說之真理,依之修行而明悟心性,如能發心念佛,則「一念念佛,一念覺悟;念念念佛,念念覺悟。」因此,真正的功德非由外求所獲得,乃是當下意識心對自性彌陀的覺悟,因此,他力助成自力的轉變。

《念佛三昧修學次第》讚歎念佛圓通法門:

念佛圓通法門可以從初信位一直修學到妙覺位:在《楞嚴經》中,總共有二十五種圓通法門,第二十四種大勢至菩薩念佛圓通法門裡面開宗明義:「大勢至菩薩與其同倫五十二菩薩,從座而起,頂禮佛足……」,為什麼講五十二菩薩?意即從初信位開始,到十信、十住、十行、十迴向、十地、等覺妙覺,這些菩薩跟大勢至菩薩一樣,都修學念佛圓通法門,此法門於性起圓通而入實相念佛的層次以後,仍然可以依照無相憶念的念佛法門,深入楞嚴大定,一直修到識陰滅盡,而進入等覺位,入等覺位之後,還要十方諸佛來安慰加持,最後進入妙覺位。從這個觀點來看,就知道念佛法門非常殊勝,……。iii

從 平實導師的開示可以知道:念佛是從淺至深,而且是博大深廣可以成佛的法門,跟神教的迷信神力是大不一樣的,不能混為一譚。所以說,念佛與神教是有很大的差別,不是如印順所說的沒有差別。


i《念佛鏡》卷一,《大正藏》冊四七,頁一二一。

ii 《佛說無量壽經》卷一,《大正藏》冊一二,頁二六八。

iii 平實導師著,《念佛三昧修學次第》,佛教正覺同修會,二○一七年十一月初版二十八刷。

【目 錄】
  • 自序 序○一
  • 一 略論釋印順「生滅即是寂滅」 1
  • 二 略談釋印順之「一切法空」與「一切法空性」 17
  • 三 略論釋印順說「三法印」就是「一切法空的理性」 35
  • 四 略論釋印順說「佛教的核心是緣起」之謬 61
  • 五 論法爾常住——評釋印順從諸行無常看佛法的演變之謬誤 73
  • 六 略論釋印順說「諸法的恆常普遍性」——以無常為常 81
  • 七 論釋印順以「四大」為「能造」 95
  • 八 論釋印順說念佛與神教沒有差別 105
  • 九 論釋印順說「自作自受的理論如何可以成立?」 115
  • 一○ 論釋印順說「佛教緣起的業感論沒有輪迴主體的神我」 131
  • 一一 論釋印順說阿賴耶識的產生 143
  • 一二 論釋印順之「常就是無常」 155
  • 一三 論釋印順的「成佛」說 169
  • 一四 論釋印順之「意根」 181
  • 一五 論釋印順說「僧團為佛法久住的唯一要素」 195
  • 一六 論印順法師與密教 209
  • 一七 論釋印順說「春風起而黃葉落」——印順言「真常唯心論乃有不可告人之秘密」 225
  • 一八 論釋印順說「真實唯心是方便假說的」 241
  • 一九 論釋印順說「細意識」是「有取識」 259
  • 二○ 論釋印順的「善知識」 273
  • 二一 論釋印順說「這一體的覺性豈不是常住嗎?」 295
  • 二二 論釋印順之「我見」 311
  • 參考引用資料 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