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余正伟 老师等合著

【出版日期】公元2021年10月31日

【书号】978-986-06961-5-8

【开本】32开

【定价】NT$300

我的菩提路(第一辑)我的菩提路(第二辑) 我的菩提路(第三辑) 我的菩提路(第四辑)我的菩提路(第五辑) 我的菩提路(第六辑) 我的菩提路(第七辑)
  • 书籍简介

  • 平实导师 序

余正伟老师等人著,本辑中举示余老师明心二十余年以后的眼见佛性实录,供末法时代学人了知明心异于见性之本质,并且举示其见性后与平实导师互相讨论眼见佛性之诸多疑讹处;除了证明《大般涅槃经》中 世尊开示眼见佛性之法正真无讹以外,亦得一解明心后尚未见性者之所未知处,甚为精彩。此外亦列举多篇学人从各不同宗教进入正觉学法之不同过程,以及发觉诸方道场邪见之内容与过程,最终得于正觉精进禅三中悟入的实况,足供末法精进学人借鉴,以彼鉴己而生信心,得以投入了义正法中修学及实证。凡此,皆足以证明不唯明心所证之第七住位般若智慧及解脱功德仍可实证,乃至第十住位的实证与当场发起如幻观之实证,于末法时代的今天皆仍有可能。

平实导师 序

时于二○二一年夏,又该出版《我的菩提路》第七辑了。适于二○二○年初,有自称琅琊阁的一群人,于网络上串联,对于大乘见道为亲证阿赖耶识心体、现观真如法性,异口同声一起否定之;并自称应证得三无性时方始是大乘法中的见道位,又称大乘的真见道位即是初地;如斯行为,彷佛二○○三年退转的同一批人又出现于世间扰乱佛子,视本会于二○○三年所撰写的法义辨正诸书于无物,否定第八识心体为大乘见道之目标。

及至观其所说之时,则能确定彼等诸人仍属古印度部派佛教的遗绪,只是继承释印顺的六识论思想,对大乘佛法横加否定,以外无他,故其所言只是罗织而无实质。所以者何?谓彼等诸人对于第八识并无现观,所说第八识之理全然悖逆于诸经及诸论,如同古天竺部派佛教诸声闻僧一般无二;抑且所说之法逻辑严重不通、自相矛盾而不自知,犹过释印顺的邪见。

谓彼等诸人说第八阿赖耶识能了别五尘,果真能了别五尘者,则第八识即必有所取舍,取顺心境而厌离违心境,则必产生善恶性,时善时恶,即成有覆有记性,而非无覆无记性。然而一切修学唯识增上慧学之佛弟子,悉知第八识是无覆无记性,诸经中亦说之为无分别心,于六尘都不分别故;是故证得第八识者所发起的智慧即称为无分别智,以第八识不了别五尘及法尘故。

如是正理具载于诸经诸论中,今犹可稽,并非任何人可以己意颠倒黑白混乱佛弟子之正知正见。然而琅琊阁、张志成等人颠倒佛法正义而加以扭曲,广播邪见迄犹未已,至今已经年余;吾人所见则是琅琊阁主初创该网页时即已隐身幕后,不撰文发表,暗中支持张志成等人的邪法论议;如今年余,已经了知张等人的法义错谬,所以阁主退群,不再属于琊琊阁之属,但仍有业在;而今亦已经被琅琊阁中的一小群人所攻讦,亦不能自认即是琅琊阁中的成员而出面辩解,是故至今并无一言以自辩。

如是等人,显见野心甚大,然皆未曾实修心性而堕于名闻利养贪著之中,顾虑的只是自身的世间利益罢了,所以有许多于二○○三年本会法难时已经辨正过的错谬法义,张志成等人仍继续提出主张,并视为正法而要求正觉同修会必须依之「改正」成为错误的法义,方始罢休。但彼等诸人所提出的所谓佛法,悉皆违教背理,并非佛法,而是邪见;今观本序中所举张志成对于第八识自性的说明,即足以显示其完全不懂唯识性。如是第八识之唯识性,是一切佛法之根本大义,于此不懂者,所说的其他法义必然随之错谬而不堪闻受。

修证唯识增上慧学者,入门之前即是加行位,先要建立下列正见而观修之:谓所取的五色根及六尘等相分,都是自心空性如来藏;能取的七转识见分亦是自心空性如来藏。因为所取的六尘等相分及能取的七转识等,都是自心空性如来藏中的一部分,故说所取空、能取空。由此证明有情的六识心从来不曾接触外六尘,所触知的六尘都是内相分,即是 佛于阿含诸经中说的「内六入」。如是正理,即是加行位中所应观修者,若违此正见,则所修加行位必然唐捐其功,不得成就。

若是亲证之人,皆得现观第八识真实如如的法性,名为证真如,是故般若系的经典中有时指称第八识为真如,故说:「如实知见诸法不生,诸法虽生,真如不动;真如虽生诸法,而真如不生,是名法身。」外于第八识即无真如法性可观可证故,而能生诸法的心即是第八阿赖耶识故。是故《成唯识论》中亦说:「真如亦是识之实性,故除识性无别有法。」除了第八识的识性以外,别无真如可以现观故;能如是现观者,方是真懂唯识性之人。

征之于唯识增上慧学之义涵有三:一、唯识性,二、唯识相,三、唯识位。必先亲证第八识而能现观八识心王中每一识的自性,方是懂得唯识性之人;证得唯识性之后,方有智慧与能力继续深入而于八识心王的各种行相中观行;对八识心王的各种行相观行完成时,方是完成唯识相修行之人,即是已能现观七真如于三界九地中的行相者,方是完成唯识相的修行者。完成唯识相修行的人,方能继续探究唯识位;唯识位者谓资粮位、加行位、见道位、修道位、究竟位。

如是略说唯识增上慧学有三法应学应观,今观张志成等人于初始之唯识性已经不懂,所说的第八识性完全悖逆诸经诸论中佛菩萨所说,彼等所说余义则知必定错谬,以第八识性即是唯识之根本法故,如是证明张志成等人显然都是门外汉。如是不懂唯识性者,焉能懂得观行唯识相,又焉能探究唯识位等正理?而强行要求正觉同修会要依其六识论邪见所说的歪理,否则即不放过。如斯行为,犹如不识一字的大兵,要求秀才要依其所说歪理而行,死缠滥打而不知自己所说全然不符合世间逻辑,更全然违背因明学之道理。本会眼见现状如同秀才遇见兵,有理说不清,因此置之不理,仍继续出版唯识增上慧学的书籍及传授,不浪费时间与其纠缠,盼能完成佛门中的要事而利益今世后世的有缘人。

而今又值出版此书第七辑之时,如是略说唯识增上慧学的要理,不多作注释,若欲详知者,请于明后年直接阅读本会出版的《成唯识论释》即可,总有十辑,将会逐年随于所讲解已毕之内容而出版之。今于本辑中,不但继续列载诸多同修悟入唯识性的见道报告,并列入一篇眼见佛性的报告,以供已经明心后想要再亲见第八识如来藏的另一面目者,供作参考之用。此篇眼见佛性报告中所问内容,可谓唯余书伟老师所能问,亦唯平实所能答复加以释疑。而今刊载之,令佛门四众皆得共赏而作进道之资,不亦乐乎。是为序。

佛子 平 实 谨记

于公元二○二一年 夏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