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游宗明老师

【出版日期】2019年10月

【书号】978-986-98038-2-3

【开本】329页

【定价】250元台币/ 辑

  • 自序

  • 内容试阅

  • 本书目录

自 序

我学佛的因缘跟释印顺这一派的人关系很深,他有许多的徒子徒孙(包括信受释印顺邪说的人),例如真华法师、如虚法师等人都是我常亲近的法师,释印顺住在南投南岗工业区别墅时,我也曾经到那里为他看外科的病,身为中医师这并不困难。可是,当时的我也不会对他请问佛法,因为那一套《妙云集》到底是在说什么我始终弄不清楚,总觉得自己程度太低,所以也没有什么好问的。然而,每次去都看到许多比丘、比丘尼向他顶礼膜拜,对这位「佛教界泰斗」非常恭敬。

假如台湾不是出现了一位 平实导师,那么以当时佛教界的「兴旺」,他们可以过着又忙碌又快活的日子,估计全省每年至少一百亿的法会收入,足够让各寺庙笑哈哈了。台湾经济起飞,百姓对佛教的恭敬与虔诚是令人赞叹的,听说圣印法师作生日,红包是用大布袋装到银行去存款的,而这些银行人员也算钱算得笑颜满面!佛法中出家众虽然应当接受佛弟子的供养,但自己也应谨守分际在足堪供应修行所需的衣钵、饮食、医药、卧具等基本需求,不应该在享受、娱乐、嗜好等事务上去追求,更不该积聚金钱、骨董、饰物,因为这些全是障碍修行的我所贪;只是佛教如是表相兴盛了好多年,但在修行上四众弟子却都是渺渺茫茫,后来西藏密宗来台兴起之后,许多钱财就跑到喇嘛教那里去了,于是某些出家众也开始学习密法来争取信徒及供养。

密教第一次在台中慈明寺出现,是党国元老屈映光教授密宗气功,那时候出家人只是好奇在外面观看,不敢进去学;曾几何时,密教兴旺了,喇嘛教的双身佛像竟然卖到缺货,本来只偷偷流通的密宗双身佛像,摇身一变成了象征非常伟大的「无上瑜伽」大法,这个变化可以说是非常巨大。密宗(喇嘛教)说是佛教的一宗,这个论点从唐朝到现在,无人敢破也无人能破(就算有也是很小声),所以喇嘛教在台湾兴旺了几十年,很多人以为在学佛,结果却是在学密教外道法,这也让达赖喇嘛在印度的开支,得到了台湾广大财源的资助,但是整个佛教界却因密教的误导而更加错误。直到《狂密与真密》出版,就好像一盆清凉水,淋向昏头昏脑的佛教界,于是有些人终于清醒了,所以才会有破密的文章陆续出现。

释印顺说的佛法会错得那么离谱,也是因为他把西藏密宗当作佛教。西藏密宗是修双身法的喇嘛教这个事实,他显然知之甚详,却认同喇嘛教为佛教,实在令人困惑?释印顺跟密教一个鼻孔出气,因为他信受应成派中观的六识论邪见,用六识论的外道法来解说八识论的佛法,当然会错得离谱!修行的基础就是修正错误的身口意三行,因此不用害怕有错误,就怕错而不改,那就严重了。

正信的佛弟子都应该要知道,二乘行者因为深信佛语的缘故,知有涅盘本际常住不坏,所以依四圣谛、八正道、十二因缘等法,于蕴处界等生灭无常的世俗法上观行,是故二乘圣者唯证诸法生灭之空相,实证蕴处界等法皆是无常故苦、空、无我;其中最重要的是,确认觉知心意识无常故空,永不再认取觉知心意识为真实我(诸法之本源),如是方能断我见;复又进观处处作主之意根第七识心虚妄故空而断我执,如是证得人我空,解脱三界生死之苦。断除三界惑是解脱道的正因,四圣谛、八正道、十二因缘等法则是出离观的正行,然二乘圣者于解脱尚未究竟圆满出离,仅能断除烦恼障之现行,习气种子随眠犹未能断故,必须发愿成佛而转修佛菩提方能渐断故。

二乘行者所知、所断皆是三界中的十八界世俗有为法,故名世俗谛,不知不证诸法之实相空性也。而大乘菩萨行者亦修证诸法空相而证人我空,更复熏修般若实相智,由证得第八识真如心如来藏而生起般若智慧,现前证知诸法之本源即是此第八识真如心如来藏,故能发起般若智,现观一切法界皆由此第八识而有,现观一切法界之根源即是此第八识心,故能进修增上戒、增上心、增上慧学,乃至一切种智之修证直至成佛;断除三界惑及尘沙惑是成就佛菩提道的正因,实证真如心及一切种智得大般涅盘,则是安隐观能够圆满的正行,故大乘菩萨佛菩提道的修行方能成就出离观之究竟及安隐观之圆满。

大乘行者所证所行境界,乃圣智及彼所行境,及彼相应诸心、心法等,故名为胜义谛,「非安立谛」智所行境界也。而释印顺等六识论凡夫未断我见,更未证得大乘非安立谛三品心,竟敢妄说意识是永恒而不会消灭的,以僧宝身分公然推广我见,这种谤佛、谤法的恶行,难道不怕果报吗?看来,他们觉得面子比佛法的真实义还重要,因此不愿意改正。一般而言法师说法之初心,应该也不是要故意去误导众生,但就最怕有邪知邪见而不知,若一旦有人依据圣教及正理出来指正了,能改邪归正则善莫大焉!如果为了名闻利养,为了保有眷属徒众,继续误导众生而不改正,那就是害人害己了。

我是在佛教正觉同修会遭逢第三次法难时,才进来修学正法的,当时台中讲堂的气氛很低落。我常想着:都已经学习正法了,怎么还会退转?可见他们是没有真正要学正法的心才会退转。为法而来的人,不会因为对某个人的行为有意见而退转,因为法比人更重要;更何况后来证明法与弘法者都无问题,根本就是退转的人自己出了问题。明心是修证佛菩提道的第一个难关,古今多少禅子穷尽一生,精勤修学参究而不可得,如今学人有幸在真善知识的慈悲提拔下开悟明心,就应该要继续接受善知识的教导,若没有善知识的护念摄受,自己的般若智慧不能生起,那就无法成功转依如来藏的真如体性,甚至连萨迦耶见都断不了,尚且不能亲证二乘的无我观,当然就会退转。

因此,我说只要法正确,就算跑了三百兵,也总会来一将。禅三的时候,我说我要那个不会退转的;平实导师点头,于是磨到最后一分钟才给我印证那个不会退转的。其实 平实导师印证的都是同样的目标,只是如果没有转依成功,又不接受善知识的教授教诫继续用功;有疑也不请教善知识,反而去信受诸方假名大师的邪说,如是被恶知识误导而不知,才会以退转为增上。如果只是知道密意而没有转依,根本不能称为开悟,因为智慧发不起来就不能看出诸方大师的错谬及落处,那就会被邪师笼罩,不愿被善知识摄受而退转。当我破参明心之后再去看释印顺的书,发现他写错的地方,真的是一大堆,并且是非常地严重,而这些错误都是由于他只相信密宗应成派中观的六识论邪说,却不信佛语的结果。菩萨为了救护众生,不能见死不救,所以才有末学《雾峰无雾》系列文集出版,这些内容并不是在骂人,骂人的话哪有这么好听的?好心地说了几句重话,都是为救护众生离诸邪见,希冀彼等师徒得免于下堕地狱等恶道,这跟起恶心、瞋心诅咒人家下地狱是不同的。所以,期望读者能体会作者是一片悲心,是怕释印顺以及盲从者堕入恶道,应该及早帮助他们回头是岸。

屈映光(文六)在国难时期救护很多众生,他从事赈灾救济及埋葬尸体等工作令人尊敬,当时密教最有名的诺那上师和贡噶上师都把密法传给他;但诺那上师说了一句名言:「禅宗是大密宗。」这虽然是诺那攀缘附会的说法,但想学密法的人一定要记住一句话,要知道「佛法中真正的密,是禅门的明心开悟,不是密宗喇嘛教的邪密」,才不会把鱼目当珍珠。西藏密法都是让人下堕的世间恶法,修学密教法是无法得到解脱果的。其实西藏也曾有真正的藏传佛教,那就是古代觉囊巴所说的正确佛法——他空见妙法,然而那是不被达赖政权所容许的,所以就被消灭掉了。今天阐述他空见如来藏妙法的《山法》巨著,又从国外学者的英译本转译为中文在台湾出版,也再次证明佛教正法之所宗只有一个,那就是如来藏妙法,这是亘古不易的定论,离开了如来藏就学不到正确的佛法;是故,所谓佛法不是只有讲五阴十八界,还要有涅盘如来藏、般若道种智,才能函盖一切法。

公元前三百多年,公孙鞅告诉秦王嬴渠梁说:「行动犹豫不决一定不会成功,做事怀有疑虑绝对不能成就。真知灼见者的言行,必然会被世人所排斥;有独到见解的人,一定会被大众嘲笑诋毁。」学佛更是如此,佛法背俗故,所谓「道之所乐,俗之所恶;俗之所珍,道之所贱」,所以,能对佛法深生信解而依教奉行者极为难得。所谓「信为道元功德母,长养一切诸善法」,如果不信因果,对六道轮回怀疑,对大善知识怀疑,那么他一定无法学佛。佛法甚深微妙、难信难解,却是真实可证之法,不是思惟想象的玄学;若想要于佛法有所实证,首要之务就是应当亲近善知识,《华严经》云:「善知识者则为牢船,悉令越度生死海故;善知识者则为船师,令至一切智法宝洲故」,平实导师就是能引导众生到于涅盘彼岸的大善知识,驾驶着坚牢不坏的法船,所宣说的都是 世尊所传的正确佛法故。

学佛不怕有疑,最怕疑而不决,有疑惑时必须请问真正的善知识才能获得解决,否则到死都还不知道佛法的正确义理,所以,如果不能判断善知识是真的还是假的,那就无法学到真实的佛法。未遇到 平实导师之前的四十年间,自己也觉得是在学佛,遇到大善知识之后,才知道现在的人常把邪见当作佛法,都是在盲修瞎练当作已有实证;而放眼全球(包括海峡两岸)普遍充斥着邪见,这问题可说是非常严重,更是佛教的危机。如今我把释印顺错误的地方在〈正觉电子报〉中举示出来连载,而今结集成书公开流通,希望被释印顺所误导的四众佛弟子能够改正,若能因此弃邪归正,则回头是岸,学佛证果倒也是易如反掌;因为只要方向、方法正确,学佛是一定能成功的。学佛人把正确的佛法拿来帮助众生脱离苦海,这是人生最快乐的事,能够令大家法喜充满就不虚此生了!如今《雾峰无雾》第二辑即将面世,遂将至诚之心说给佛教界,即以此文作为本辑及后续诸辑之序文。

佛弟子 游宗明 谨序

公元二○一九年五月

论释印顺说念佛与神教没有差别

读印顺的书(如《佛法概论》第二一三页),总觉得他对念佛人有着轻视的意味,且先不说他不相信有西方极乐世界,就算他相信有 阿弥陀佛,他也认为念佛跟一神教(简称神教)的原理是一样的,没有什么差别。真的没有差别吗?极乐世界跟天堂没有差别吗?不同的神教,他们的天国都有差别,更何况是天国与佛国,怎么会没有差别呢?又怎么可以说,神教跟念佛没有差别呢?到天堂是享福、享乐,到极乐世界是修行,怎么会没有差别?天堂有男女相,极乐世界无男女相,所以西藏喇嘛不想去极乐世界,因为到那边没有色身的肉欲可以修双身法,怎么会没有差别?天堂的福报享尽了,会落入三恶道;去极乐世界可以进修菩提道、解脱道,永远不堕三恶道,怎么会没有差别?天堂人身上的衣服与极乐世界的人身上的衣服庄严相差极大,怎么会没有差别?若论佛与神,差别也就更大了,怎么会没有差别?套句昭慧教授说的话,这叫作「没常识」

印顺也许会说:「我所说的没差别是指都靠他力的。」但靠佛力和靠神力还是有差别,不是无差别;因为佛力不可思议,神力比起佛力实在很渺小,相差犹如天壤之别。至于印顺说:【念佛等的原理,与神教的他力——其实还是自力,并没有甚么差别。】(Y.○一,页二一三)这是废话,假如他不信上帝,你可以硬把他拉去天堂吗?当然是要靠他的自力——他想要去天堂而行善的自力。然而神教是有条件的,你要信它的神而行善,才能进入它的天堂;如果有行善而非信它的神,那想要去它的天堂,别妄想了,门都没有。但是佛教没有这个错误观念,你不信佛而行十善,照样可以去你心中的天堂,因为法界的因缘果报的事实就是这样,这就是佛教跟神教不同的差别,怎么会没有差别?印顺在《佛法概论》中说:

「天帝释告诸天众,汝等与阿须轮共斗战之时生恐怖者,当念我幢,名摧伏幢,念彼幢时恐怖得除。……如是诸商人!汝等于旷野中有恐怖者,当念如来事、法事、僧事」(杂含卷三五‧九八○经;又参增一含‧高幢品)。他力的寄托安慰,对于怯弱有情,确有相对作用的。但这是一般神教所共有的,如以此为能得解脱,能成正觉,怕不是释尊的本意吧!(Y.○一,页二一三)

在古代的神教中,常是宗教与政治合一,势力极大,有权力就会贪权力而使人心腐烂,遂有「信我者生,不信我者亡」的跋扈教条;屠杀异教徒是常有的事,这就是宗教战争。但佛教不会因不同信仰而去战争,滥杀是有违教义的。佛教徒念佛求生极乐,当然念佛也可以求国泰民安,敌国来侵可以因念佛而有智慧退敌,但不是说你念佛号,佛就帮你把对方杀死,二者是完全不同的;神教才会有这种想法,佛教是讲因果的,不是讲神力的。诸天也一样,天人念佛,阿修罗就不可能战赢,所以说念佛可以离恐怖。

至于印顺说:「如以此为能得解脱,能成正觉,怕不是释尊的本意吧!」这问题可大了,明明是 世尊的本意,怎么不是 世尊的本意?念佛就是要求解脱,要求成正等正觉而成佛,这怎么不是 世尊的本意?不然 世尊在四阿含诸经中教导大家修学六念,其中的一种念法就是念佛,那么 世尊的本意又是什么呢?

学佛的人要有六念:念佛、念法、念僧、念戒、念施、念天。印顺对念天的解释是:【念必会生天而得到安慰】(Y.○一,页二一二),印顺这样的解释,反而促使佛教跟神教一样,没有差别。念天是说行善是不会落空的,会有生天的果报,我们可以有天人一样的福德,但不一定要生到天上去享福。又,天是佛教的大护法,也含有感恩而念天的意思,并不是叫你要生到天上去而得到安慰。菩萨知道天是不究竟的,所以菩萨不主张生天,但菩萨摩诃萨都应该有天的福德与威仪,这才是念天的意思,与一神教完全不同。至于念佛的目的不在于生天,他有更大的目标就是要成佛。印顺认为念佛不能得解脱,不能成正觉,则是不知道 世尊本意的人。

念佛是六念法门之一,从原始佛教以来,在修行法门中占有相当的地位,所以后来在中国成为独立的一派。口中念佛号是从心中念佛而来,原来也是禅之一法,所以是有禅有净的修行法门。当然佛弟子们可以念不同的佛,唯诸经所赞多在 弥陀,因为祂与娑婆世界众生有缘,譬如在论中曾提到:

 又《无量寿经论》云:「念佛有五种门,何者为五?
 一者、礼拜门:身业专礼阿弥陀佛。
 二者、赞叹门:口业专称阿弥陀佛名号。
 三者、作愿门:所有礼念功德,唯愿求生极乐世界。
 四者、观察门:行住坐卧唯遣观察阿弥陀佛,速生净土。
 五者、回向门:但念佛、礼佛,功德唯愿往生净土,速成无上菩提。
 此是《无量寿经论》中念佛法门。」

念佛可以成就无上菩提,印顺怎么可以说不能成正觉呢?难道无上菩提不是正等正觉吗?印顺实在是颠倒说法,乱说佛法啊!

念佛为什么会有功德,这分功德是来自于自己的力量?还是来自于佛菩萨?念佛,是对 佛陀的归敬、赞叹、忆念之意。由念佛之功德,能使贪瞋痴不起,自心清净,则能增长善法功德。学佛之目的在净其心、定其心、悟明其心,念佛是帮助净心、定心乃至探究明心的方法之一。

诸佛菩萨皆有其广大悲愿,如 阿弥陀佛四十八愿中有一大愿是:【设我得佛,十方众生,至心信乐欲生我国,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觉,唯除五逆、诽谤正法。】 药师佛亦立下十二大愿,为解众生病难,使众生皆能身心安乐,进而修行成就佛道。由于佛菩萨过去在因地修行时,成就愿行而自证清净法身,所以这一念心无有障碍。众生因为烦恼妄想障蔽自性,贪心、瞋心、痴心未除,故无法与诸佛愿行感应。念佛圣号,可平息杂乱之妄想心;假使能够具足至诚虔信之心,便能感得诸佛愿力之加持。所谓毁谤正法就是诽谤第八识如来藏,如果说「没有如来藏,如来藏是外道神我的思想」,这就是毁谤正法,那就去不了西方了;这一点是念佛求生西方极乐世界的人最要注意之处,避免毁谤正法,下堕三恶道而无法去极乐世界。又印顺剃头出家为法师,又被推崇为导师,但他却否认第八识而说:【佛的区别识类,本以六根为主要根据,唯有眼等六根,那里会有七识、八识?大乘学者所说的第七识、第八识,都不过是意识的细分。】(Y.○一,页一○九)这就是典型的六识论,是公然与 世尊唱反调,这种人一定去不了西方极乐世界。不是 弥陀不慈悲,而是他自己不慈悲,不仅否定了自己,也否定了 世尊所说的第八识正法,如何去得了西方?

世尊在四阿含诸经中已经明说及隐说第七识与第八识了,只是印顺没智能而读不懂,硬要说是大乘学者从意识中细分出来的〔编案:详见平实导师《阿含正义》七辑中的多处举证〕。一定要承认有第八识,不毁谤第八识如来藏,借着自力及佛的本愿力,未来才有可能去得了西方。这个道理说难极难,说简单则极简单:因为这一世的意识随着身体死亡而消失了,此世的意识并不能到西方,唯有借着第八识如来藏所生的中阴身,凭着如来藏支持着中阴身才能坐在莲花中到达西方。执着六识论的人,认为意识是永恒不灭的,已违背经典所说而与常见外道合流,因为佛经都说:意识是意根、法尘相接触后,才出生的法,所以是虚妄的;亦即意识是因缘所生法,本无今有的法,所以意识会出生、变异、消失,入胎后永灭,不能去到来世,所以是虚妄法。往生净土就像去投胎一样,是第八识如来藏所出生的中阴身来到西方的,而住在极乐世界中,并不是你现在的意识去西方。有人或许会说:「我死后,有灵魂可以去西方。」但是六识论者所认知的灵魂,还是中阴身,他包括意识在内,虽然一般人死后有中阴身,他们认为是灵魂〔编案:大善与大恶之人是没有经过中阴阶段〕,但至多七次中阴身,最多只有四十九天寿命,就一定要去投胎;一入胎,此世的意识永断。所以 世尊一再叮咛不要毁谤正法,一般人不知道正法就是「八识正法」「如来藏正法」,若误听六识论者如印顺之流,或误信藏传佛教喇嘛法王等人说的意识常住邪说,就会容易误犯,那就真的冤哉枉也!

佛菩萨的慈心、悲愿是一种助缘,重要的是学佛者自己要具足信、愿、行,遵循佛法教理,靠自己如法修持,以及世尊的本愿加持,才能成就的。佛陀是究竟圆满觉悟的圣者,依觉悟之理教化众生,使其返迷归真,开启含藏万德的心灵宝所。摄万念于一念,将所有的妄想放下,内心集中在一句佛号上,心中无有杂念妄想,那时,我们的心便能与佛菩萨相应而悟得自性弥陀,那时发现:所谓的念佛,就是发明心性、悟自性弥陀,也就是觉知心对第八识本来自性清净心的觉悟,不再以意识心为真实我,当下远离贪、瞋、痴等烦恼心。

念佛即是念佛陀所说之真理,依之修行而明悟心性,如能发心念佛,则「一念念佛,一念觉悟;念念念佛,念念觉悟。」因此,真正的功德非由外求所获得,乃是当下意识心对自性弥陀的觉悟,因此,他力助成自力的转变。

《念佛三昧修学次第》赞叹念佛圆通法门:

念佛圆通法门可以从初信位一直修学到妙觉位:在《楞严经》中,总共有二十五种圆通法门,第二十四种大势至菩萨念佛圆通法门里面开宗明义:「大势至菩萨与其同伦五十二菩萨,从座而起,顶礼佛足……」,为什么讲五十二菩萨?意即从初信位开始,到十信、十住、十行、十回向、十地、等觉妙觉,这些菩萨跟大势至菩萨一样,都修学念佛圆通法门,此法门于性起圆通而入实相念佛的层次以后,仍然可以依照无相忆念的念佛法门,深入楞严大定,一直修到识阴灭尽,而进入等觉位,入等觉位之后,还要十方诸佛来安慰加持,最后进入妙觉位。从这个观点来看,就知道念佛法门非常殊胜,……。

从 平实导师的开示可以知道:念佛是从浅至深,而且是博大深广可以成佛的法门,跟神教的迷信神力是大不一样的,不能混为一谭。所以说,念佛与神教是有很大的差别,不是如印顺所说的没有差别。


《念佛镜》卷一,《大正藏》册四七,页一二一。

《佛说无量寿经》卷一,《大正藏》册一二,页二六八。

平实导师着,《念佛三昧修学次第》,佛教正觉同修会,二○一七年十一月初版二十八刷。

【目 录】
  • 自序 序○一
  • 一 略论释印顺「生灭即是寂灭」 1
  • 二 略谈释印顺之「一切法空」与「一切法空性」 17
  • 三 略论释印顺说「三法印」就是「一切法空的理性」 35
  • 四 略论释印顺说「佛教的核心是缘起」之谬 61
  • 五 论法尔常住——评释印顺从诸行无常看佛法的演变之谬误 73
  • 六 略论释印顺说「诸法的恒常普遍性」——以无常为常 81
  • 七 论释印顺以「四大」为「能造」 95
  • 八 论释印顺说念佛与神教没有差别 105
  • 九 论释印顺说「自作自受的理论如何可以成立?」 115
  • 一○ 论释印顺说「佛教缘起的业感论没有轮回主体的神我」 131
  • 一一 论释印顺说阿赖耶识的产生 143
  • 一二 论释印顺之「常就是无常」 155
  • 一三 论释印顺的「成佛」说 169
  • 一四 论释印顺之「意根」 181
  • 一五 论释印顺说「僧团为佛法久住的唯一要素」 195
  • 一六 论印顺法师与密教 209
  • 一七 论释印顺说「春风起而黄叶落」——印顺言「真常唯心论乃有不可告人之秘密」 225
  • 一八 论释印顺说「真实唯心是方便假说的」 241
  • 一九 论释印顺说「细意识」是「有取识」 259
  • 二○ 论释印顺的「善知识」 273
  • 二一 论释印顺说「这一体的觉性岂不是常住吗?」 295
  • 二二 论释印顺之「我见」 311
  • 参考引用数据 3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