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劉正莉老師等合著

【出版日期】西元2020年6月30日

【書號】978-986-98891-4-8

【開本】32開

【定價】NT$300

【內容簡介】

在距 世尊二千五百多年後的末法時代今天,誰知此生可以有機會破參明心?遙望祖師大德,歷來找到自己本來面目者幾希!望著那不知所云的祖師公案,不知嘆氣過多少回;閱過現代諸方大師解釋公案,更是唏噓!而人人朗朗上口的《心經》:「是故空中無色,無受想行識,無眼耳鼻舌身意,無色聲香味觸法,無眼界乃至無意識界……。」如果這不是斷滅空,那又是甚麼有字天書啊?然而,佛菩薩的慈悲安排,不捨眾生的 導師再度出世弘揚正法,居然讓弟子可以親證什麼是真正的「此經」,讓弟子可以一窺無餘涅槃的本際,更印證 世尊三乘經典所云不假,完全如實!如果沒有大善知識出世,則正法幾乎泯滅;而愚癡如我者,又豈能找到諸方大師皆遍尋不著因而否定的自心如來呢?

而說到公案上的文字,每個字誰都懂,但是合起來以後,只能說意境很高,高到無法想像,因為根本不知在說什麼,甚至是牛頭不對馬嘴。不過有些公案,倒也可以依文解義一番,好像也還說得通;只是說得通的,都是世俗法,從來與第一義扯不上邊,這就是現代諸方大師解釋公案的模樣。只如今,明心了,佛法大意、祖師西來意、曹源一滴水等等,從此不再是虛無縹緲,一切都是那麼的平實,般若諸經可以不用再猜、猜、猜,不用再想像;成佛之道,導師已為我們鋪陳,在正覺,所有外面道場認為不可能實證的中觀般若,在這裡都能實證!

壹、學佛因緣及過程

記得大約在五專二年級時,有一位林同學,大概認為弟子屬於和善之人,便向弟子介紹生命的一些概況,比如死亡啦!人生的無常,何時要離開人世間,根本就不一定,並要把握住生命,而這個可以改變命運的方法,那就是求道──也就是去一貫道佛堂求道。求道以後就可以天堂掛號、地府除名,九玄七祖齊超生,真是好事全佔盡了。

那弟子也想說,既然是拜佛求道,當然好啊!也就沒有拒絕。於是某天就去他們道壇求道。他們人其實也滿和善的,不過那時因為還屬戒嚴時期,所以還是有點神祕,得要認識的人帶領才能進入道壇。

整個過程記得還要發誓哩,什麼匿道不現、欺師滅袓、五雷轟頂之類的;但是當時心裡的直覺是不太管這些,覺得那些與弟子沒什麼干係,所以唸過便了。甚至後來要離開一貫道,也不會有任何壓力,更何況離開之後,也沒發生甚災厄,更可以順利找到正法。他們也講三寶,但是跟佛教三寶完全不同;但是當時年紀輕,沒什麼判斷能力!

一貫道說他們的道統,是由伏羲、黃帝、堯、舜、禹、文武、周公等一脈金線,繼傳印度 釋迦牟尼佛,再傳摩訶迦葉、阿難,一貫心法,傳至二十八代達摩祖師時,東方應運,故老水還潮,將道傳回中國;達摩祖師再續傳至六祖惠能,六祖惠能以後,道降火宅,平民百姓皆可求道,轉以儒家在家修行方式。那現在道降火宅,佛教的出家人已經沒有道了,只有他們才有道,所以要得道、得要求他們,也有說佛教的某出家人來求道。因為當時真的沒有能力辨別他們的說法,所以就姑妄聽之!

於是一方面在道場聽道,另一方面卻又想找一些資料來看。沒多久,知道有一本書叫作《我如何脫離一貫道》,弟子便去找來看,覺得書中所寫的,還蠻有道理的!但那時可能佛緣尚未成熟,也並不會立即想要去佛教道場歸依三寶。因為一貫道說五教合一,所以他們也講佛教經典,但只聽過他們講《六祖壇經》,當然是把他們那一套理論套入;但聽起來始終怪怪的,總覺得是隔靴搔癢無處抓。也講《聖經》的特定章節,但是回教的《可蘭經》就沒聽說過!又佛教不生不滅的教義,根本與一神教之上帝造人不同,他們居然可以湊在一塊,還言之鑿鑿,只能騙一些沒有佛法正知見的信眾。又說無極老母生了眾生的原靈,那無極老母自己的原靈又是誰生?眾生的原靈若真由無極老母所生,則有生必有滅,因緣到時終將壞滅,修道何用?成佛何用?

他們說:「傳了道給你,你要去度人。」但是到底傳了什麼「道」?他們始終弄不清楚,只是在理論上講一大堆,然後就修身養性,存好心、作好事、說好話,改毛病、去習氣之類的;或是什麼意守玄關竅啦!靜心啦!這樣就算是修「道」了!可是「道」在哪裡?!倒真是有點像老鼠會!買空賣空嘛!引保師也是,還保證「道真、理真、天命真」!唉!從無所知之物,如何證明真偽呢?

後來弟子還被要求去參加講員班的課程,要參加還得通過考試,就是上臺去講對道的體驗等等,也不是每個人都錄取。上完半年課程後,通過考試大概就可以當講員吧!不過有一個要求,就是上講員班要吃素,所以弟子也就從那時開始吃素了!這也算是好事啦!

在一貫道打混的日子裡,雖然「得道」了,但實在對「道」摸不著頭緒,根本虛無縹緲;就算是仙佛臨壇,批了一大堆訓文,也說不出個所以然,完全言不及義!盡在世間法、因果業報上打轉。所以講員班上完,期末的考試也是要上臺去講,弟子根本就不想去!後來弟子只好自己看《金剛經》及其他法師的註解,也學著持誦〈大悲咒〉,就這樣與一貫道漸行漸遠。

因為佛教中普遍流行持名唸佛,一味求生西方極樂淨土;弟子覺得佛法不應該只是消極地求生西方,不然 佛辛苦講三乘經典作甚?而許多標榜禪宗的道場,也都在唸佛,實在快讓弟子受不了了!後來經過公司同事介紹,接觸到西藏密宗寧瑪巴學會,因為先前曾看過《密勒日巴傳》,為其求法精神而深受感動,便以為藏密的法真的很殊勝;而會中,也有臺大佛學社團的高材生,有牙醫、外交官、歷史學者也來修學,他們也都說密法可以實修,不像顯教的法,很虛無,頂多就是念佛而已。後來還有美國宣化上人座下的比丘尼也來修學,一時間還覺得藏密的法好像蠻殊勝的。

藏密的法哪裡殊勝?不過就是搞一些噱頭:觀想啦!大禮拜啦!破瓦法(也就遷識法)啦!觀想將自己的意識與 阿彌陀佛合一,然後又回到自己身上,那豈不是自己也變成 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又變成自己?還是 阿彌陀佛與自己合而為一?這豈不違反《心經》所說「不增不減」?還有一些莫名其妙的灌頂,名堂很多,也有說一些感應或是多殊勝之類的話,不過依舊是言不及義!只能欺騙一些對佛法無正知見的民眾。還有大圓滿前行,講的盡是表相聲聞法;然後就是發菩提心了,而菩提心真正的內涵是啥,也都言不及義。

他們處處說慈悲,卻都一直在吃眾生肉。每次弟子與我同修去,那些喇嘛都會問我們還在吃素嗎?好像不吃素才是不執著,他們自己卻說肉最好吃哩!還有一位學員本來是吃素的,因為信奉藏密,依上師所言,於是便放棄吃素!他說在佛經裡,都找不到吃素的依據。(哪裡是這樣的,《楞伽經、梵網經》都有說不吃眾生肉啊!)害弟子信以為真。還好佛菩薩加持,弟子與同修都未放棄素食。

那時曾作過這樣的夢境:仁波切與喇嘛們在修法,弟子拉著我同修往樓上跑,一直跑到屋頂。那時根本不知夢境之意,只是隱約瞭解將來我們應該會脫離藏密。後來因我同修色身欠佳,所以也漸漸遠離了!一方面對於外面是否還有弘揚正法的道場感到存疑,但又沒有因緣可遇上,於是只好在家看一些佛經;尤其看到《楞嚴經》中的四種清淨明誨,真的是有點震撼!原來就是在預記密宗啊!難怪他們從來不提《楞嚴經》;經中還說到許多邪師,根本就是現代密宗的亂象啊!佛早就預言了嘛!另一方面,若有機緣見到擺放結緣書的地方,便尋覓一番,看看有無不錯的法可學,或是大善知識可親近。

貳、正覺共修因緣

約民國九十二(二○○三)年初某日,末學陪我同修回診,於中國舊急診室旁之一家素食館外面,放結緣書的地方,看到一本小冊子《生命實相之辨正》;在候診室便趁機翻閱,覺得內容很勝妙,跟以前所聽聞之法皆不相同,於是拿給同修看,想說同修智慧比我好,應該也會認同。豈知我同修居然把它丟到回收桶,並說:「都在罵人。」弟子將它撿回,說這書裡面有寶啊!而且弟子認為,如果那些法師說法錯誤,當然是該被檢點,才不會繼續誤導眾生!那就更要好好看看那些法師錯在哪裡,就算是批評也要批得有道理;我同修也就接受弟子的看法,重新看過。

後來覺得還是應該來上課才能學更多,我們便商量,弟子先來講堂旁聽、瞭解,如果不錯的話,我同修再一起來上課;所以弟子便找一天晚上到同修會旁聽,剛好是游老師來代課。上得如何早就忘了,反正就是要上;於是就正式上張正圜老師剛開課那班,週六雙週班。只是上了沒幾次,就遇到SARS疫情嚴重而停課。後來雖然復課,但是還是怕會傳染給我同修;她抵抗力很弱,萬一遭感染了可能會沒命,為了讓她安心,因此也就中斷了課程。

過了一些時日,實在忍不住了,又來正覺問問何時有開新班。九十四年十月,週五楊老師的第一班。上課期間,聆聽楊老師種種教誨,又引經據典,深覺正法才是如此啊!而且很信受,每一個法都與生命息息相關!二年半共修期間,因我同修身體不好,不能坐太久,需要攙扶照料,所以很少在講堂裡面拜佛,大多是遲到、早退。也幾乎沒作過義工,唯一的一次是講堂搬家。我同修的狀況越來越差,上課到後來,三不五時要住院,就常常請假了;最後一、兩個月,幾乎都沒上。因緣真的不太好!

後來上了進階班,想說上課這麼久,應該為正法作一點事。於是加入推廣組,不管是發文宣、結緣書或是擺書市,都很有規劃地出勤。弟子的菩薩性也慢慢生起,只要有活動一定會出勤;而且是優先,儘量不讓其他事情來干擾。偶爾也會接到編譯組的工作,但多會持續一段滿長的時間,大多是讀電子經典,再從中作業。看大量的經典當然是一種享受,只是上面若趕進度,就比較辛苦了。就這樣持續地作,雖然色身辛苦,但卻也是一種甘美。

參、見道過程與內容

感謝 佛、菩薩與 導師慈悲,讓弟子終於有機會上禪三。之前對祖師堂的印象,完全是從影片中得來,從沒想過第一次踏上祖師堂的土地,會是在這樣的殊勝因緣下。雖然知道這是 導師與諸多菩薩犧牲奉獻的成果,但卻完全沒有心情去好好欣賞這裡的建築與一草一木。

第二天與主三和尚小參,主三和尚慈悲指示,要弟子在○○中或○○中去找,並問弟子發這麼多文宣,有什麼心得?弟子答說「看行人猶如死屍」。回座位後,就繼續拜佛參究,參了一整天沒消息。晚上公案普說,雖然主三和尚老婆,撒土撒沙,破費不少,但是依然不懂。隔天又去找監香老師小參,希望能再獲得方向,但是弟子愚鈍,依舊無著,真是愧對 佛、菩薩、導師、護三菩薩們。

第二次禪三又蒙 佛、菩薩與 導師慈悲,讓弟子再度錄取。第二天與 主三和尚小參,主三和尚慈悲指示,要弟子於○○中去找如來藏。並說如來藏是很忙的,如果找到了,就把祂承擔下來,去登記小參。

第三天早上經行時,主三和尚慈悲走近每位學員身邊,問說:「○○○是誰?」弟子答說「不是我」(意思是指○○○○○○○)。由於中午洗碗後,已不敷時間休息,便去三樓大殿陽臺外泡杯咖啡提提神;正巧主三和尚在那裡,又因咖啡包撕不開,弟子便用牙齒咬開;主三和尚又問說:「○○○是誰?」弟子愚鈍又答說「不是我」。和尚真是慈悲,無奈弟子愚鈍,又當面錯過。

下午,弟子便在拜佛中找到祂,覺得祂真的很平實,平凡又實在,與妄心體性完全不同,又符合《維摩詰經》中所說「不知是菩提,諸入不會故」、「知是菩提,了眾生心行故」,而且不屬境界法。雖然如此,還是覺得祂太過平實,不敢馬上承擔,便把祂放一邊再找其他看看。找來找去,皆無所獲,只好再把祂好好觀察一番,發覺祂完全符合經中所說,看到其他人也有這個,自己全身也都有,便把祂承擔下來,去登記小參。

晚上公案普說時,還真能懂得公案中的意涵,這哪裡是印順、昭慧法師他們所說的無頭公案!公案中所說的一切,再看看 主三和尚不時出現○○的行徑,已經直示真心如來藏的所在,實在是老婆到不能再老婆了!雖然瞭解了,但是還不敢笑太大聲。

普說結束後,與監香余老師小參,監香老師要弟子自己證明,證明找到的確實是真心如來藏,而不是妄心;並要弟子去證明,如果找到的是六識或七識,那會如何?但因時間不足,來不及將其餘題目作完,只好下次再來了!不過總算沒有辜負 佛、菩薩、導師及護三菩薩們的辛勞了!

第三次禪三又蒙 佛菩薩及 導師慈悲錄取。此次行前一個月,弟子便努力精進拜佛,時常觀行;也時常拜八十八佛懺悔業障,希望此次禪三不但能錄取,也希望可以順利過關;時常去禪三勞煩 導師、護三菩薩們,也有點過意不去。第一天拜願時唱誦「南無本師釋迦牟尼佛」,就開始哭了!有悲傷、有感恩、有慚愧;每一拜、每一句都哭得唏哩嘩啦!讓護三菩薩忙於遞上面紙。照例,主三和尚再把諸位學員的我見給殺了,免得死不乾淨,春風吹又生!於是再次確認五陰十八界的虛妄性。

第二天與主三和尚小參。主三和尚問:「如來藏是什麼?」弟子答說:「○○○○嗎?」主三和尚說:「是啊!」然後弟子就○○○○○○○○○樣子。主三和尚說:「那麼把祂說出來。」弟子就說:「如-來-藏。」主三和尚說:「那這兩個不是同一個意思嗎?」弟子說:「是啊!」主三和尚說:「要○○○○○○○○。」弟子答說:「五蘊○○○○○○。」主三和尚說:「不夠直接,要更直接的,要把我當成一般人。」弟子說:「我說不出來。

主三和尚就說弟子真妄不分,體驗太少,便要弟子在○○或○○中去打妄想,比如唱歌、想事情等等,然後再突然○○○○,到底○○○○?說弟子報名表上所寫都對,可以不用再找了!弟子聽完後雖覺得詫異,但沒有任何懷疑。一旁的監香游老師,還說:「不錯了啦!」弟子心裡想:都真妄不分了,還不錯哩?!別挖苦弟子了!便失望地出了小參室。

回到座位後,便照主三和尚囑咐照作。只是這個時候要打妄想,還真不容易;想唱歌,唱不了幾句;打妄想,也想不了多少;折騰了半天,真是難啊!後來如實執行,終於把祂完全切割乾淨,不再有一丁點泥塵。善知識果真是有善巧方便,法身慧命全操在他手上。晚上普說後便登記小參。

第三天早上沒多久便輪到小參,是監香游老師,游老師是弟子目前進階班一年前的親教師,素以不親切聞名;但是在小參室卻不然,真是老婆極點。又給了弟子另一道題目:○○○○○○○○?弟子想這比較簡單,想要當場回答,游老師說還是下去整理再來吧!弟子只好下去了!之後連續通過了監香老師的幾個問答,下午終於全考完了,只剩主三和尚那一關了!

晚上普說後,與主三和尚小參,又再重複考過,當主三和尚說:「別人吃麵他喊燙,別人工作他喊累。」弟子說:「是啊!」便開始笑了!真是親切無比!主三和尚又出一道考題,證明阿賴耶識○○○○○○,要弟子下去整理,並說要寫多一點,明天上午會通知收卷。

於是隔天弟子就寫了將近二十條,如:佛說阿羅漢入無餘涅槃位,仍有本際存在。因阿賴耶識○○○○○○○○○○,故縱使經千百劫,所作業不亡,因緣會遇時,果報還自受……等等。九點半左右通知要驗收,於是與其他四位學員一同入小參室報告。輪流報告完以後,主三和尚補充後又出一道考題:…………。這是因應二○○三年退轉那批人,提出阿賴耶識由真如所生,故○○○○○○之狀況而施設之考題。於是便回座位思惟整理。以前從沒注意過這個問題,想想還真有趣,而且幾乎無法生活,更無法死亡,中陰也是問題一堆,要投胎就更麻煩了!幾乎無法投胎!真是顛覆傳統,簡直是顛覆法界了!怎麼退轉那批人沒好好想過這種問題呢?

又通知要驗收了,在小參室中與 主三和尚討論的過程,真是爆笑!沒想到○○○○○○○○○,會變得如此荒謬,甚至無法運作!也可悲那些二○○三年退轉的前輩們,所享有的一切都是 導師所給予的,自己什麼也無,居然還敢反過來推翻 導師,實在很可憐!然而 導師卻都是歡迎他們懺悔歸來,依舊復職。導師的心量何其寬廣啊!

導師說,出這兩個考題,都是要弟子們自己保證不會退轉,不要自己推翻自己,那真的是很扯的事;更不要像二○○三年退轉的那一批人。這是自己辛辛苦苦耗費多年參出,豈有隨便否定之理?而且完全符合經教論典,要怎麼推翻啊?真是頭殼壞去!導師一番勉勵後,終於為弟子們蓋下金剛寶印,並要弟子們去向佛菩薩及祖師謝恩。此時心中除了感恩還是感恩!但也無暇太多想,因下午還得喝水體驗一番。

午齋過後,開始喝水體驗。主三和尚先用竹如意在弟子身上點了一些位置,便依照主三和尚要弟子體驗的三個問題:喝水時○○及○○分別如何運作?○○○○○如何○○運作?於是便開始喝起水來。這可真的是不簡單哪!平常這簡單的喝水,這時卻是滴水難進,因為蘊含太多法了,真是日用而不知啊!看那妄心雖是因緣所生法,但卻也是伶俐得很,絲毫不含糊。

喝水體驗後,主三和尚又為弟子們驗收,同時也補充不足之處;此時只見弟子們驚訝連連,因為真的太深細了!深細到我們無法想像,連對解剖學瞭若指掌的外科醫師、教授都無法了知。除了敬佩之餘,還真慶幸自己能追隨大善知識修學!

走路體驗前,導師出了一道題,要弟子們去體驗,從……。走路驗收完後,主三和尚說「不要長他人志氣,滅自己威風」,並說「雖然妄心是真心所生,但是妄心非常伶俐,在見的當下就分別完成」;同時作了個實驗證明,果真如此。而現代居然還有大師說「了了常知而不分別」,真是矇人啊!根本是睜眼說瞎話!而且還以證悟者自居,已造下大妄語而不自知,真是可憫!

《華嚴經》卷四十六云:【善知識者,出興世難,至其所難,得值遇難,得見知難,得親近難,得共住難,得其意難,得隨順難。】故須虔恭合掌一心求。《大乘本生心地觀經》卷三又云:【菩提妙果不難成,真善知識實難遇。】在在說明善知識何其難遇;善知識若不出世,但憑弟子駑鈍,如何能參明本心?此恩如何能報?唯但盡形壽及未來際弘護正教,救護眾生,將藏密趕出佛教,以祈佛門清淨,正法永住。

南無 本師釋迦牟尼佛

南無 觀世音菩薩

弟子 李春毅 合十

2012.5.11